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四章 莫得感情模式

  见偷袭得逞,一位面容阴沉的鹰钩鼻男子从黑暗中显露身形。
  刚刚正是他,以手中飞剑取了这姬不平的项上人头。
  这鹰钩鼻男子名叫刁天庆,是仙盟玄级通缉犯,灵虚中境修为,师承蜀山剑派,后因为偷盗真传剑诀败露而派出蜀山,并且在逃遁时还残忍坚杀了传道授法的师尊爱女。
  这十多年来,仙盟与蜀山剑派都在对此子悬赏通缉,可惜此人心狠手辣善于隐匿,始终无法将之缉拿诛杀。
  而今夜,他得到了一份神秘强者的委托,将最近刚登上仙盟论坛的知名少年姬不平诛杀。
  对于这份委托,他有着充足的自信,毕竟那姬不平只不过是入玄中境的修为,与自己整整差了一整个大境界。
  不过尽管境界上拥有着碾压差距,但是刁天庆却一直没有直接出手,而是无比谨慎得隐匿于暗处,暗中观察着这姬不平身边是否有强者庇佑。
  在观察了足足二个多小时,确认了他只是孤身一人后,这才使用本命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一剑斩头。
  偷袭成功,接下来便是收获战利品的美好时光了、
  走到这具无头尸体旁的刁天庆,为了防止意外,还特意以飞剑直接将姬不平这少年的脑袋给轰炸了。
  灵台泯灭,魂消魄散!
  这下子,就是神仙前来也无救了!
  “卧槽!这血佩是仙级法宝!”
  正在搜刮战利品的刁天庆,取下了悬佩在姬不平腰间,那枚由离火真君所赠的血云佩,顿时惊诧不已。
  仙级宝物,以他灵虚境的低微实力,根本无法破除其上禁制,只能暂且先收起来。
  这次真的赚大发了!
  谁能想到,只不过是区区一名入玄境修士,竟然身怀如此重宝!
  不过长久以来躲避仙盟追杀的刁天庆,也未被如此重宝迷惑得失去理智,相反更加得谨慎冷静起来。
  一般的小修士,死了也不过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
  可是身怀仙级法宝的修士,哪怕对方实力再怎么低微,也证明背后有着仙人大能的靠山存在!
  若不是得仙人垂青,又怎么会赐下如此贵重的仙级宝物呢?
  这样的修士不管修为境界,但凡是死了,肯定会引发雷霆震怒!
  刁天庆在心里打定了注意,等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从此不再接什么悬赏委托了,去神州之外的西方国家好好养老。
  反正这一票赚的,完全足够自己挥霍一辈子了。
  光是一件仙级宝物,还不算其内储物空间内的法宝,就已经是自己正常情况下哪怕努力十辈子都无法得到的。
  想到这姬不平,如此年轻就获得仙人庇佑赐宝,刁天庆顿时酸得要死。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越想越酸的他,直接对着这具无头尸体狠狠踹了一脚,发泄着内心的嫉妒与不满。
  可这时,他突然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环顾四周,他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为何。
  对!周围实在太安静了!
  不仅原先那些草丛树林间的虫鸣鸟叫都消失了,并且就连原本呼啸不停的喧嚣晚风都停歇了!
  抬头望天。
  不知从何而生的乌云,直接将整个月亮都彻底遮蔽住了。
  月光消失,大地昏沉。
  再低下头……
  他直接吓出被了一身冷汗!
  因为那具刚被自己踹了一脚的无头尸体,直接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他便感受到后背处传来一声利器刺破长空的破空声。
  妈的!有人偷袭老子!
  心中浮现出这样念头的第一时间,刁天庆便凭借着身经百战的搏杀经验,使用灵步瞬移到了数米之外。
  可他刚刚躲过了那一记来自与后背的偷袭时,却在瞬移后刚刚显露出身形时,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看到三根由灵力所凝聚的长箭,已经带着凌厉杀气来到了面门前。
  这完全属于提前预判了!
