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三章 只求今生不问前世!

  “我家主人呢?!”
  清冷月光下,匆匆自洛泽拉斯大陆赶回,怀抱古朴剑匣白发星眸的少女,拦下了九龙车撵,对着撵内冷声问道。
  姬芸月还未发话,倒是龙六率先出声了。
  “灵沁姑娘,你家主人是我们的姑爷,此时撵车中所坐的是你家主人的未婚妻,也就是你的未来主母,我觉得你可以说话稍微委婉客气一点!毕竟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嘛,哈哈哈哈哈……”
  干笑了几声后,感受到这位姑爷家的白发侍女冷冷瞥了自己一眼,龙六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下意识地把龙躯往后面缩了缩。
  “你这老女人,不是去域外找你那石头一样的主人了嘛,怎么现在孤身一人回来了?”
  点缀着璀璨星辉帘门拉开,一位眉间有着金色剑印的绝美女子端坐其内,明知故问针锋相对道。
  为啥不是青涩初中生的模样?
  当然是在感知到灵沁到来后,第一时间以力量强行让自己短暂重现了以往的模样!
  总之,绝不能被这个老女人笑话!
  哪怕这样对身体负荷很大,但面子绝对不能丢!
  关于这个老女人的称呼,是姬芸月早在五千年钱,她还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取下的!
  因为当时这个女人,就像是一块讨厌人的狗皮膏药,总是以侍女身份寸步不离跟在那个男人身侧!
  从那时候起,姬芸月就对这个女人很有敌意了!
  可是这灵沁不管是相貌还是修为,都显得无懈可击,于是只能从年龄上抨击了!
  尽管她看上去永远十七岁左右的少女模样,但是早在五千年前,便已经跟在那个男人身边数千年之久了,是名副其实的老女人!
  只是此时的姬芸月选择性地遗忘了,如今的她虽然因为身体逆生长,而变成了小女孩,但是单论年龄也足足五千多了。
  要是眼前的灵沁是老女人,那么她也逃不过这个可怕的称号。
  “我在域外见到了主人选中之人,得知了主人已经回归了神州世界,于是我便回来了!”灵沁面目表情一本正经地开口回答道。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曾在九天之上陪伴莫得感情主人万年之久的她,已经开始有些被同化。
  也经常顶着一张莫得表情的脸。
  “那你去找你主人啊,来找我干嘛?怎么,你还想在这里打一场?!”
  注意到此时灵沁气息有些不稳,似受了许多大道之伤本源亏空的模样,之前还有些唯唯诺诺的姬芸月,当时就硬气起来了。
  因为参悟眉心处那枚哥哥给她留下的毕生真传,正处于某种关键时刻,本体逆向生长为小女孩模样的她,也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
  之前还在担心,会不会再次像六十年前阻拦这个老女人离开神州时那样,被打得吐血。
  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天机不久之前刚刚被你扰乱了,我无法凭借气息推衍找到主人了!你是故意这么做,不想让我找到主人?”
  “故意?什么故意?无凭无据,你可别凭空污人清白!”
  姬芸月做出不屑的模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道:“呵,可笑!我先前只是正巧在推衍天机罢了,还不屑去阻拦你去找一块莫得感情的石头主人!
  虽然我与你家主人身负婚约,但那只是家兄强行撮合,我本身也就极其不情愿的,只是兄长赐不可辞!
  难不成你觉得,我会对一块连感情为何物的石头产生什么独特兴趣嘛?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旁边的龙六听到自家小姐这番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自家小姐脸皮厚起来,竟如此恐怖如斯!
  说得简直和真的一样!
  要不是自己这五千多年来一直跟随在小姐身边,对小姐的傲娇性格研究很深,知晓她对姑爷的眷恋与欢喜,估计都要信了这番鬼话了!
  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连自己都骗啊!
  作为旁观者,龙六可是知晓的。
  自家小姐的确在感知到灵沁破界归来后,立马就故意扰乱天机了,就是为了让对方无法通过推衍得知姑爷的下落!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抱歉。”
  灵沁信以为真,还为自己初始时的唐突无礼真诚致歉。
  这操作,把龙六都看呆了。
  果然能和莫得感情的姑爷待在九天之上万年之久的侍女,明显不是正常人。
  竟然连这种骗鬼的话都信了?
  这也实在太……太呆萌了吧?
  以前龙六就曾听到自家小姐吐槽过,说姑爷身边那个侍女灵沁就是一个一根筋的老女人,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啊!
  “我原谅你的无礼了!你现在可以回九天之上,去等你的主人归来了,我正好不是很想见到你!”
  姬芸月做出“大度”的模样,并用言语提醒暗示,让她乖乖回去等着。
  等她回归九天,一切就都稳了,不会有人再妨碍自己了。
  她的目光,一直都有意无意落在灵沁怀中所抱的那古朴剑匣之上。
  看着就来气!
  “我得尽快找到主人,主人此番入世间,不知为何变得十分弱小,我必须尽快赶到主人身边!”
  在洛泽拉斯大陆,通过兰斯洛基的记忆得知主人现状的灵沁,此时很是忧心。
  在她印象中的主人,一直是无悲无喜无所不能。
  可如今,主人却有了很特别的变化。
  一身通天彻地的修为烟消云散,但却拥有了生灵都有的七情六欲。
  “放心好了,除非哪日这片天地覆灭了,否则那个男人永远都不会死的!说起来,在你离开神州世界的这数十年里,神州世界出现了许多上个纪元破灭后的重生者!
  在那些重生者的记忆中,几乎都有灵沁你的身影存在,你难道就不对自己的前世好奇嘛?”
  姬芸月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装作无意说道。
  想让这个老女人改变心意,先去好好探寻探寻自己的前世,别给自己瞎添乱。
  反个那个男人是“不灭”的,根本不用去急着操心他的安危问题嘛!
  关于灵沁的前世,姬芸月倒是没有说谎。
  尽管自从六十年前,从自信满满出手到被打到吐血当场自闭,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待在姬家圣山修行参悟,寸步不离。
  但是仙盟盟主陈长天,曾传递过来几次讯息,都是有关于灵沁前世的。
  毕竟她的前世,在那个已经破灭的纪元,实在是太过出名了!
  唯一令人疑惑的,就是其他那些重生者都是近几十年转生的,哪怕是夏家那位魔女夏芊雨。
  但是灵沁她,却足足早了一万年。
  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不好奇。我只求今生不问前世,对于前世种种完全不感任何兴趣,只想快点回到主人身边。我早在万年前便立下了誓言,今生只会为了主人而活!”
  急于去寻找主人踪迹的灵沁,在留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
  姬芸月也恢复了小女孩模样。
  事情,貌似变得有些不可控起来了。
  看来得加快速度,尽快找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前往滨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