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白捡一个大佬侍女?

  正处于昏迷中的姬不平,做了一个梦。
  梦境中,再次与那位流芳千古帅气绝伦的人皇轩辕,跨越时空神交了。
  还是与之前一样,失去了身体的所有控制权,只能以第一人称视角默默观看着。
  “关于道兄所说的补天一事,本皇还是觉得略有不妥!”静默良久后,人皇轩辕缓缓开口反对道。
  “何处不妥?”
  姬不平听到“自己”,用莫得任何感情的声音科普道:“这片天地,本就已残缺不堪,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崩碎,到那时这世界也会彻底湮灭,一切生灵也都会随之灰飞烟灭。”
  “补自然是要补的!但是不应该是由道兄你去,而应该是让我来!”
  “你来?可若是如此,你就会彻底陨落,再无任何复生的机会了。”
  “其实都一样,就算我不去补天,而是接任道兄你现在的位置,坐镇九天去维持世间万物轮转,那不也就和死了没啥两样嘛?甚至,如道兄你这样‘活’着,远远比‘死’还要痛苦,我可不愿变成如你一般,连喜怒哀乐等生灵应有情绪都全部消失,忍受无边的孤独与寂寥。
  况且,道兄你早在数千万年前,便付出全部为这世间众生牺牲过一次了,也应该考虑着为自己好好活一活了。
  所以,这个万载难逢的当拯救世界英雄的机会,还是让给我来吧,毕竟我这个人天生就适合这样的光辉伟大角色,不然怎么被众生称之为‘人皇’呢,哈哈哈哈!”
  人皇轩辕爽朗大笑着,丝毫不为自己补天后注定陨落的命运而感伤,显得异常洒脱。
  “好。”
  莫得感情的白衣少年,面对要代替自己去补天的人皇轩辕,回答依旧很是简洁明了,没有半点情绪。
  “补天后,我就要死了,可是唯一放心不下的,还是我那性情不坦然的妹妹芸月,以后还望道兄能替我多多照顾,毕竟她除了是我妹妹外,也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行。”
  “你多说几个字会死啊?那可是你媳妇啊,能不能表现得别这么冷漠!你们两个,一个无欲无求冷漠得像块石头,一个又性情傲娇爱死要面子,你们这对夫妻这样,让我这个大舅哥怎么安心去死啊?”
  “那我应该如何做,才能让你安心去死?”
  依旧是莫得感情的询问语气,并且说得话也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该说的话。
  别人还没死呢,就开始这样说了。
  “总之,我补天之后,你需要保持对我妹妹的忠诚,不许在外面拈花惹草勾三搭四!当然,大家都是男人,有时候情况复杂柔情难却我能够理解,但是哪怕以后你在外面和别的女子不清不楚了,我那妹妹也必须当正宫,这是我这个大舅哥的底线!
  哦还有,就是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但是第一次男女情爱之事,也就是你清白的身子,都要留给我妹妹!”
  “我对于这种男女之事从无任何绮念,所以绝不会世间女子产生纠葛的。”
  “呵,你现在这么说,以后可就说不定了!算了,光是言语扯皮没有实质性作用,我们还是定下大道契约吧,虽然我补天之后就死了,但是留下些针对你的后手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以。”
  “我到时,会将一身修为传承给芸月。以身补天拯救世间众生,以灵祭剑留待大敌到来,到时候会有部分残灵存于那柄剑内,若遇事不决,可来寻我!”
  ……
  梦境到此结束,姬不平也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眸。
  “主人,您终于醒来了?”
  还未来得及看清自己身处何处,就听到身旁传来这样如同清泉流澈的少女声音。
  转过头,便看到了一位怀抱古朴剑匣,白发星眸的绝美少女乖巧站立在床边。
  “等等……美女你,刚刚叫我什么?”
  “主人!”
  “美女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啊,也不是你口中的主人!”
  姬不平一脸懵逼,完全没搞懂现在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
  现在的他,真的感觉自己彻底被榨干了。
  不仅脑中一片混沌,连动一下身子都觉得甚是辛苦。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听到自己不是她主人的这番话后,那白发星眸的少女当场眼眶就红了,
  星眸内,像是升腾起了一片大雾,有着水汽从中氤氲,然后泪水像是断了线珠簌簌落下。
  “主人,灵沁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明明已经被主人遗弃了,却一直以主人身侧的侍女自居,实在是太冒犯主人威严了!”
