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九章 守身如玉姬不平!

  “想不到道天仙尊虽然身在域外,心忧天下寻找着救世之法,但是依旧在神州世界收了一名继承衣钵传人的真传爱徒,足以见出这名为姬不平的少年时何等的优秀啊!”
  既然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理由,于是姬芸月便开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模式了。
  并且还将姬不平给狠狠夸赞了一波!
  为何要夸赞?
  毕竟那是与自己有婚约在身的未来夫君!
  在外人面前,姬芸月还是挺维护自家男人面子的!
  毕竟他的面子,也就是自己的面子!
  这点简单的道理,姬芸月还是懂的。
  自己可以毫不留情去骂他千万遍,但是倘若别人对他辱骂,那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这种行为,如果举一个比较日常的例子——
  就是我们可以说自己的母校千万般不好,但是倘若有校外之人口出狂言,那就会被同仇敌忾口吐芬芳!
  陈长天点了点头:“有一说一,那姬不平的确十分之优秀,不仅仅是在修行速度上,而显现在他高洁的性情与人品上!”
  接着,他便讲诉起了姬不平在滨城最著名的一件英雄光辉。
  面对天外邪魔的诱惑,宁死不屈绝不与之同流合污,哪怕对方许诺他会得到帝君重用都无用,说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要与神州世界共存亡!
  这件事,尽管姬芸月早就知晓了,但是却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静静听着。
  毕竟按照正常情况,她根本没有理由去关注一位连仙人都不是的修士。
  要是说自己知晓他在滨城的几乎所有情况,那岂不是在自爆嘛?
  对于这段“少年英雄宁死不屈”的振奋人心事迹,别人不清楚,但是她能够不清楚嘛。
  肯定是他,已经发现了他是不死不灭的事实,于是才会在那天外邪魔面前如此嚣张硬气。
  “既然是家兄生平少有的挚友的爱徒,我作为晚辈此番出山,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探望一下,送一些礼物聊表心意啥的。”
  姬芸月终于不动声色地说出了内心的最终目的。
  她此时并不知晓,此刻醉酒昏睡在好基友姜初远家中的姬不平,早已就知晓了她将会到来。
  虽然是将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
  ……
  “唔。”
  姬不平在姜初远床上醒来,只觉得大脑里面像是灌了水银,昏昏沉沉的。
  “这是醒酒汤,我早就帮你备好了,喝了吧。”
  姜初远端来一碗温了许久热汤,关切说道。
  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果然觉得神清气爽的许多。
  寻常的醒酒汤自然不会有这般神效,这碗醒酒汤也是以灵药熬成的。
  这一顿酒醉完,姬不平果然觉得原本郁结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已经开始正视起,自己已经开始当爸爸这件事了,并准备位置担负起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
  等到和她母亲宛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亲生女儿找来时,要好好对待好好陪伴她,弥补她缺失多年的父爱,让她感受到什么事父爱如山!
  见时间已不早,在与姜初远道别后,姬不平准备便动身前往滨城洞天集合了。
  因为改了进入邪魔封印之地的时间,所以今日就要去诛杀那血魔巨将的本尊了!
  不过他心里很有逼树,也很是清楚明白,这次自己只是进去打酱油的,剿灭天外邪魔自己完全帮不上忙。
  就当一只为仙人大佬们摇旗助威,喊“666”的咸鱼弱鸡就行了。
  “对了,我之前醉酒的时候,好像和初远你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临走前,只有着醉酒时零碎片段记忆的他,有些忐忑地对好基友姜初远问道。
  “对啊!你说你祸害过姬家圣祖,已经与她有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儿!还说人皇陛下是你的大舅哥,你除了姬不平这个身份外,还兼职了天帝这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甚至连凌霄宝殿都弄出来了,说以后有了能力后,一定会带我去参观参观!”
  姜初远嘴角含笑,一本正经地复述道。
  离当场笑场就差那么一点。
  完全没有半点将之当真的。
  看到对方憋着笑的表情,姬不平也知道自己说啥也没用了,准备日后再慢慢解释。
  现在还是得先去滨城洞天汇合了。
  来到滨城洞天的仙盟分部,他发现身为此地执事的陆山道人已经早早等候在此了。
  “陆山道长,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哦!”
  露面后的姬不平,很是调皮地与这位长辈亲切打招呼道。
  “不平小友,你竟然又突破了?明明昨夜宴会上见到你时,还只是入玄中境,怎么仅仅过了一夜的时间,就灵虚上境里斩尘只差一步之遥了!”
  陆山道人当场就震惊了。
  见过修行快的天才,但是真没见过这种破境如同吃饭喝水完全不讲道理的妖孽的啊!
  “唉,没办法,谁让我是应劫救世之人呢,神州世界的亿万生灵都等着我去拯救呢,不刻苦努力修炼不行啊!”
  “不平小友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啊!”
  早就对他的皮领教很深的陆山道人,诚心诚意地赞叹道。
  “就像一代文豪鲁树人先生说过的那样,这世间哪有什么天才,我不过是把别人谈情说爱风花雪月没羞没躁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了而已!我已经决定了,我姬不平从此守身如玉,将全部没羞没躁的低俗时间,都投入在伟大的救世之路上,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姬不平义正辞严地庄严立誓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吹逼,而是真真正正以道心立誓,这是大道誓言!
  反正他也想明白,在万恶黑袍人(姬家圣祖)的监管下,自己肯定没机会去和漂亮小姐姐们勾勾搭搭没羞没躁了,倒不如体面点自己断了这些邪念。
  鸡儿无用,完全没鸡儿用!
  毕竟随着自己越来越优秀,肯定会吸引无数的仙子仰慕自己的。
  到时候,你说自己含泪统统拒绝她们的示爱吧,影响也不好,万一别当成死太监那就不好了。
  所以,在此刻以道心立下大道誓言,是最好的解决问题办法!
  可以想象,如此心系世界存亡,立下如此不救世不**恶毒大道誓言的自己,绝对会赢得无数大佬们的惊叹与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