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十二章 关于黑袍人的真实身份
    姬静淑在龙六的示意下,先行离开了房间,把场地让给他们两人。
  
      而想起那逼真无比的噩梦,姬不平则不禁打了个寒颤。
  
      若是以前,哪怕是再怎么可怕的噩梦,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可现在的问题是,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噩梦成真的经历了,甚至还准确在梦中预了那来自天外血魔战将的真容。
  
      这肯本就不是巧合能够说清的了。
  
      还有,这姬家六爷对自己这个小人物的态度,也十分的诡异。
  
      刚刚竟然让自己叫他小六?
  
      这也实在太反常了吧!
  
      “龙六兄,你家圣祖还好吗?”
  
      姬不平压下心头的疑窦与恐惧,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问道。
  
      “除了有些自闭之外,其余都还行。”
  
      面对自家的姑爷的提问,龙六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假思索地顺口回答道。
  
      “自……自闭?”
  
      这个回答实在太超乎姬不平的意料之外了。
  
      作为姬家圣祖,身份地位和实力修为乃是世间绝顶的她,还会自闭?
  
      “咳咳!今天的天气真好啊,看来今晚也是星光璀璨的一夜呢!”
  
      感觉自己说错话的龙六,立马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模样,抬头望天。
  
      姬不平内心的诡异感觉更重了。
  
      于是他凝神以意念,在虚空中拓印出了噩梦中那位驾驭九龙嫁衣女子的画像:“龙六兄,你认识这画中之人吗?我总觉得,我和她应该认识的!”
  
      在问出这问题时,姬不平紧紧盯着龙六,想看看他的反应。
  
      果然如他所料,龙六在看到这画中绝美女子后,立马变得不正常起来。
  
      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见到这张栩栩如生的画像时当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哎啊!我突然想起来,我出门前家里还炖了锅灵兽肉,得立马回去看看,告辞!”
  
      龙六随便找了个稀烂,便立马溜了。
  
      摆明就是不想回答这问题。
  
      不过也不需要他回答了,姬不平已经从他下意识的反应中知晓了答案。
  
      噩梦中如同上古天帝巡视人间,驾驭九龙金色华贵车撵,身着嫁衣霸气登场的绝美女子,的确是那位姬家圣祖。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自己现在是应该装作啥都不知道的正常生活,还是应该立马去姬家圣山抱大腿?
  
      看梦中她的反应,说什么“负心人”什么的,貌似自己曾经深深得罪过她啊。
  
      就怕自己大腿没报成,就像梦中曾发生过的那样,被她掏出那柄金色的长剑给捅死了。
  
      真真正正死掉的那种死。
  
      事至如今,他也大概猜出了,梦中那柄贼厉害的金色长剑,究竟是什么来头了。
  
      应该便是修行界传说中,人皇陛下陨落后遗留世间的那柄圣道之剑,剑名【轩辕】!
  
      “不平道友,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还记得有一位白发星眸的少女嘛?”
  
      已经溜走的龙六,突然又现身屋内,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个奇怪问题。
  
      “白发星眸的少女?那是谁?”
  
      姬不平一脸懵逼。
  
      然后龙六没有回答,身形又消失无踪了。
  
      看他离开时的模样,似乎对于这个回答很是美滋滋。
  
      龙六迈着欢快的脚步,准备第一时间回到姬家圣山,将这个好消息禀告给自家小姐。
  
      姑爷不记得与他相伴万年的侍女了,但却记得小姐,这是大喜事啊!
  
      小姐听了绝对会很愉悦的!
  
      ……
  
      ……
  
      在内心天人交战之后,姬不平还是觉得应该静观其变。
  
      说白了,还是怕被捅死。
  
      他开始冷静分析,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过那位姬家圣祖。
  
      自己记忆伊始,便是四五岁的铁孤儿,所以今生肯定没有任何瓜葛。
  
      那么就只有前世了。
  
      难道自己,前世的时候,对她做出了什么无耻下流之事,所以她才会对自己拥有如此之大的怨念?
  
      就像是他以前,闲得无聊看过得一本扑街作者的扑街书,大约是叫什么《我的前世大有问题》,里面的男主角前世果然就非常有问题,前世时不仅霸王硬上弓了一条真龙,甚至连女儿都弄出来了。
  
      自己不会重蹈这位男主角的覆辙吧?
  
      “六爷终于走了啊,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感受到屋内强大的气息消失,姬静淑心有余悸的走了进来。
  
      “表姐,你们姬家圣祖是怎样的一个人?”
  
      姬不平准备从身为正宗姬家人的她那里打探打探消息。
  
      “圣祖大人在所有姬家人的心中,就如同高悬于天幕上方的旭日,是一位很强很厉害很伟大的存在!”提及圣祖大人,姬静淑面庞上满是崇敬与倾慕。
  
      “除了这些伟光正的形象外,还有其他的么?比如,她曾经做出过什么比较奇葩的事?”
  
      “说起来还真有,我所知晓的一件便是大约一千多年前,有位妖族圣地的妖皇因为人皇陛下当年的差点灭了他的道统,当时圣祖大人又坐镇绝巅不问世事,于是那位妖皇越发膨胀到处口嗨,说要让圣祖做他的第六十房小妾。
  
      当时或许圣祖心情也不好吧,于是便带领九龙出山,先是大张旗鼓灭了那妖皇的道统,然后将那妖皇一身修为打散,并让九龙之中的五爷当众阉了那妖皇!阉完之后,就把那已经是个废妖的妖皇丢到了青楼接客,价钱只需一文钱,以做惩戒消圣祖大人心头之恨!
  
      后来听闻,那位妖皇因为坏事做尽仇人太多,在直到死去的百年间恩客络绎不绝,每天门外都要排起长队,一时间成了那青楼的头牌呢!”
  
      姬不平下意识地夹紧了大腿。
  
      现在他大概清楚了。
  
      这位姬家圣祖大人,是一位睚眦必报非常小心眼的人!
  
      说不定心理还有点阴暗变态。
  
      提到心理阴暗,他就不禁想起了那一直骚扰自己的变态黑袍人。
  
      脑中姬家圣祖的形象,与那变态黑袍人形象竟然开始重叠起来了。
  
      昨日差点被弄死身负重伤的夏芊雨,便曾经说过,那黑袍人实力深不可测,就连她夏家老祖在那黑袍人面前都如同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杀仙人如同杀鸡,并且还和自己有着什么关联的绝世强者,这世间本来就没有几个。
  
      那位姬家圣祖,嫌疑可以说是超级大啊!
  
      至于黑袍人的性别?
  
      姬不平也发现自己一直走入了一个误区,声音和身材对于修行有成的修行者而言,完全可以任意改变啊!
  
      还有,那姬家圣祖手下有九龙可以驱使,直接随便找只真龙收下披上黑袍就行了!
  
      有作案动机有作案实力!
  
      那一直阻拦自己恋爱的变态黑袍人,应该是姬家圣祖无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