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章 啥?我这么牛X的嘛?

  “之前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在开玩笑,不平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其实夏芊雨同学是一位很好很和善的姑娘,你们日后可以多加亲近亲近!”
  姜初远一秒从心。
  顶着还在渗血的脖子,无比真诚地改口夸赞。
  说的简直和真的一样。
  这等骚操作,看得姬不平人都傻了。
  这还是刚和自己认识之初,那个不苟言笑冷漠如冰的好基友么?
  怎么二年时间过去,变化咋就这么大呢?
  他真想问一句,说好的节操呢?
  姜初远也猜到了挚友心里在想啥,可是这又能有啥办法呢。
  如果可以,他也想保持冷漠,当一个安静如鸡的美男子。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要是其他人如此威胁,他绝对不放在心上,只当对方是在放狠话。
  可是眼前这位夏家魔女不一样啊!
  曾弑父杀兄的她,纯粹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病娇疯子,完全不在乎什么仙盟条律或者家族名声的,绝对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说拿去喂狗,绝不会拿去喂鸡饲虎!
  “刚刚你们说的话,我全部都听到了。你真要加入仙盟,走上修行之路?”夏芊雨转过身来问道。
  “你竟然偷听我们聊天?”姬不平瞪大了眼睛。
  “我没有偷听啊,是光明正大在听!怎么,有意见?”
  “没,当然没有!大佬你开心就好!”
  姬不平无比庆幸,还好先前没有暴露自身太多秘密。
  尤其是这个不死之身,鬼知道对方会不会见利起意,把自己当做小白鼠囚禁起来研究蹂躏啊!
  看来得多找找离火真君薅薅羊毛,尽快变得强大起来才行了!
  不过老薅一头羊也不是个事啊,早晚会薅秃的。
  看来还得多研究研究,怎么再沟通一颗星辰充当肥羊了。
  夏芊雨并未多做停留,在与姜初远就加入仙盟的事宜聊了几句,说会交付夏家管事处理这件事后,便欲离开了。
  “对了,姬不平你说昨夜在城中,遇到了一头人首蛇身的妖物?”临走前,她似乎很是随意问了一句。
  “是的。贼鸡儿恐怖,吓死宝宝了!”
  “好的,知道了。”
  丢下这句话,她便不再停留,飞身离开。
  望着天际她隐没云端的身影,姬不平捅了捅旁边脖子还在渗血,满头虚汗喘着粗气的好基友:“你咋紧张成这样,没必要吧?”
  姜初远擦了把汗:“她听到了我们全部的谈话,自然也知晓你身上有一部仙法,我之前一直担心她会杀人夺宝毁尸灭迹。还好只是我想多了,不然明年今日就是我们俩的忌日了!”
  “她,很强么?”
  “很强!修行资质就只比以前身为绝世天才的我,弱上那么一筹!”
  “额……你这是在夸别人,还是在吹自己?”
  “唉,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也只能没事缅怀缅怀昔日身为绝世天才的荣光了啊!”
  “……”
  不过看到姜初远能将以前的悲伤不堪之事,以这种轻松调皮的玩笑口吻说出来,也证明他的确是已经彻底看开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姬不平也从他口中,了解了一些修行界的相关知识——
  比如这世间为人所晓的修行境界,分为洗髓、凝气、筑基、入玄、灵虚、斩尘、问道这七大境,每一大境又分为“初境”、“中境”与“上境”。
  七大境之上,则为仙!
  每一大境的破境难度,要比前一境界难上千百倍,犹若一道道天堑,阻断世间修行界的长生路。
  像是刚刚离去的老同学夏芊雨,年纪轻轻便已是灵虚中境,并且修行资质很高潜力很大,估计三十岁前便可破境入斩尘,放眼整个修行界年轻一辈,也属于一代天骄。
  ……
  ……
  让姜初远帮自己请了个假,还有正事要做的姬不平翘了中午的课,直接溜了。
  繁华热闹的街市上。
  在店员们震惊目光中拿出姜初远的黑金卡,刷了一部新手机后,他便走出手机卖场,意气风发找了家小店铺走了进去。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立竿见影,吃了立马暴毙的毒药?”
