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二章 总有人馋我的身子

  “天道分两面,作为当年承载天地意志最后希望,而被孕育出的那对姐妹,姐姐继承了天道的正面,天生心性善良宅心仁厚,于是被天下正道奉为圣女。
  而妹妹,则继承了天道的暗面,受无尽岁月沉积于暗面天道各种生灵的邪念侵蚀,天生便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行事随心热衷杀戮之道,从不去考虑什么后果,因此也被天下修士敬而远之称为魔女。
  如今,在我们的配合下,这魔女顺利降生于夏家,只要等她于杀戮中成熟,夏家老祖你便可夺去她的一切,获得她身上所承载的庞大天地气运,获得无上超脱!
  到那时,你便可与我一样,在帝君麾下谋得一份魔将职位,到时候一同征伐诸天万界,岂不美哉!”
  夏家禁地密室内,血魔巨将的一缕分神对着旁边的夏家老祖夏忠桀道。
  方才发生于小树林的那一幕,它也通过夏家老祖清楚看到了,也未曾觉得意外。
  毕竟在上个纪元中,她也是如此血腥残忍。
  魔女终究是魔女,尽管获得了暗面天道所承载的庞大力量,但也同样性情会遭受不可逆转的侵蚀。
  夏家老祖点了点头,面庞上满是喜意。
  千年前,只是一介小修士的他,误入了邪魔封印之地,然后臭味相投就此结为同盟。
  在邪魔帮助下,他顺利得道成仙,并建立了如今滨城第一世家的夏家,成为了滨城洞天的镇守者。
  但在暗地里,却一直在帮助邪魔从封印中脱困,经过千年时间,终于将牢不可破的强大封印打开了一丝缝隙,让邪魔得以将一缕神念从封印逃脱。
  “这对姐妹既然作为天地意志最后的希望,承载天地气运而生,想必最后修为已经到达了某种极其强大的境界了吧?”夏家老祖好奇询问。
  “那是自然,就算是巅峰时期的我,也远远比不过这对姐妹。当时我曾经对上过那被天下尊奉为圣女的姐姐,结果被打得差点陨落,最后还是趁对方不备使用秘法逃脱的。
  也正是因此如此,那一战过后元气大伤的我,才会被北冥仙尊等人围堵封印。”
  提及当年之事,血魔巨将不禁很是惆怅。
  “那最后,这对姐妹又是如何陨落的呢?”夏家老祖继续问。
  “这神州旧世界的气运实在太过强盛了,当时那姐姐的修为,已经足以媲美帝君大人麾下的四大君王了,最后还是帝君亲自出手,斩杀了这对姐妹,使得这世界天道崩塌天倾地覆。
  按理来说,神州旧世界应该的确彻底毁灭了才对,所有生灵尽数湮灭。可是不知为何,竟然还在苟延残喘,于毁灭之地诞生延续出了一处新的小世界,这实在令我费解不已啊。”
  哪怕征战覆灭过许多世界,但是这一次对于此等怪异之事,血魔巨将的确百思不得其解。
  “会不会有更为强大的神州旧世界存在出手,修补了濒临破灭的天道,延续了世界生机?”夏家老祖说出了心中猜测。
  血魔巨将立马否决道:“不可能的!当时这对姐妹,已经是神州旧世界的至强存在的,其上再无任何强者了!如果对方真的有修补天道,足以媲美帝君大人之能,何必拖到世界濒临毁灭时才出现,早就应该现身对抗我们了!”
  说起这个,它就不禁想起了昨夜刚刚遇到的,那个名叫姬不平的少年。
  一见面的时候,这姬不平就问自己认不认识他的前世,还说他的前世肯定很强很厉害。
  实在是太可笑了!
  此人连魂灵都没有,又从何而来的前世?
  ……
  ……
  姬不平有些懵逼地回到了家中。
  之前在废弃街心公园的小树林中,突然被遮蔽双眼与听觉,但他也能猜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之前早已听闻,夏芊雨三年前便做出了弑父杀兄的疯狂举动,因此才被冠以魔女之名。
  可那毕竟只是听闻,远没有亲身经历来得震撼。
  那位被她称为三爷爷的夏家长老,直接被她给在小树林咔擦解决,就此长眠了。
  她遮蔽住自己的双眼与听觉,长达十分钟之久,是怕场面太血腥把自己吓到?
  自己有看上去那么脆弱么?
  小时候流浪街头那会儿,自己还亲手扒过死人的衣服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具不死之身,还是因为总感觉夏芊雨不会伤害自己。
  对于她这种对待血脉相连的亲人都能狠下杀手的绝情行为,姬不平倒没有像旁人那般,产生什么惧怕想要疏远的情绪,甚至对她这种病娇黑化的性情,还隐隐有些小心疼。
  总觉得,她是背负了什么不应由她背负的沉重责任,才会变得如此。
  将脑中这些杂念抛去,姬不平准备先泡个澡舒服一下。
  放好热水,脱掉衣物,躺进浴缸。
  感受着那种全身被温水包裹的舒畅感觉。
  “啪啪啪!”
  泡到一半,他突然听到了客厅传来异响,像是有人在地板上走动。
  于是连忙用浴巾简单系在腰间,出去一探究竟。
  若是有小偷光顾,那对方真是倒了大霉了,毕竟自己可是一位年少有为的修行者!
  走出洗澡间,他当场怔住了。
  因为一位身穿宽大黑袍,脸庞隐匿在深邃黑暗中,足足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黑袍人,正站在那里。
  第一时间,姬不平就确定了,对方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那变态黑袍人!
  并且此刻腰间只简单系了一块浴巾的他,凭借着步入修行后的敏锐五感,能够清晰感知到这身份神秘的黑袍人,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眸,正以一种色眯眯的垂涎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面容,但是他总觉得这黑袍人,正在流口水!
  这是真正馋自己身子!
  “看啥看,老子绝对比你大!你这个老玻璃死变态,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Y!”
  被看得内心发毛的姬不平,立马用言语展开了反击。
  “快逃离滨城吧,不然你会死。”
  黑袍人用如同破铁片摩擦发生的沙哑男声,如是说道。
  然后“他”似乎怕被发现,不敢久留转身便欲离开。
  临走时,还用那种垂涎目光,再次恋恋不舍看了没穿衣服的姬不平几眼。
  姬不平一阵恶寒。
  也一脸懵逼。
  这啥情况,让自己立马逃离滨城?
  这是这变态黑袍人的示威,在威胁自己嘛!
  如果自己不走,他就要弄死自己?
  呵呵!这太尼玛嚣张了啊!
  这都堂而皇之来自己家里威胁了!
  逃走?不存在的!
  来啊!干死我啊!
  对于死亡,我无所畏惧!
  ……
  另一边。
  将黑袍销毁的夏芊雨,装作无事的模样,继续于滨城上空巡察。
  顺带一提,当时她之所以成为仙盟银牌巡察使,也是为了借此更好的关注偷窥。
  伪装身形与声音,对她而言轻而易举。
  再向他示警后,她终于觉得内心稍安。
  尽管自己找借口诛杀了那夏利群,但难保自家老祖不会立马派遣别的人前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别的城市避避风头。
  希望他能够明白自己苦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