  她双眸通红,手掌轻轻拽着姬不平的衣角,如是低声抽泣道。
  因为情绪的波澜起伏太过剧烈,她的身躯还一直在轻微颤抖着。
  如果让姬不平用一种形象的比喻去形容,此时面前的这位哭得梨花带雨的白发绝美少女,柔弱无助又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是一只被遗弃无家可归的小猫咪。
  他现在很是懵逼,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而这时,自称灵沁的白发少女也止住了泪水,慌忙松开拽住姬不平衣角的手掌,宛若这是什么大不敬的逾越之举。
  “抱歉,我现在脑子实在有些乱,还是有点不太明白灵沁姑娘你那些话是啥意思呢?”
  见到对方一直在用那种视若神明的崇敬目光,眸蕴星辰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有些吃不消这种只有白日梦中才有待遇的姬不平,率先打破了沉默,开口继续询问道:“话说……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你要称呼我为主人呢,肯定是认错人了吧?”
  “尽管主人您如今不复当年,但与主人朝夕相随万年之久的灵沁,永远都不会认错主人!”
  灵沁凝视着面前的姬不平,语气坚定道。
  “万……万年?”
  姬不平一脸黑线,无奈道:“所以还是认错人了吧,我今年才十九啊!”
  一时间,他甚至都忘了去吐槽万年这个夸张至极的时间跨度了。
  灵沁摇了摇头:“主人您现在只是忘却了过往之事,从万年前起灵沁便一直以侍女身份追随在主人身边了,直到百年前主人您突然消失,并且还斩断了留在我神魂内的主仆印记,说要重新归还我自由。”
  语至此处,她的话语蓦然顿住头颅微微地下,那双好看至极的星眸内又隐有水雾氤氲,声音有些低沉哽咽地继续道——
  “……这百年来,灵沁一直在苦苦寻觅主人的踪迹,只想要重新回到主人身边!灵沁从来都不想要什么自由,那种东西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只冀望能够永远陪伴在主人身边,这才是我此生存于世的唯一意义!”
  “喂喂喂!你别哭啊,你一哭搞得我心里很慌,觉得自己就像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一样!”
  看到她眼眸内泪光闪耀,一副如被渣男始乱终弃的泫然欲泣模样,姬不平当场就六神无主慌得要死。
  怪不得别人总是说,女孩子的眼泪是世上最厉害的武器!
  果真至理名言!
  从刚刚她的话语中,姬不平现在算是稍微了解了些状况。
  简而言之,就是灵沁是自己以前的侍女。
  而她现在来找自己就是重续前缘,要继续给自己当侍女,做一些白天端茶递水晚上铺衣叠被的工作。
  “主人,能不能不要再赶灵沁走了,就让灵沁像以前那样一直陪在主人身边好不好?”
  因为姬不平的一句话,而立马顺从努力去止住泪水的绝美少女,此时眸含泪光地望着他可怜兮兮乞求道。
  被容颜倾城如画她这么可怜巴巴地乞怜看着,姬不平只觉得心脏一瞬间都停滞了,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消失。
  “……好,好的。”
  面对着杀伤力极大的一幕,拒绝的话语根本根本就说不出口嘛!
  其实仔细想想,能将这样的美少女收留在身边朝夕相处,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讲,都是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啊!
  她朝后退了一步,在月光下对着尚在懵逼中的姬不平单膝跪下,以一种下位者对上位者的尊敬臣服姿态,将那方从不离身古朴剑匣高高举起献上,神情庄重而肃穆朗声道:
  “万年相随,灵沁此心不易,惟愿重执此剑,为主人逆阴阳、定乾坤、斩日月、平山海、诛万敌、镇世间!”
  寂静月色下,少女脆如银铃的话语如绝世利剑锐不可摧,响彻九天!
  姬不平:“??????”
  他彻底蒙圈了,完全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逆阴阳、定乾坤、斩日月、平山海、诛万敌、镇世间……如此中二满满的台词,哪怕是身为一名旁听者,姬不平也觉得内心羞耻感爆棚了。
  不过有一说一,这一段说得属实霸气!
  难道说这哭着要做自己侍女的灵沁,是一位很强很厉害的存在?
  等等!
  此时刚刚从昏迷中醒来,脑子逐渐恢复清醒的姬不平,突然想到了似乎在哪里,曾经听到这白发星眸少女的形象!
  一次是那姬家圣祖身边的龙六问起过。
  而另一次,则是在洛泽拉斯大陆,曾经听艾瑞莉的祖先水之女神碧黛儿提及过,说是一剑斩杀了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的异世界强者,正是一位白发少女!
  这的的确确,是一位真·大佬啊!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
  全身上下都被榨干的姬不平,幸福得两眼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
  。
  。
  (有一件事征询下大家的意见,就是关于更新的问题。
  今天有读者提到了之前五更章节短小,看得有断裂感不尽兴,所以作者君想了想,要不要把每天的五更压缩成四更。
  每更从原来的2K+变成3K+,字数还是每天万更打底,欠下的加更也按照3K结算。
  要不今天先试试?这章也是3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