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章 骨灰都给你扬喽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从记事时起,闲得蛋疼的他,便不止一次思考过这充满哲学着气息,注定无解的问题。
  而现在,答案终于得到揭晓。
  在意识坠入黑暗,即将消弭最后时刻,他仿若听到了世间众生的宏声祈愿。
  这有老人有小孩有男性有女性,也有听不懂具体含义各种生物的奇怪语言,他们虔诚的声音彼此交杂混融在一起,一瞬间像是要把自己的脑袋给撑炸了。
  就在快要坚持不下去之时,他的意识被一瞬间从身躯内被抽离,扶摇直上九天——
  脚下山河人间,芸芸生灵所散发出的气机交织混杂在一起,宛若一张遮天蔽日的天网,笼罩住整个天地。
  头顶苍穹之上,隐现出无数的大道裂纹,像是曾被某种至强力量撕裂过,如今只是以拙劣手法强行拼凑弥补。
  姬不平心头,浮现出某种玄之又玄的明悟:
  【世界,曾遭受重创差点被毁灭,如今也只是苟延残喘,支撑不了太久了!到那时,天倾地覆山河破碎,世间轮转失序,所有生灵都会随之消亡!】
  可这和我有毛线关系呢?
  毕竟我已经是个莫得生命的死人了,就算相当救世主也有心无力啊!
  接下来应该就是进入传说中的阴曹地府,轮回转世了吧?
  这世上真有孟婆嘛,不知道长得漂亮不漂亮。
  孟婆汤,不知道是咸的还是甜的,能不能加葱花和香菜调味啊……
  总之,希望下辈子还能继续当个人吧!
  如果能够投胎到古代,当个人生可以不用再努力,每天混吃等死的富家公子就再好不过了。
  没事可以带上一大帮狗腿子招摇撞市,还可以当一个大善人,去救济救济那些身处烟柳之地生活贫苦的漂亮小妹妹们,找她们深入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正在胡思乱想着这些身后事的姬不平,意识又突然被狠狠牵引而上,轻而易举穿过了摇摇欲碎的穹苍壁垒,进入了一片新天地。
  无边无垠的黑暗中,如同璀璨星河倒垂,点缀着无数或明或暗大小不一的“星辰”。
  有些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人死之后都要走一走这套常规流程的姬不平,用意识触碰了一下身边一颗即将黯淡下去的红色星辰。
  “砰!”
  意识瞬间爆炸!
  ……
  ……
  另一个武道昌盛,名为岚云界的小世界内。
  作为世间第一仙门【离火宗】的开宗祖师,离火真君已经活了近千年了,乃是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
  可就算如此,未曾证道成仙获得超脱的他,从十年前起,也不可避免出现了天人五衰寿元将尽之兆,
  为了延续寿元,这十年来他一直都在宗门禁地内闭死关,冀望着能够迈出那传说中的最后一步。
  “噗!”
  修行又一次出了岔子的离火真君,急火攻心,喷出一口鲜血。
  感受着体内寿元正在不断流逝,时日无多的他已经几近绝望了。
  证道成仙,获得超脱长生久视……实在是太难了。
  纵观整个岚云界,上一位成功登仙的,还是在万年之前,早已成为了一段可望而不可及的传说。
  “咳咳……”
  突然,正沉浸在人之将死绝望中的离火真君,听到了意识内传来一声咳嗽。
  受到了惊吓的他,整个人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
  自己作为这世上最接近仙人的存在,闭关禁地外还设置了强大禁制,怎么可能会有人能够无声无息接近自己?
  除非,这位神秘的修为,已经远超乎自己的认知!
  “敢问哪位前辈法驾降临,小道离火真君,在此拜会了!”
  完全看不到对方人影的离火真君,对着空气毕恭毕敬地行了一记晚辈之礼。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姬不平,此时慌得一批。
  他刚刚在触碰到了那颗“星辰”后,便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完全一脸懵逼不知道是啥情况。
  于是,他便轻轻咳嗽了两声,想要问问这老者究竟是啥情况。
  可对方,好像比自己更加懵逼,甚至把自己当成了一位了不得的前辈大能?
  “你听说过安利么?”
  脑袋发懵的姬不平,下意识皮了这么一句。
  “安利?那是何物,莫非是某种天地奇珍?恕小道千年修行道行浅显,对于前辈口中的‘安利’实在一无所知!”
  离火真君此时宛如一位站在老师面前的三好小学生,老脸上满满的求知欲。
  他更加确定了,这位以神念与自己交谈的神秘前辈,是一位十分厉害强大的存在,连说问出的话都如此富含深意,比如这“安利”此等神物,活了千年的自己都从未耳闻。
  宛若根本就不是这世间之物。
  等等!
  离火真君脑中灵光一闪,生出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想法!
  难道说,这位前辈……并非我岚云界中人,而是某位能够横跨世界壁垒神游太虚的至高存在?
  与此同时,姬不平也骇然发现,自己不仅可以听懂这方世界的语言意思,而且竟然可以读取对方内心所想!
  正当他内心天人交战考虑着,是铤而走险顺着对方的想法冒充大能呢,还是老老实实告知对方真相……
  毕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穿越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去。
  意识中升起回去这个想法时,他的意识一震。
  又被狠狠拽了回去!
  ……
  ……
  滨城。
  废弃街心公园内。
  将这具胸口破开一个血窟窿的少年尸体拖拽至此,阴蛇便立马准备趁热了。
  别误会瞎想……
  只是等凉了,就影响口感不好吃了。
  今夜它原本不准备出门狩猎血食的,毕竟最近滨城很不安宁,来了许多强大的外地修行者。
  而且仙盟对它们这种以生灵血肉为食的邪秽妖物,一向都是无须审判,直接斩尽杀绝。
  可今晚,它也不知道为啥,内心就有股压制不住的强烈冲动,想要出门寻找猎物好好玩弄屠戮,享受弱小的人族蝼蚁在自己力量下,露出那种瑟瑟发抖的恐惧神情。
  回想起这少年临死前,拼命反咬了自己一口结果崩断了牙齿的场景,它就觉得好笑。
  自己可是修行了快百年的妖物,哪怕寻常利器都无法破开自己的表皮,而对方不过是一介连修行都不知为何物的肉体凡胎,实在是自不量力徒增笑料。
  最终,它决定先从这少年的脑袋吃起。
  鲜美多汁,嘎嘣脆!
  可正当它张大满是利齿的口器,准备下嘴之时,却突然怔住了!
  它看到了一双眼睛,正一脸无辜直勾勾望着自己。
  可明明……先前这少年尸体的眼睛是闭上的!
  然后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阴蛇的妖生观——
  地面上的鲜血、胸口的血窟窿、还有那颗早已被自己捏爆成渣的心脏……一切犹若时光回溯,纷纷归拢恢复如初。
  真·死而复生·诈尸了!
  作为一只活了近百年食人无数的老妖怪,阴蛇也被眼前这死而复生的诡异景象给吓到了。
  这完全超出了它的认知与理解。
  恐惧的最大根源,便来源未知!
  一向胆小谨慎无比惜命的它,原本准备趁热的心思一扫而空,头也不回立马飞遁而逃。
  临逃时,还出于保险起见,对着这具“尸体”喷了一口本命妖火。
  “我日!”
  刚刚意识回归,死而复生的姬不平。
  还没好好喘口气,就看到一团绿色火焰朝着自己飞来。
  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人生最后的怒吼,便瞬间暴毙,直接被妖火烧成了焦炭。
  挫骨扬灰,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的那种。
  一阵风吹来,骨灰漫天扬起……
  啊我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