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七章 自己被占便宜了?

  “芊雨你突破了,很不错!此乃大喜之事!”
  老祖的回答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不仅没有任何愠怒,相反无比欣喜。
  “前几日心有所悟,便随手杀了那头不长眼的阴蛇,作为修行途中的砺刀石。然后这两日,应姜家曾经那位绝世天才姜初远之邀来此,无意间便进入了悟道状态,步入了斩尘之境,因为突破这才耽搁了些时日,让老祖您费心了。”
  此时的夏芊雨,解开了部分隐藏的实力,展露出了初入斩尘境的修士气息。
  毕竟这一次,她的确没有克制住自己压抑多年的情绪,有些任性了。
  因此,只能采取最好的补救办法,让老祖将关注点放在自己突破的境界上。
  对于真正不想失去的珍视之物,就应当敬而远之,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生存法则。
  “原来这两日你是与那姜家小子在一起,坐而论道突破了斩尘境,既然如此那便没事了!先前本祖一直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了意外,实在担忧至极!”
  感知到屋内姜初远的气息,夏家老祖便放下了心来。
  而是饰演起了一位关爱后辈的慈爱老祖形象。
  毕竟族内这位小辈夏芊雨,可是他精挑万选出来的大道祭品,不容有失。
  若是换做旁人,他估计早就下去暗中搜魂验证一番了,看其中是否有某种猫腻。
  可对方是姜初远,他不敢如此去做。
  不是因为姜初远是与夏家世代交好的姜家长房独子,也不是因为他曾是修行界千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而是因为他乃是天下第一世家的姬家,嫡系三房所择定的女婿。
  这桩四年前便定下的婚约,只要一日不作废,姜初远便一日是姬家女婿。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要看主人……
  别说区区一个夏家了,东海蓬莱、西山昆仑、中州蜀山还有儒家稷下学宫这些人族上古道统,在面对姬家之时都始终心怀敬畏。
  更别提,如今姬家的绝巅孤峰上,尚有那位传说中的圣祖坐镇。
  就连如今的仙盟盟主,都是五千多年前的那场人族崛起的平妖大战中,曾追随人皇身侧的马前卒。
  忠心耿耿死心塌地。
  至今都对身为人皇之妹的那位姬家圣祖,心甘情愿自降身份,以当年身为马前卒时的“公主殿下”敬称。
  最终,一场风波就在表面其乐融融的气氛下,就这么消弭于无形。
  跟随着夏家老祖乘风归去的夏芊雨,望着脚下如洋的万家灯火,可心意却独落在其中一盏。
  尽管这次事情出了些波折,差点被老祖起疑。
  可想起昨夜与意中人共处一室的美好光景,她就不禁心花怒放,满心欢喜。
  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弱到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自由掌控!”
  望着头顶那轮皓月,她在心中如是默念。
  想要变强的欲望,如熊熊烈焰升腾。
  ……
  ……
  “夏家那些人走了。”
  感知到屋外恢复宁静,姜初远终于放下心来。
  虽然之前便有所耳闻,说夏家那位仙人境老祖对夏芊雨这位小辈无比偏宠,但是他万万没想象到,夏家老祖竟然会现身此地。
  他将目光重新移到挚友姬不平身上,目光新奇地就像是看待一只世间罕有的珍奇异兽。
  “你这么看我干嘛?”
  别这种目光看得心里发虚的姬不平,先发制人问道。
  “我只是未曾料到,短短几日的功夫,你便一步登天越过了洗髓与凝气这两大修行境界,直接成功筑基了。要知道,就算当年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修仙奇才的我,在整个姜家资源的倾力支持下,也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筑就道基。”
  作为一名生而知之的天才,姜初远可以说是从出生时便开始修行了,就算如此也在三岁那一年才筑基成功。
  当然,之所以会耽搁这么长时间,也有他所筑道基乃是引发天地异象的仙级道基的缘故。
  筑基乃是万里修行之始,就像建造一座通天高楼,道基就如地基一般的存在,地基不稳固一切也只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
  为世人所熟知的道基品级,共分十二阶,从高到低分别为天、地、玄、黄这四大序列,每一序列又细分上、中、下三层。
  而姜初远三岁那年所铸就的,曾引发天地异象的仙级道基,则已远在这十二阶之上,也难怪当时姜家内所有人都将他视为家族崛起的希望。
  “如果说来,只用了几天就筑基的我,算得上是前无古人的绝世天才啦?”
  姬不平一脸兴奋。
  他也大概想明白了,先前自己体内所孕的那棵来历神秘的青碧种子发芽后,变成了类似于道基一样的存在。
  所以自己醒来后,才会觉得五感比之以往敏锐了数十倍。
  唯一有些疑惑的就是,自己的修行道路,貌似和世间其他修行者都不太一样。
  看来还是要等日后再多加研究研究。
  姜初远笑了笑,道:“前无古人倒算不上,毕竟神州大地地域广阔人杰地灵,在人族这数千年的璀璨悠久传承中,各类惊艳绝绝的天骄人物层出不穷。
  就比如千年前,就有位失意人间不通修行的读书人,破万卷诗书观红尘百态,后来在某个初秋的清晨,手捧书卷在溪边静坐了一整日,朝观彩云入道,暮披星光成圣,一日之间便从不通修行的俗世之人,得道红尘成了问道境的道尊强者,后来仅仅过了数月,初通修行的他便破境成仙,至今泥塑金身还摆放在儒家稷下学宫内,受其内儒生参拜。”
  姬不平震惊地长大了嘴巴,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人还要是谦虚点的好,这世上的变态之辈还是挺多的。
  “不过不平兄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那位神通广大的仙人师尊如此看重于你,如此尽心尽力帮你铸就道基,那定然是你身上有着某种俗辈所无法看到的过人特质。现在想来,前几日你腹中高高隆起,应该就是你那位师尊赐予你的异宝在产生某种有益作用。”
  为了防止挚友的积极性受到打击,姜初远又接着宽慰道。
  吃完这顿晚餐,两人又闲聊了一些话后,见时间不早了姜初远便先行回家了。
  这两日内心焦虑未曾合过眼的他,的确累坏了。
  明天到时候学校再见,正好商议一下加入仙盟的细则。
  送走了基友,将屋内收拾整理了一番,姬不平便回到了房间,准备好好给自己检查检查身体,看看神秘种子的发芽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变化。
  刚精心凝神靠床躺下,嗅觉变得灵敏如狗的他,又再次闻到了先前在衣服上出现过的,那股若空谷幽兰的少女体香。
  这次,是在自己床铺的床单枕头被套之上。
  之前刚从昏迷中醒来,因为姜初远的存在,一直都未留神注意。
  现在发觉,让姬不平完全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幽香,先前便已经确定了,是夏芊雨身上的无误了。
  只是,为啥会蹭到自己的床上?
  姜初远之前曾提过,昨天一整晚她都留在自己的房间,说是在担忧自己的情况,于是以自身灵力来滋养昏迷中的自己。
  但输送灵力,有必要这样搞吗?
  看着满床遗留的香气,怎么总感觉是对昏迷中的自己为所欲为,占自己便宜和自己困觉了呢?
  自己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
  真的想要和自己困觉,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么,直接大声说出来就好了啊?
  自己绝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的,就算被迫牺牲清白的肉体也绝无怨言!
  想不通。
  脑壳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