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十章 从不撒谎姬不平

  整个滨城仙盟分部内,除了供修士们互相斗法切磋的演武场,都被布置了禁制使用术法的法阵。
  倘若私下因怨械斗,可是会遭受很严厉处罚的。
  虽然姜初远没有去理会这卢忠宇,任由他叫骂却充耳不闻。
  但站在外围,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姬不平却不准备如此大度。
  敢欺负自己的好基友,简直是太混蛋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姬不平从不认为自己是君子,况且十年也太久了,会越想越气越想越亏,一般能报的仇当场就报了。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去了趟岚云界。
  等到再睁开眼睛时,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哎啊!我不小心跌倒了!”
  他极其浮夸地叫唤了一声,来了一记电视言情剧里傻白甜女主常备的平地摔神技,朝着那卢忠宇的身边倒去。
  然后只停“撕拉”一声裂锦声响……
  那卢忠宇的裤子,直接被姬不平那胡来的双手,一把给狠狠撕扯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留着小胡子看上去如此man的卢忠宇,不仅穿着一条鲜艳大红内裤,而且内裤上还印着前段时间大火的二次元老婆形象……
  想不到,他也是隐藏极深的动漫同好啊!
  这条大红印画内裤,也完整展现在了场中众人眼前,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静默之后,便是哄堂大笑……
  卢忠宇的钢铁硬汉形象瞬间崩碎,整张脸直接红成了猴屁股,支支吾吾辩解道:“动漫老婆那么可爱……试问谁会不动心呢……喜欢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又没有错……”
  此言一出,大家笑得更加厉害了。
  一时间,仙盟大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你小子是谁?!”
  卢忠宇对着始作俑者姬不平怒目而视。
  “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牛大春!刚刚只是意外脚滑,不小心拉扯掉了这位兄台你的裤子,还望兄台能够包涵!”
  恩……这牛大春之名,自然是离火真君的本名
  ,姬不平直接懒得新想一个名字了,直接拿来用了。
  要骂,就去骂远在岚云界的他吧。
  “牛大春!我记住你了,给我等着!”
  丢下一句狠话,卢忠宇便提着裤子仓惶离开,估计是要找个地方好好静静。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姬不平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扯到他的裤子,并不是报复的重点。
  那条印着卡通老婆的大红内裤,只能算是意外之喜。
  真正的重点是,不久之前去了趟岚云界的他,找离火真君整了些小玩意——
  一种会让人下体奇痒无比,肉眼不可视的小虫子。
  此虫经过了身为仙人的离火真君亲自开光,非道尊境界的强者,根本无法察觉。
  在先前扯掉卢忠宇这货裤子时,姬不平便已经把小虫子接触了他的皮肤。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七天里,这卢忠宇会经历怎么的瘙痒与尴尬。
  有事没事,就忍不住要当着旁人的面,伸进去挠一挠……
  这画面太美,姬不平实在不敢去想。
  毕竟又不是什么血海深仇,所以他放的这虫子不会伤及性命,只能算是一个很变态很无耻的教训罢了。
  ……
  ……
  “你参加啥子执法队呦,还是安心待在家里当个安静的美男子,等我将来成为一代大佬,带你装逼带你飞吧!”
  人群散尽后,大功告成的姬不平,走到了姜初远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如是自信满满说道。
  其实他能够大概猜出来,姜初远之所以突然要加入仙盟夜间巡逻执法队,并非是什么想为仙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是担心自己这位挚友,想要与自己并肩作战。
  见对方神情还是有些犹豫,姬不平便悄声用善意谎言道:“你就放心好了,我那位仙人师尊可不是吃素的,给我留下了很多强大法宝!就算打不过,我也肯定能够顺利逃走的,我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嘛,一向贪生怕死,怎么可能将自己置身于无法把控的危险之中!”
  “好吧。”
  听到这句话,姜初远这才点头同意了下来。
  姬不平转过身去,热情对着那位仙风道骨的道长打招呼道:“陆山道长,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
  陆山道人见过的人实在太多了,虽然觉得眼前的少年有些眼熟,却想不出究竟在哪里见过对方。
  “上周二夜里,我和道长你有过一面之缘啊,你说我命不久矣将有血光之灾!当时道长你身边,还有一位挺可爱的小女孩呢!”
  “啊……是你!你怎么竟然……还活着?”
  陆山道人无比震惊,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他终于想起来了,前几日接到仙盟调令前来滨城出任此地执事的他,半夜带着小孙女抵达滨城后,便见到了一位神情落寞似刚遭遇某种不幸之事的少年。
  那少年眉间尽是血煞凶气,周身死气氤氲,明显是无法活到看着第二天太阳升起的。
  于是自己便提点了他一句,让对方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就赶紧去完成。
  倒不是自己不想去帮助那少年。
  若是一般的血光之灾,自己一道灵符便可以帮他解了。
  可这少年,却是身负天谴,注定活不过今晚的。
  所谓天谴,简单点来就是他命中注定要死在今晚,乃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就算自己出手帮他度过第一个难关,比如出手阻拦可能会杀死他的妖邪,那么随后还会接二连三出现更多的难关,甚至最后可能苍穹直接天降神雷,把这少年给硬生生劈死……
  想要违逆天意解救,除非是有隐世不出的仙人出手,耗费自身珍贵的本源,为这少年行逆天改命之事。
  可这明显就是痴人说梦。
  姬不平自然不知晓,自己当夜之所以暴毙,原来其中还隐藏着这么多东西。
  “其实我是死了,但是我又活过来了!道长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出了当夜的真相。
  隐藏真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真的变成假的,让对方毫不怀疑。
  “小友你真会开玩笑。”
  陆山道人自然不会相信这番鬼话,沉吟道:“若是你小友你不想说出其中缘由,那便不说就是,没有任何人会逼迫你。只是你实在没必要,用这些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的鬼话来唬烂老道。”
  “既然被道长看穿了,那我也不装了,就此摊牌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那夜我回家路上,看到一位老奶奶腿脚不便要过马路,一向尊老爱幼的我自然无法坐视不理,于是便热情贴心地扶她过去了。可万万没想到,过完马路之后,那位老奶奶突然现出了真身,变成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笑眯眯看着我,说我通过了他设下的考验,夸我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胡诌到这里,姬不平话语停顿住了。
  想看看那位陆山道长是何反应。
  “然后呢?那位仙长又说了些什么?”
  陆山道长一本正经地听着,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好奇追问道。
  姬不平内心顿时有逼数了。
  随便编,不打紧!
  “然后白胡子老爷爷告诉我,我骨骼惊奇,有一道灵光从天灵盖直冲云霄,不仅是万难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而且也正是他苦苦寻觅了数千年的天选之人!
  那位老爷爷说什么天地大劫将至,世界即将毁灭,而我就是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将来拯救苍生维护世界和平的重担将会落在我肩上,于是便恳求我一定要做他的徒弟!
  哎,陆山道长你那是什么奇怪的眼神,我压力也很大的好吧!
  原本呢,我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美男子,过平平淡淡的普通人生活,可是现在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拯救天下苍生,我已经无法再继续低调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