  似乎那偷袭者,不仅算到了他会使用灵步瞬移,而且连他落地的位置与姿势都算得一清二楚,于是便提前数秒朝着此地射了三箭。
  慌乱之中,刁天庆直接心念一动,祭出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护身灵宝,一面精致的纹花圆盾!
  这护身灵宝,正是他当年叛出蜀山时,在残忍玩弄杀害了带领他进入蜀山的师尊爱女后,从她身上劫掠而来!
  也是他活到如今的最大依仗,除非是斩尘境的强者出手,否则根本无法打破!
  这三只灵箭,也就是个出其不意,但实质上并无大的威力,防御住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他看糊涂了。
  就在自己祭出了融入血脉中,这面天阶低级的灵宝圆盾同一时间,那三只灵箭开始分化,从三只直接变成了九十九只。
  原本这灵箭的威力就不强,现在还在搞分化,就变得更加弱了,如同九十九枚短小的灵针。
  这样的小东西,别说给自己的灵宝带来损伤了,估计连撼动都无法撼动一丝。
  这一瞬间,他不禁生出了,那偷袭者是位脑袋不好使智障的想法。
  下一秒,他就开始怀疑人生!
  因为这些根本没有啥威力的短小灵针,在以特定的角度和位置撞击在这面灵宝圆盾上后,这面曾经庇佑过他躲过无数次追杀的天阶低级灵宝,直接轰然爆开了!
  天阶灵宝的巨大爆炸威力,直接要了离得极近的他半条老命。
  半边身子都露出了其下的森森白骨,就连肠子也流出来了。
  这时候,他也终于看到了那偷袭者的真容。
  自己这莫不是……见了鬼不成?
  此人竟然就是不久前,才被自己一剑断头,并且连脑袋都补刀轰爆了的那姬不平!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完好无缺,但是周身所表现出的孤寂清冷气质,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眼眸中不见任何悲喜,那种以超脱姿态冷眼观世,不存在任何七情六欲的无尽漠然。
  尽管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对方又为何会死而复生。
  但刁天庆很清楚,如果不解决对方,明年今日就会是自己的忌日!
  他疯狂催动体内灵力,控制着祭炼了数十年之久的本命飞剑,欲故意重施用飞剑斩杀对方。
  虽然这姬不平所流露出的气质像是换了个人,但是修为境界却没有任何提升,依旧是入玄中境。
  自己这一飞剑,必定可以再次斩杀他!
  飞剑化为一道肉眼无法看清的流光,朝着姬不平疾驰斩去。
  “咚!”
  只听一声脆响,那柄刁天庆从开始修行便祭炼的本命飞剑,直接被重重弹飞,就此四分五裂。
  本命飞剑被毁,他遭受了巨大反噬,直接神态萎靡吐血不止。
  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了。
  这姬不平,似乎拥有着某种极其诡异的能力,不仅可以料敌先知,提前预测到飞剑的攻击路线,而且还能够看破所有法宝最为薄弱的弱点。
  刚刚对方就是以入玄中境的修为,直接精准命中了自己本命飞剑最为薄弱处,以点破面毁去了自身飞剑。
  还有之前的那件天阶防御灵宝,也是这样被他看破了弱点,直接隔空打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预料到了自己所有的临场反应,看穿了自己所有的法宝与念头!
  要知道,方才那三发灵箭,包括后面分裂出的九十九根灵针,中途都没有受到操纵变换过角度。
  也就是说,对方不仅瞬息之间看出了这面天阶防御灵宝的圆盾所有薄弱之处,而且就连自己遭遇这种情况时,会从哪里召唤灵盾会以什么角度姿势展开防御,都提前算到了。
  没有一丝一毫的差池。
  这种恐怖的能力,还是个人吗?
  就算是那些传说中的仙人,也根本无法做到这种程度啊!
  全知全能,犹若这世间万事万物,都尽在他的掌御知晓之内!
  “等等!别杀……”
  身受重创的刁天庆本能想要求饶,哪怕从此当牛做马都行。
  可是那个“我”字还未说出口,就脖颈一凉,从此再也无法发生任何声音了。
  死了。
  脑袋搬家的熟悉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