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这尼玛太吓人了!速效救心丸了解一下?

  最终,姬不平还是没有让灵沁动手。
  尽管他自认自己的脸皮一向已经够厚的了,可是面对这种情况,真的吃不消啊!
  昏迷的时候被为所欲为那也就算了,可是清醒的时候让她对自己动手动脚清洗身子,加上她还长得如此漂亮好看,气质也清新脱俗如同空谷幽兰。
  作为一个身心皆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嘛!
  到时候不起生理反应,那还是个人吗?
  虽然灵沁说过,她久伴了自己这个主人万年之久。
  然而失去了过去全部记忆的自己,和她就像是刚认识一般。
  有些事不可操之过急。
  来日方长,可留待日后再说。
  然而上面说了这么多,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姬不平有一种很真切的预感。
  如果自己真的装作盛情难却的羞涩模样,半推半就接受了灵沁的一番好意,那么接下来绝对会把持不住的自己身上,会发生极其可怕的事情!
  这并非是胡思乱想,而是他真实感受到了,屋内那方存放着轩辕剑的古朴剑匣内,正释放着来自于大舅哥的寒意!
  想想也对,你说你私下你胡搞乱搞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胆大妄为到当着大舅哥的面,现场表演如何绿了他妹妹。
  这不是厕所里面用八倍镜——故意找死嘛!
  于是,摒除了一切杂念的姬不平,自己动手洗浴换衣。
  沐浴更衣完毕之后,身上那些被大舅哥无情殴打出的拳伤,也化为暖流进入了他的体内。
  伤势消失无踪,体内的神秘树苗也再次受到滋养恢复了些。
  姬不平的修为境界,也从一开始的筑基初境,恢复到了入玄中境。
  接着,他便在灵沁的陪伴下准备离开九天了。
  昏迷了这么久,是时候该回去了。
  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留在滨城的好基友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念自己。
  走出房间,来到这座精致如同仙境的庭院内。
  姬不平第一眼便注意到了,自己先前所居住的那阁楼之上,高悬着一方古朴匾额。
  其上刻着剑意浩然的两个金色大字——
  【镇世】!
  “灵沁,这两个字是?”
  他转过头去,对着寸步不离跟随在自己身侧后方半步的灵沁询问道。
  “这是当年主人您唯一的朋友,那位人皇陛下临去补天之前以剑所刻,说是让主人您此后代他好好看看这天地,镇守这世间!”
  “原来是大舅哥所刻,难怪这两字如此精妙绝伦霸气威武!”
  姬不平用浮夸的声音,大声赞叹道。
  他这话看似在感叹,但并不是对着这方镇世匾额说的,而是特意对着灵沁怀中所抱的剑匣说的。
  虽然大舅哥说他已经陷入沉睡了,应该已经不知晓外界情况了。
  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懈怠!
  把握好每一个去抱大舅哥大腿的机会!
  ……
  ……
  滨城。
  回到自己熟悉狗窝……哦不对,是熟悉家中的姬不平,内心甚是怀念。
  果然金窝银窝,还是不如自家的狗窝啊!
  他掏出了仙盟玉简,想通知一下大家自己回来了,可却被爆炸般涌来的讯息给吓了一大跳!
  看着状况,竟足足有数万条消息!
  并且还在不停地增加!
  因为先前在九天之上,仙盟玉简的讯息更本没有能力传达到!
  此时玉简鬼畜般疯狂震动,姬不平真担心它会摩擦起热把自己木桌给点着了。
  随便翻了翻,几乎全是沉痛哀悼自己英年早逝的惋惜悲痛留言!
  啊?我死了?
  虽然我的确经常死,但是这次真的没死啊!
  “初远,我回来啦!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唠唠嗑!”
  姬不平掏出手机,给姜初远发了条简讯。
  毕竟现在的好基友自斩了道基,所以几乎不用仙盟玉简了,想要联系他还是手机方便点。
  发完简讯后,见没有回应。
  他又立马给姜初远打了个电话,可是却得到电话已经关机的冰冷提示音。
  想了想,姬不平拿出了仙盟玉简,对姜家老祖发出了讯息:“姜爷爷,你还好不?我现在刚从面回来,可是却联系不上初远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嘛?”
  下一秒,就如同全高端的全息投影般,姜老祖的虚影从姬不平的仙盟玉简中现身了。
  “果然吉人自有天象!不平小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姜老祖满心喜悦,如负重释地开口道。
  这些天来,对于姬不平小友的死亡,他内心也充满着自责与愧疚。
  自己身为长辈,却没能照顾好这位小友。
  实在是太失职了!
