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五章 我真没想不开啊

  在自家床上元气满满复活醒来。
  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坐在床边一脸关切望着自己的姜初远。
  看他双眼满是血丝疲惫不堪的模样,看来已在床边守了很久了。
  “你终于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
  姬不平从床上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问道。
  姜初远沙哑着声音道:“从三天前开始,我就一直联系不上你了,担心你出了什么事,于是便过来看看。”
  姬不平没想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在那片神秘的意境空间待了这么久。
  低下头看去,自己的肚子果然已恢复了正常,不再臃肿。
  “抱歉,我这边出了点小状况,没想到会这样。”
  望着好基友憔悴不堪的面色,姬不平很是歉意地道。
  姜初远摇了摇头,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目光望着挚友,低声道:“不用说什么抱歉,我也知道你作为一个大男人,被那头人首蛇身的妖物所玷污,内心很是绝望,完全无法接受这种糟糕的悲剧。作为挚友,我很能够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不管怎样,你也不能这样寻死啊!”
  昨日在怎么都联系不上挚友后,他便拿着先前姬不平所给的家门备用钥匙过来查看。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挚友安静躺在床上怎么都无法唤醒,并且床边还有一瓶已经喝光的,加了多包毒鼠强的敌敌畏剧毒农药。
  此情此景,吓得他当场手脚冰凉,连站都站不稳了。
  守在床边这一天多里,没敢合眼的他想了很多很多事。
  他知晓,自己这位挚友生性乐观,哪怕年幼时那么艰苦的环境都挣扎救生了下来,如果不是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绝不会如此轻易便去寻死的。
  于是他便想到了几日前,在学校天上之上,挚友曾经提到过的那只人首蛇身的妖物。
  记得那一夜,还是自己大半夜去警局保释,才将浑身上下衣服被脱得精光,在街头裸奔的挚友给保释出来……
  于是真相就很是明显了,挚友肯定是无法接受被一只妖物给强行那啥,所以才会萌生死志,痛饮剧毒农药求死。
  而身为当事人的姬不平,怔了一会儿才明白对方在说啥。
  怎么可以如此凭空污人清白?
  自己真的只是无聊死一死啊,怎么就被误解成了不堪受辱寻死了呢!
  好在自己的肉身,应该在姜初远到来的时候就恢复生机了,不然他一进来看到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尸体瘫在床上,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要是直接把自己拖去火化,到时候自己在灵堂骨灰盒里掀棺而起复活,画风就很是恐怖了。
  正当姬不平思虑着,是不是该将自己是不死之身的秘密,和姜初远分享一下免得他再瞎鸡儿脑补时,卧室的房门突然从外被推开。
  是自己的老同学夏芊雨。
  此时的她,一头秀发盘起,手里拿着锅铲腰间系着餐裙,活脱脱一副居家人妻的贤淑女主人扮相。
  “醒啦,那就起来吃点东西,我正好煲了汤。”
  丢下这句话,她便关上房门离开了房间。
  姬不平一脸懵逼地望着姜初远,不明白为啥夏芊雨也在自己家。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你不是要加入仙盟嘛,然后夏芊雨同学前两日找到我说其中有些相关手续,需要你本人亲自去一趟滨城洞天进行录入,可是我却始终都联系不上你。于是便与她一同来你家中找你,之后见到了失去意识的你,已经是个废人的我无计可施,于是便恳求她能够出手帮忙救治你。”
  “原来是这样啊。如果说来,夏芊雨同学她还是挺好说话的嘛。”
  “是的啊!虽然我姜家与夏家乃是世交,但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没有抱有希望,毕竟她在修行界里的名声非常……咳咳,总之就是向来我行我素不给别人颜面。可没想到,她竟然直接应允了下来,并且还真的留下来悉心救治于你,这两日连家都没回,甚至还亲自下厨以灵丹熬汤,让昏迷不醒的你饮用。”
  “估计是你这俊美无比的颜值打动了她,她看中你的颜值对你有意思,才会这么简单就答应下来的,要是换做一个丑逼过来,那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了!”
  姬不平有理有据地分析道。
  毕竟这是个看脸的社会,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拥有特权的。
  就姜初远这让许多妹子都自愧不如的俊美颜值,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面都有一堆迷妹迷弟,就连学校里的老师对他也是照顾至极。
  比如请假的问题,要是自己去连请几天假估计要被班主任喷个狗血淋头,严重点就会打电话告家长了。
  可是让姜初远去带请,就每次都无比顺利。
  这种时候,疯狂恰柠檬就行了。
  “那就是不平兄你想多了,这种玩笑以后也千万别在开了。像夏芊雨这样的魔……这样的女子,是绝不可能去真心喜欢一个人的,以前也不乏有一些家世容貌俱佳的世家子弟,因贪恋她的美貌,于是展开疯狂的追求攻势,然后那些人最终都失败了,有几个不识趣的下场极其凄惨,哪怕现在听到她的名字时都会控制不住打寒颤的那种恐惧。
  况且,我早已经有……算了,你刚刚醒来,就不提这些糟心事了。总之这次夏芊雨同学的确帮了许多忙,须得好好向她道谢一番。”
  听到姜初远对于夏芊雨过去追求者的讲诉,姬不平内心平衡舒服了。
  那些有钱有颜有家世的仙二代们,都在追求她的路上失败了,自己当年写情书表白石沉大海,就根本不算啥了。
  想来也是,当是的自己没钱没颜又是个铁孤儿,平凡得像是融入人海中的一滴水。
  而夏芊雨人长得漂亮,又是出生于滨城首富之家,平日里也像个大家闺秀气质卓著,对待身边的同学也总是挂着甜美笑容,这样美好得像是年少时少年所有美好幻想集聚一身的少女,估计只有瞎了眼,才会接受自己的情书表白吧。
  人活着,心里还是要有点儿逼数的。
  在床上躺了三天的姬不平,在吃饭前准备先冲个澡。
  一下床,他便发现身躯变得无比轻盈,犹若脱胎换骨。
  并且五感也比之以往敏锐的数十倍,就连头顶天花板上缝隙里的尘埃都一目了然。
  看来那枚种子的生长,的确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益处。
  来到浴室,将衣衫脱下准备冲澡的他,在变得灵敏的嗅觉下,发现了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自己的衣服上,沾染着某种似有似无的淡淡幽香……
  他拿起衣服凝神看去,竟然在衣服上发现了极淡白色印记。
  像是,泪水滴落其上残留……
  姬不平满脑子问号,不明白在自己失去意识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满腹疑问,他冲完澡换了一身新衣服来到客厅餐桌,餐桌之上满满当当摆满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
  并且他也在各种菜肴香气中,再次敏锐嗅到了那股极淡的幽兰香味。
  这幽香,正是从夏芊雨身上散发而出……
  传说中的女子体香!
  大概是她查看昏迷中的自己情况时,无意间所沾染上去的吧?
  很快的,姬不平便想到了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毕竟总不可能是她趁着自己昏睡不能反抗,对自己为所欲为占自己便宜吧!
  那是只有白日梦里,才会发生的剧情。
  作为一个机智聪慧脑子正常,心里有逼数的人,姬不平自然不会如此自恋去幻想这种扯淡之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