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六章 因何而生

  “初远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去面对我这女儿?毕竟她好像对我这个父亲意见很大,我有预感,她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找我了!”
  “额……好好关爱关爱她吧,毕竟她是你女儿,我想肯定是对你这当爸爸的有感情的,否则根本不可能回来见你。”
  “有道理!吹一瓶!”
  吨吨吨吨吨!
  一瓶灵酒吹过后。
  “初远你说,我是不是该主动去姬家圣山,去找我那女儿的母亲,也就是姬家那位圣祖赔个礼请个罪啥的?毕竟一家人要整整齐齐嘛,家庭和睦才是最重要的,不能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遭受无法弥补的创伤!”
  “说出这种话,可不是你的行事风格,还是说实话吧。”
  “果然瞒不过你,好吧我承认,我就是馋姬家圣祖的身子,我下贱!我不想努力了,努力起来太累了,就只想安安稳稳抱个大腿,美滋滋恰一碗香喷喷的软饭!”
  “……真不愧是你,真是厉害了!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如此大义凛然!”
  “嘿嘿嘿!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那姬家圣祖真的超美的,看了根本让人把持不住,除了可能会被一剑捅死有点可怕之外,其它真的可以说是完美!”
  “想去就去吧,我支持你!”
  “好兄弟!等我睡服姬家那位圣祖之后,就可以让她心甘情愿帮初远你治疗受创的道基了!到时候你我皆得大道长生,不管是十年百年,还是千年万年,只要没事就一起撸个火锅喝个小酒啥的,岂不美哉!”
  “嗯嗯!加油,我看好你哦,绝对可以成功的!”
  姜初远现在已经强行将自身智商降低,总之就是遵循绝不反驳,一切绝对赞同的原则,疯狂附和着在他眼中看来已经醉酒失了智的挚友。
  “初远,等你以后当了爸爸,会怎么去教育你的子女?”
  “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后也不会去考虑,因为不会有这一天的。”
  “啊?难道初远你,怀有某种隐疾,要么不育不孕要么鸡儿不行?你可千万别放弃啊,只要坚持吃药治疗,一定能够治好的,我也会尽全力帮你的!”
  姜初远嘴角一抽,完全跟不上挚友的思维跳跃速度。
  怎么就扯上自己身患隐疾不孕不育鸡儿不行了?
  “我的意思是,我这辈子都不准备婚娶了,所以不会有子女后代,自然也无从去身为人父。”
  “不婚?为什么?”
  姜初远笑了笑,目光望向屋外的小庭院:“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现在的生活已经让我足够舒心了。我是个很容易的满足的人,已经不需要,心里也容不下类似男女情爱之类的无趣东西了。”
  “说得有点高深了,我有些理解不能,能不能说得简单通俗粗鄙点?”
  “简单点来说,就是人生能够遇到你这一个挚友,我已经不念其它,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粗鄙点来说,就是我这个人生性冷淡,对于床笫之间的男欢女爱之事不感兴趣!”
  “好的!这下我懂了!就是我馋人家姑娘的身子我下贱,你不馋人家姑娘的身子你太监!”
  “哈哈哈,话糙理不糙!”
  “那行吧,那以后我努努力再生个儿子,让他认你做干爹!这样要是以后这小子实在太皮,你这个当干爹的就负责唱黑脸责骂打罚他,我这个当爸爸的就唱红脸去安抚宽慰他,这样那小子肯定贼听我这当爸爸的话!”
  “你这未来要当爹的,简直绝了!儿子都还没出生,都已经想着该怎么去套路他了,真是家门不幸啊!”
  “嘿嘿!正所谓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嘛……呕!”
  正为未来教育儿子套路而沾沾自喜的姬不平,直接吐了一身。
  这次是真的醉了。
  不省人事的那种。
  ……
  ……
  姜初远将热毛巾拧干,细心替姬不平擦拭取嘴角流出的口水。
  之前,在挚友不胜酒力吐了一身后,是本就有些洁癖的姜初远,耐心且柔和替挚友清理了一身秽物,并且扶他到自己的床上休憩。
  然后就安静坐在了床边守着。
  夜幕破晓,有熙和灿烂的朝阳从窗外照进屋内。
  落在守在床边的姜初远身上,像是给他镀了层金边,颇有种圣洁的味道。
  岁月静好,大抵如此。
  想起之前酒桌上的畅情交谈,姜初远就不禁想笑。
  自己这位挚友,果真是个极其有趣的人啊!
  连带着,把自己枯燥乏味的空洞人生,也变得有趣起来了!
  所以说,能够与对方相遇,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想起三年前,两人第一次在学校开学典礼的礼堂上邻座后,再次在男厕所相遇的场景,姜初远就很想笑。
  当时的不平兄,吓得连裤子都掉了。
  整个人呆立在那里,一副幼小脆弱心灵遭受了巨大伤害的模样。
  但其实,因为自幼男身女相,总是被周遭人夸赞长得漂亮好看,姜初远的心里是很是抵触性别被误会的。
  加上自出生时起,他便展露出了绝世天才资质,一直被家族上下当做整个姜家未来千年的希望来培养,因为不想辜负大家的期望而困顿于静室雷终日修行,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
  在年幼修炼的短暂空闲里,还是个孩童的他,便曾无数次思考过一个问题——
  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这世上?
  是为了振兴姜家?
  是为了不辜负亲族长辈加在自己身上的那份亲切期望?
  还是为了成为长生久视,一念可翻江一剑可倒海,拥有强大力量的仙人?
  可始终都未思考出最终的答案。
  一直到后来修行逆退,像一只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离了姜家,都未曾真正明白。
  但他一直冥冥中有种感觉。
  从降生时起,便生而知之的自己,一定是因为某个很特殊的理由,才来到这世上的。
  来到滨城后,从天才陨落成为废柴,内心无比灰暗绝望的姜初远,已经准备不去寻找自己降生于世的理由,就此自绝性命之时。
  那个他降生于世的理由,终于被找到了!
  没错,就是自己如今的挚友姬不平!
  有些人,哪怕只是匆匆一眼,便如同早已认识相伴了百年。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便是如此。
  从第一眼见到姬不平时,姜初远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特殊感觉。
  并非是什么俗世间常见脉脉,而是一种似与生俱来的单纯亲近之感。
  就像是这场相遇邂逅,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命运安排。
  就宛若一场天作契合——
  恰如。
  佛家弟子参禅。
  儒家学生读书。
  道家修士悟道。
  而挚友姬不平。
  就是他的禅!
  就是他的书!
  就是他的道!
  总有一个人,是因你而降生于这世间……
  而姜初远很确信,自己降生于这世间的理由,便是因为这位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