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五十章 夏芊雨的凶名

  被姬不平无心之下给弄湿的夏芊雨,额前发梢上滴着水,面目表情从座位上起身。
  陆山道人连忙开口求请道:“芊雨姑娘,不平小友他并非有意弄脏你,还望能够给老道一个面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
  对这位夏家天骄夏芊雨的魔女凶名,陆山道人可是清楚的。
  真的生怕她一怒之下,直接把姬不平给当场弄死。
  毕竟刚刚不平小友这一口水喷在她脸上,对于一位女子来讲,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夹着口水黏糊糊的,简直就像是被侵犯舔了整张脸。
  陆山道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不平小友是不是真如他所言是那天地大劫的应劫之人,也不管他背后是否真有一位远在其它世界的道天师尊。
  自己哪怕出手以武力镇压这位夏家魔女,都要来保全他的性命!
  因为他不仅挽救了滨城无数修士和普通民众的性命,而且先前面对天外邪魔许以重利的诱惑仍不为所动,宁死都要与神州世界共存亡!
  就冲此子这份心性,陆山道人就算拼死也要护他周全!
  一时间,会议室内的气氛也紧张了下来,甚至有几位修士已经在暗中催动体内灵力,生怕过会儿交手起来自己会被殃及池鱼。
  其中最为明显,就是前世北冥仙尊的陈北冥了。
  原本坐在姬不平另一边的他,直接站起身远远躲到了墙角,生怕如今毫无任何力量的自己被误杀了。
  众人丝毫不怀疑,夏家这位魔女敢不敢当众暴起杀人。
  毕竟已经有事实证明过了,她真的是个不顾后果的疯子。
  犹记得去年,仙盟盟主陈长天在白玉京举办了一场交流大会,作为年轻一辈天骄的夏芊雨也应邀前往。
  在酒宴上,京都雷家某位平日嚣张跋扈惯了的嫡系之子,看上了夏芊雨的美貌。
  先是装作正人君子彬彬有礼前去搭讪,透露出想要与她共度良宵之意,在被无情拒绝后便恼羞成怒,开始原形毕露威逼利诱。
  并且还装作醉酒伸出手想要占夏芊雨的便宜。
  然后那位雷家嫡系就死了,死在了大庭广众的酒宴之上。
  被夏芊雨一剑刺穿眉心,整个脑袋如同爆裂开的西瓜,神魂俱灭再无任何生机。
  任谁都未曾想到,她竟如此去做。
  但她就是这么做了,并且连一秒都不肯多等,悍然在白玉京斩杀对方。
  而她的理由也很简单,自己讨厌被男性触碰。
  虽然对方未曾碰到自己,但是他已经伸出手准备这么做了,所以他必死!
  这件事发生后,京都雷家震怒,夏家老祖知晓此事后连夜入京都,不知晓背后具体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这才终于让雷家怒火消失,同意和解。
  在外人看来,这位生性冷漠的夏家老祖,对这位小孙女的宠溺简直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此事发生后,连哪怕一句责怪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惩罚了。
  至于仙盟方面,在将作为始作俑者的夏芊雨关了三个月后,便在盟主陈长天的授意下,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既然她在仙盟总坛白玉京都敢暴起杀人,那么在滨城洞天这一小小的会议室内,又有何不敢?
  不过好在,陆山道人已是斩尘上境的强者,而这位魔女前些时日才初入斩尘。
  两者实力差距巨大,应该可以轻松将她镇压!
  就在场中众人,都在望着夏芊雨,看她会如何选择之时,她直接一言不发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看来是准备,先去清理掉脸上这有些黏糊糊的水渍。
  待夏芊雨离开后,之前缩在墙角的陈北冥,立马跑到了姬不平身边:“不平兄,看在你对我北冥仙尊有恩的情况下,我冒死提醒你一句,还是快点逃跑吧!”
  “逃?”
  姬不平不解。
  为啥大家都这么紧张害怕呢?
  自己只是无意间弄湿了她而已啊,自己态度诚恳好好和对方道个歉。
  就算道歉不被接受,大不了被对方狠狠鞭打一顿出气就好啊。
  为啥要逃呢?
  “对啊!赶紧逃,有多远逃多远!最好这辈子都隐姓埋名别回来了!”陈北冥表情严肃。
  “额……北冥兄,你这说得就有些吓人了吧。我不过就不小心把水喷到了她脸上,有这么严重嘛?”
  姬不平更加迷惑了。
  难不成这位北冥仙尊在方才的动乱中,除了大腿根部被人砍了一刀,脑袋也被人给锤了一下?
  还是说,在青山精神病院待的那段时间,他遭受了其他院友的思想同化?
  “呵呵,不平兄你实在太天真了!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如此冒犯她的你的,你死得肯定极其不安详!
  哦对了,你在逃跑后,记得弄点能让人瞬间暴毙的毒药藏在嘴里,如果被她找到了就立马咬破毒药寻死,千万不能有半点迟疑犹豫!这是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唯一能够帮你的了!”
  陈北冥眼眸中满是惊恐。
  他想起了前世时,曾被这个魔女所支配的恐惧!
  当年,自己帮自己的挚友七彩鸭王兄挡下了她那必杀的一剑后,因为其余强者的倾力阻拦,所以这一仗没能够打起来。
  不过自己也因此被她给记恨上了。
  一年后,修行又有大突破的她,途经北域时特意登门“拜访”。
  见面后,她二话不说就给自己来了一剑。
  好在当时天外邪魔入侵,还需要自己去镇守北域天门,所以她未曾斩杀自己。
  不然自己早就在当时就死了,根本等不到后面被奸人插刀,最后苟延残喘见证天道崩塌,与世界一同覆灭。
  这一剑,虽然没杀死自己,但是却有一股极其诡异阴寒的力量侵入体内,根本无法驱除。
  于是自己在受了这一剑的往后十年里,每隔半月都要通体发寒,体内如被万针刺扎,痛不欲生一次。
  她行事就是如此睚眦必报,也根本不管什么后果,哪怕天地将倾世界即将毁灭,也依旧如此随心而行。
  她就是一个无情魔女,对于天地众生,包括自身性命在内,都毫无任何怜惜。
  相比起来,她那位被天下名门正道视为圣女尊崇的姐姐,与她就是两个极端。
  对世间万物持有怜爱悲悯之心,完全见不得人世间芸芸众生遭受苦难,终其一生都在倾力让这世间变得更加美好。
  最终,也为守护这片天地而陨落……
  就连那持续折磨了自己十年之久的阴寒力量,也是那位圣女姐姐向身为妹妹的她低头服软,才被解除的。
  否则按照这魔女原本的意思,这阴寒之力是要折磨自己千年之久才消散的。
  尽管对于今生名为夏芊雨的她不了解,但是从会议室内旁人的态度反应中,陈北冥能够体会到,她这睚眦必报的性情依旧和上辈子没差。
  自己不过是当初出手挡了这魔女一剑,就遭受了她如此肆无忌惮的折磨。
  而现在对自己有搭救恩情的不平兄,竟当场弄了她一脸,那岂不是彻底没救了!
  不平兄,想不到我们今日刚刚初始,就要面临死别了。
  我还准备向你好好介绍一下,我那位前世挚友七彩鸭王兄,大家彼此认识深交一下呢……
  呜呼哀哉!
  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