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五十一章 差一点就脸红了

  将擦拭水渍的方帕,视若珍宝般小心翼翼折叠收藏好。
  夏芊雨控制着嘴角上扬的笑意收敛,恢复之前冷如冰的表情回到了会议室内。
  见到她回来,原本嘈杂的会议室内霎时间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在众人的科普下,知晓了事情严重性的姬不平,连忙站起身来态度诚恳地道:“夏芊雨同学,之前实在很抱歉,我刚刚看到那血魔巨将真容,突然想起来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于是一不小心喷了你一脸……”
  “不用说了,这次我给陆山道长还有你那位挚友姜初远一个面子,此事休要在提。”
  夏芊雨这句话,看似是在对姬不平说,但实质是说给场中旁人听得。
  生气报复?
  不存在的!
  事实上,已经晋升问道境成为道尊的她,倘若愿意,哪怕姬不平再怎么花式喷水,她都不会沾染到半滴。
  所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但原谅,总要找一个附和自己行事风格的借口作为理由,让其他人不起疑心才行。
  光是一个陆山道人,还不够资格。
  所以,得拉上姜初远作为挡箭牌才行。
  虽然姜初远修为逆退仙基腐朽,修行之路可以说是再无指望了,但是他还有着“姬家嫡系女婿”这一金字招牌在。
  果然,在听到她的话后,场中许多修士都长舒了一口气,并未觉得这面子给得有哪里不对。
  同时心想,原来这位夏家魔女,原来还是心存畏惧之物的啊!
  不过也没啥丢脸的就是了,整个神州世界,除了差点被人皇陛下杀得灭族的某些妖族圣地,还有某些无知无畏的傻X,但凡是有点地位懂点修行界常识与历史的,谁敢说对姬家不心存敬畏的。
  毕竟姬家那位圣祖还坐镇绝巅,没有哪位长生久视的仙人强者,会活得不耐烦想去死一死。
  说起来,修行界曾流传过一句玩笑话——
  说是姬家,之所以会将家族地址选在古灵界灵气稀薄的僻远荒芜不毛之地,只是因为在那里有一座离天最近,荒芜冷寂的绝巅之山。
  当然,除了脑袋被磨盘磨过的傻子,没有谁会将这个理由当真的。
  而在众说纷纭中,其中被世间修士,普遍所认可的“真相”有两个——
  第一个,是说姬家那位圣祖,如她哥哥人皇陛下那边胸怀天下心系苍生,因此才不愿占据灵气最充裕的宝地建立家族,想把机会让给其余天下修士。
  另一个,则是说姬家秉承人皇陛下遗训,不愿后辈子弟在安逸中丧失斗志,于是特意将家族建立在苦寒之地,以此来砺练子弟后辈,让年轻一辈修士永远保持昂扬斗志,不敢松懈。
  真相具体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心里愿意去相信什么。
  “厉害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见到姬不平没被当场砍死,而且还被夏芊雨原谅了,陈北冥从墙角跑回来坐下,无比惊诧地感慨着。
  夏芊雨瞥了他一眼。
  一下秒,陈北冥就像是座椅上安了弹簧,直接从位置上蹦了起来。
  表情痛苦,死死捂着血流不止的胯部。
  姬不平被他这突然的操作给吓了一跳:“这出血量……北冥兄你怎么了?”
  “我被……”
  陈北冥刚欲说出真相。
  不久前自己大腿根部所受的刀伤本以愈合得差不多了,可是现在却被奸人所害,刀伤直接被重新撕裂开来,而且伤口还扩大了,直接扯到蛋了。
  真正的蛋疼感觉。
  然后只说了两个字,他看到夏芊雨在静静地看着自己,也意识到了是谁在针对自己。
  “……没啥事,就是刚刚坐下去的时候,我自己一时粗心大意不小心碰到了伤口,让伤口重新扩大了。”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从心,没敢说出真相。
  在他看来,肯定是因为夏芊雨不能对不平兄出手,于是才会针对如今柔弱无助又可怜自己,用来撒气。
  所以,自己这是在挡刀啊!
  不平兄对自己有恩,哪怕蛋碎了,自己也要报恩!
  然而实际情况,却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
  而是方才走出去的夏芊雨,听到了他对姬不平说的那些诋毁自己形象的话,把自己说得实在太睚眦必报太凶恶了。
  于是便暗暗记在了心中,回来后立马略施小计当做报复。
  尽管这间会议室设有隔音法阵,可是她的真实实力,可比陆山道人要高出一个大境界,想要偷听那还不容易。
  修行界的每一个大境界,都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越往后越是如此。
  如今身为道尊强者的夏芊雨,可以轻松斩杀一百个斩尘上境的陆山道人。
  当然,这也与两人所修行的功法和修行侧重方向有关。
  身为天机阁门人的陆山道人,所擅长还是天机推衍之术,而夏芊雨则是主攻杀伐之道。
  在陆山道人出手,帮助陈北冥治疗胯部的伤势后,这场会议终于正式展开。
  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关于寻找回报仙盟总坛白玉京此地状况,然后血魔巨将真身封印之地尽早消灭,以及接下来整个滨城地界的防范工作……
  这场会议,整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当然,啥都不懂的姬不平,纯粹属于旁听涨姿势的。
  会议结束后,陆山道人单独把他拉到了一个小房间。
  也没啥大事,就是好好吹捧夸赞了他一下,说他年少有为,有一代圣贤风骨。
  面对如此真心诚意把自己捧上天的夸赞,姬不平的老脸差一点就红了。
  这一点的距离,也就天与地的距离吧。
  毕竟在凌霄宝殿饰演天帝的日子里,每天都要被离火真君花式吹捧,早就练就了一张天下无敌的脸皮。
  相比起来,陆山道人吹捧夸赞人的功力,就如他与身为仙人的离火真君修为差距一样。
  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嘛!
  除了言语夸赞之外,陆山道人也说了,待过两天风波平息后,他会上书白玉京为姬不平请功,到时候定会有物质上的重大奖励。
  从滨城洞天回到家中,已是深夜。
  冲个澡穿着大裤衩躺在床上,姬不平开始陷入沉思。
  思考为啥那血魔巨将的真身,会和自己不久前做过的那场噩梦中完全一样。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先前的确从未见过它。
  单纯的巧合?
  还是说,这是一场无比神奇的预知梦?
  如果是前者还好,但假如是后者的话……
  姬不平想到了,自己曾经做到过的,更为可怕吓人的另一个恐怖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