  “我之前只是身受重伤陷入了昏迷,被高人所搭救回去疗伤了而已,并无什么大碍,让大家担心了。对了,初远他人呢?”姬不平问起了重点。
  听到这个问题,姜老祖长叹了一口气:“初远他,先前误以为你离世后,便一直把自己关在家中寸步不出,不吃不喝已经七日了。”
  “啊?这怎么能行,他现在又不是修行者了,七天不吃不喝身体怎么受得了,就算强行灌也要给他灌进去食物啊!”
  姜老祖面色更加无奈:“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出了很大的一个问题,我们根本就无法进入初远他所居住的屋舍!似有一种大道法则之力,将整个屋子都彻底封禁隔绝了!”
  “还有这种事?算了,既然现在我回来了,我去找他!”
  说完,姬不平便直接让灵沁出手,送自己去往姜初远在滨城的家。
  降落在屋外,他发现陆山道长也守候在此地。
  “不平小友,你没事真是太好啦!”
  见到活着的姬不平,陆山道人也甚是激动喜悦。
  而尽管灵沁也站在旁边,不过她却并未显于人前,所以陆山道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存在。
  “姜初远他现在怎么样了?”姬不平有些着急地问道。
  “我们现在都进不去屋内,所以不知道他情况究竟如何了!”
  “我去试试看!”
  说着,姬不平便大步朝着屋内走去。
  “不行的!之前姜老祖还曾请动仙王强者,想要破除这诡异的封禁之力进入屋内,可是也同样失败了!不平小友你如今气息不稳重伤未愈,千万不能贸然……”
  话说到一半,陆山道人便露出见了鬼的神情。
  因为他竟然亲眼看着姬不平小友,如入无人之境地就这么轻松淡然地走了进去。
  根本未曾遭到任何的阻拦。
  难道是那诡异且强大的封禁之力失效了?
  陆山道人这么想着,也下意识地走上前去,想要进入屋内查探。
  可是刚走了几步,就被封绝之力排斥,立马吐血倒飞了出去!
  封禁之力并未消失!
  怀抱剑匣的灵沁,也留在了外面。
  她自然并非是不能进去。
  而只是若强行破开这笼罩整个屋子的封绝禁制,会给屋内主人化凡入世间结交的那位挚友,造成重创。
  所以便留在了屋外安心等待。
  ……
  “初远?”
  并未感觉到任何阻碍的姬不平,大步走到了漆黑一片的屋内。
  同时嘴中轻轻叫唤着基友的名字。
  借着敏锐的灵觉,他可以透过黑暗看到屋内狼藉一片。
  要知道以前的姜初远,可是一个有着轻微洁癖之人,不管如何都会将家中清理得井井有条的,从不会有这种脏乱不堪的满地狼藉情况。
  看来自己的“死”,的确对他的打击非常沉重。
  继续往内前行。
  很快的,姬不平便见到了好基友姜初远。
  此时的对方,正如老僧入定般,孤独坐在黑暗中。
  整个人如同一尊塑像,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流露,就连心跳声都全然消失无踪了。
  像是早已经死了。
  按照他此时和常人无异的身体状况,七天不喝不喝,的确是撑不过去的。
  姬不平吓了一大跳,连忙冲了过去。
  他来到心跳都已经消失,入定坐在那里的姜初远面前。
  伸出手去,发现他不仅是心跳消失了,就连身体都冰冷了,更别谈什么其他之类的生命迹象了。
  “卧槽!姜初远你这小子,千万别吓我啊,说好的好基友一辈子呢!”
  姬不平此刻的心,彻底凉了。
  谁能想到,因为一个误会,自己此生唯一的好基友,竟然永远离自己而去了!
  “额……不平兄?”
  正当姬不平鼻头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抱着基友的已经冰冷的尸体大哭一场之时。
  却突然看到这具“尸体”动了,眼眸缓缓睁开,慢慢恢复神采。
  正直勾勾望着自己,同时嘴中叫唤着自己的名字。
  紧接着,就如同死而复生般。
  姜初远的心跳血液还有气息,都一点点开始复苏。
  大悲后迎来大喜的姬不平,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几吨速效救心仙丹吞一吞!
  白浪费自己的感情了!
  真的差一点都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