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单章求票!推荐票加更!

  滨城,夏夜。
  时至午夜,月光下的滨城一中万籁俱寂。
  姬不平脚步虚浮偷偷摸摸从学校操场旁的小树林钻出来,神情落寞望着夜幕上的明月,无比忧伤地长叹了一口气。
  今天早上到教室时,人生十九年来一直母胎单身至今的他,在课桌抽屉里收到了人生首封情书。
  折叠成心形的匿名情书内,娟秀字迹写满了对他的喜欢与倾慕。
  于是今日一放晚学,精心打理了一番的他,便迎着黄昏天际的绯红晚霞,来到了这片约定地点小树林,怀着激动忐忑地心情等待着。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对方始终都没出现。
  然后他便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现在才被饿醒。
  很明显,自己被人给恶作剧玩弄了。
  看了看时间,刚刚过午夜十二点。
  心灰意冷走出学校大门,外面街道上人影寥落。
  “小友,请留步!”
  走在回家路上,正当姬不平在低头思索着,是谁主导了这场情书恶作剧,欺骗了自己纯真的感情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抬起头,发现是一位身着青衣道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
  在老者身旁,还站着一位同样身穿道袍,约莫十一二岁面容稚嫩的小女孩。
  “你们……有啥事么?”
  这大半夜的,看到两人穿着如此古怪,才被无情放过鸽子的姬不平,立马升起了戒备之心。
  “小友你的时间不多了,若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还是赶在日出前快点了结吧。”
  一副得道高人姿态的老者,摇头叹息道。
  “哈?”
  姬不平一脸懵逼。
  这大半夜的,自己不会遇到两个刚从青山精神病院逃出来的蛇精病了吧?
  “我爷爷方才一观,小哥哥你眉宇间尽是血煞之气,注定活不过今晚了。所以小哥哥你还是抓紧这最后一点时间,和家人好好做个道别,尽量给人生少留一些遗憾吧。”
  道袍老者身侧的小女孩,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内满是悲伤与不忍,怯生生开口道。
  “w(?Д?)w?”
  这是啥?
  一言不合就说自己有血光之灾,还断言说连明天太阳升起都见不到了。
  现在的神棍,骗起人来都这么丧心病狂的么?
  可问题是,一身廉价地摊货的自己,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贫穷的气息。
  这对爷孙这么好的扮相,用来骗自己这个兜里连一百块都没有的穷学生,也实在太过饥不择食了吧!
  “道长救我!我还年轻,还没交过女朋友,我不想死啊,嘤嘤嘤!”
  见他们如此爱岗敬业大半夜都在辛勤工作,并且卖相和演技都如此逼真,出于对神棍这个职业的基本尊重,一向调皮的姬不平决定努力配合一下。
  只是他的演技实在欠佳,完全未能表现出人之将死时的绝望与悲伤,情绪转折实在太过生硬突兀。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仙风道骨的道袍老者,拉着孙女扭头便走。
  望着这对爷孙俩潇洒离去的决绝背影,姬不平一脸茫然。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接下来不是应该热情地把自己当做傻帽,兜售一些可以破财消灾的灵符或者是神油之类的嘛,怎么就这么骗到一半跑了呢?
  这也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吧!
  ……
  ……
  街道两旁路灯,如同一柄柄暖黄色的雨伞,撑起一片寥落的夜色。
  在便利店买了份面包填饱肚子后,姬不平孤身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虽说时节已入夏,但午夜的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寒凉的。
  这时,他忽然听到寒风中传来小孩的哭泣声。
  循声望去,一只扎着可爱双马尾的小萝莉,正捂着小脚在那里放声大哭着。
  似乎是跌倒受伤了。
  这大半夜的,谁家的孩子跑出来了?
  这做父母的也太不上心了吧!
  抱着这样的疑惑,姬不平走上前去,用尽量柔和的语气关切道:“小妹妹你怎么啦,爸爸妈妈呢?”
  “我刚刚和妈妈走丢了,哥哥你能帮我一起找妈妈嘛?”
  小萝莉止住抽泣,仰起小脸楚楚可怜地哀求道。
  一向儒雅随和乐于助人的姬不平,当下就准备应允下来。
  反正也不是啥大事,只要打一通电话报警,然后等警察叔叔过来就行了。
  毕竟这大半夜的,把这么一只柔弱无助的可爱小萝莉丢弃在路边,要是遇到心怀不轨的坏人那就糟糕了!
  只要人人奉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更加美好嘛!
  “当然……不行!哥哥突然想起家里煤气忘关了,告辞!”
  原本正欲答应的他,突然改口。
  然后就像是见了鬼般,丢下满脸泪水瘫坐在地的小萝莉,撒丫子奋力朝前跑去。
  夭寿啦!
  自己半夜撞鬼啦!
  刚刚他无意间瞥见,这小萝莉的影子,竟然在路灯下投影出诡异的形状。
  整个身躯如同蛇躯又细又长,手掌也如野兽的利爪……
  根本就是一头非人的怪物!
  尽管不知道究竟是啥情况,但第一时间跑路肯定是没错的!
  奋力逃命奔跑的姬不平,跑着跑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的身体……好像比往常沉了一些。
  这种感觉,难道是?
  想到那个可能,他当时就吓得冷汗直流腿软发麻。
  “嘻嘻!哥哥你怎么不跑了呢?”
  耳边传来这样的一句调皮询问,声音隔得极近。
  姬不平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去,便对上了那张小萝莉天真烂漫的脸庞,正笑嘻嘻地望着他。
  这张先前可爱无比的面庞,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露出其下的森森白骨。
  至于她的身体,则是一条布满黑色鳞片的长长蛇身,正死死盘附在姬不平的背上。
  “真是糟糕呀!既然这么快就被哥哥发现了,那只能将就着在这里就把你全部吃掉了呢!”
  人脸小嘴嘟起,恶意撒娇卖萌道。
  姬不平的萝莉控体质,此刻彻底被治愈了。
  比神马雷电法王杨教授出马都要好使一万倍。
  他刚想开口,说上一些诸如自己的肉和自己的性格一样骚气,肯定不好吃之类的求饶话语……
  可下一秒,就觉得胸口陡然一凉!
  紧随而至的,是难以言喻的巨大痛楚!
  这怪物的利爪,直直插入了自己的胸膛,鲜血喷涌……
  “哥哥你的心脏形状很美呢!”
  伴随着这句低沉赞叹,怪物那握住跳动心脏的手爪微微一用力!
  在剧痛中无意识长大嘴巴,但却没有力气发出任何求救声响的姬不平,只觉得自己的胸膛里什么东西破碎掉了。
  寒风涌入,空荡一片。
  在这生命最后时刻,他用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一口重重咬在了这怪物近在咫尺的面庞上。
  这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后的报复了。
  虽然并没有任何卵用。
  甚至连大门牙都被磕崩了……
  意识缓缓陷入无边黑暗。
  啊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