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九章 正人君子姬不平

  “啪!”
  姬不平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竟然还生出那些下贱的想法!
  实在是太差劲了!
  夏芊雨姑娘因为自己,差点命丧黄泉!
  为了不祸及自己的挚友姜初远,顶着如此沉重的伤势赶到自己家,只为了告知自己真相!
  如此世间罕有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如此放心把重伤的身躯托付自己,自己怎么可以辜负她的信任,去为所欲为做一些下流无耻的事情呢?
  心念至此,他内心做出了决定!
  在动作轻柔将身受重伤的夏芊雨抱在床上后,便取出了不久前刚刚炼制而成的完美灵丹。
  之前一炉,总共炼制出了二十多颗。
  随便选了一颗私人定制版灵丹丢到嘴里,他便准备进入到【莫得感情的贤者模式】,为夏芊雨好好疗伤了。
  虽说今天已经在炼丹时进入过这种全知全能的模式了,若是未等大招技能CD冷却完毕就再次进入,肯定会对体内的青碧树苗造成损耗。
  但情况紧急,也容不得再去考虑什么了。
  说干就干!
  毒丹入口即化,清香四溢回味绵长,犹若人间难得一见的美味仙肴。
  姬不平吃得一本满足,未曾想到炼制效果竟然如此之好。
  当初炼制这毒丹,主要就是为了让暴毙的时候能够舒服些,最好能够成为一种难得的享受,而现在完美达成了目的。
  他觉得自己除了炼丹之外,或许还可以开发下厨艺天赋,在莫得感情贤者模式下做出的菜,说不定能够像一些热血美食番里面所展现的那样,做出不仅可以发光,还能够让食客吃得面红耳赤娇喘爆衣的奇葩美食!
  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呢!
  当然,这些事以后再慢慢考虑,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干正事。
  还未曾仔细品尝完毒丹的滋味,姬不平就觉得身体一凉。
  不愧是完美级别灵丹,这暴毙得果然包快!
  而此时瘫软在床的夏芊雨,并不清楚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自己的心上人已经死过一次了。
  此刻满身鲜血被抱到床上的她,正在思考一个突然想起的严重问题。
  之前为了力求真实性,她可是实打实全力出手“自残”的,并且还特意引发了体内灵气紊乱,造成极其严重的内伤。
  现在真的是非常娇弱无力了。
  若是这时候,他在疗伤时控制不了自身的欲念,对自己做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办?
  就凭自己现今的糟糕状况,可以说是毫无任何抵抗能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了。
  所以说,自己这次玩得有些过火了?
  对于自身清白,她一向看得很重,别说自己的清白身子,就连手指都不愿给那些男人碰一下,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姬不平。
  从很多年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将自身一切都彻底交给他的准备。
  甚至她也曾无数次幻想过,两人第一次亲密深入接触时,会是怎样的美好动人光景。
  可是,那只能是自己斩杀夏家老祖之后。
  否则以自家老祖的实力,若是自己今夜在这里失去了清白之躯,老祖肯定一眼就会看穿,到时候定会追查下去,给姬不平带来杀身之祸。
  若是没有夏家老祖这层阻碍,自己估计早就主动出击,把姬不平榨得一滴留给别的野女人的余地都没了,哪里需要像是现在这样使用花里胡哨的套路,让他在外面不要勾搭妹子。
  一时间,心乱如麻的夏芊雨,直接装作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随便他怎么做都行了。
  大不了自己提前与夏家老祖决裂,今夜过后就带着他天涯海角流亡好了!
  抱着忐忑期待而激动的复杂心情,她感受到一双手掌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着“撕拉”一声裂锦声响,沾满鲜血的衣衫就被撕裂……
  ……
  ……
  二十秒钟后。
  从莫得感情全知全能贤者模式退出的姬不平,擦了擦额前的汗水,用被单盖好双眸闭合似在昏迷的夏芊雨,然后身子发虚双腿打软地艰难朝屋外走去。
  他得找个地方好好瘫一瘫,恢复恢复些体力。
  为了救人,他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在今天已经因为炼丹进入过贤者模式的情况下,又强行给自己续了二十秒,代价不可谓是不巨大。
  最明显的就是意境空间内的那株神秘树苗,都显得有些萎靡了。
  原本在离火真君还有艾瑞莉这两颗命星,没日没夜输送的奇异能量滋养下,树苗的长势很好来着,可现在直接又倒退回去了。
  等于几天都白滋养了。
  不过付出也得到了回报。
  在贤者模式下,自己仅仅用了二十秒的时间,便治愈了夏芊雨的全部伤势,并且就她连体内的内伤也都调理好了。
  堪称医道圣手。
  现在的她,之前那无比恐怖可怕的伤势都已尽数痊愈,皮肤光洁如玉,就连一丝疤痕都未曾留下。
  唯一值得诟病的,就是自己在贤者模式下,本着最高效治疗的行为,直接将夏芊雨身上满是血污的衣裙都给撕裂了。
  当然,贴身亵衣还是留着的。
  说了不能当禽兽,就绝对不当禽兽!
  至于在治疗时,手掌无意间触碰到了她身上的许多部位,就不是姬不平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他可以保证,处于贤者模式下的自己,绝对是莫得感情的,绝没有任何半分污秽杂念!
  正所谓医者父母心,自己绝对是纯洁的!
  好在在治疗之初,夏芊雨就已经陷入昏迷了,应该不会感受到什么。
  来到客厅,姬不平直接瘫在沙发上,虚汗直流。
  哪怕就在一门之隔的房间大床上,有美少女在受伤沉睡。
  但现在的他,就算有什么邪恶心思,也完全没有将之付诸行动的体力了。
  彻底虚了。
  而他所不知晓的是,在他用被单为夏芊雨遮住乍泄春光离开房间时,之前佯装昏迷的夏芊雨便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之前在接受治疗时,感受着那胡来的双手,她内心紧张忐忑又有些小期待小害怕,可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让她甚是失落与失望。
  这还是个男人嘛?
  还是自己的魅力不够?
  或者说,他在外面有了别的野女人,对自己不感兴趣了?
  看他走出房间身体虚脱的模样,难道是身体患有某种隐疾,某方面不行?
  一时间,夏芊雨陷入了深深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