  “有啊!我家有老鼠药蟑螂药苍蝇药等各种毒药,绝对药到虫除!”
  “这东西,人要是误食了会暴毙么?”
  “当然,所以使用的时候要格外注意,要放在让家里小孩无法拿到的地方。”老板很是善意提醒道。
  “给我来十包毒鼠强吧,家里最近老鼠比较多,需要好好治一治。”
  原本姬不平还想问,有没有口味可以选择的,不过怕被当成神经病,想想还是算了。
  十包毒鼠强到手后,他又到隔壁店里买了瓶敌敌畏。
  毒鼠强配敌敌畏,很稳!
  绝对暴毙得包快!
  采购完这些后,他便回到了家中。
  躺在沙发上找了个惬意点的死亡姿势,然后拧开瓶盖,吨吨吨吨吨,将加了十大包毒鼠强的敌敌畏痛饮一大口!
  咦,竟然还有点甜?
  啊,舒服了……
  ……
  岚云界。
  自昨日得道成仙后,离火真君便受到了四方来贺。
  此时筵席上,高坐在主席位上的他,正接受着老友们的举杯恭贺。
  虽然他打破了成仙魔咒,成为了岚云界万年来首位仙人,可是他内心却并无多少喜意。
  因为他知晓,自己是沾了那位神秘前辈之光才有这番成就,否则按照原先的命运轨迹,应该是在一年后寿元耗尽身死道消。
  他很想报答前辈的大恩大德,哪怕肝脑涂地牺牲性命都无怨无悔。
  可却无奈发现,自己与前辈之间的实力差距,犹若米粒萤火与普世皓月,没有任何可比性。
  如此弱小的自己,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去帮上如此强悍的前辈忙呢?
  唉,想想都觉得很是惆怅。
  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与前辈神交一次……
  “离火道友,本尊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个知恩图报心性纯良的好人!”
  一过来,便听到离火真君在此想念自己,姬不平一秒入戏,以前辈身份夸赞道。
  听到识海中传来前辈的声音,离火真君连酒席也顾不上了,一把甩掉了手中酒杯。
  在旁边那些道友诧异的目光中霍然起身,匆匆飞到安静的后院屋内。
  “前辈,此等再造大恩,请受小道诚心一拜!”
  关上门后,离火真君以晚辈身份,对着虚空叩头一谢。
  这等大礼,不禁让看上去大佬,实则是弱鸡萌新的姬不平,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再这样,让我怎么忍心继续欺骗你,薅你羊毛啊?
  “离火道友莫要如此客气,你能够顺利得道成仙,本尊并无多少功劳,主要还是靠你自身的努力!”
  在姬不平看来,自己不过是随口忽悠了两句罢了,确实没出什么力,主要还是靠对方神奇的脑补能力。
  而听到前辈这句宽慰话语,离火真君当场感动得哭了。
  前辈就是前辈,竟然如此谦虚!
  甚至还用谎言来欺骗自己,只为了不让自己太过介怀!
  若非自己在成仙时,和岚云界天道意志有过一场无声交流,都不会知晓原来前辈曾暗中出手,帮身处此方仙路断绝世界的自己逆天改命,跳脱天地桎梏,这才使得自己拥有成仙的可能性。
  哪怕是前辈这样的强者,帮人改变命格斩断桎梏,也应该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
  我离火真君不过区区一名活了千年的小道,何德何能受前辈如此恩惠啊!
  呜呜呜……
  能够通晓离火真君内心所想的姬不平,此时满脑子问号。
  啥?
  我帮人逆天改命了?
  我这么牛逼,我自己咋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