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九章 圣光背叛了我

  时间倒退,回到洛泽拉斯大陆的天黑前。
  身为圣殿骑士团长的兰斯洛基,尽管因为身具骑士精神,而在路途上救苦救难耽搁了些时日,不过也终于在黑夜刚刚来临时,抵达了那处异端的秘密据点。
  对于这些邪恶异端,他向来是深恶痛绝的。
  根据《圣光真典》的记载,万年前洛泽拉斯大陆上曾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非人邪恶神祗,这些邪神阴险狡诈凶残嗜血,一直不断祸害着大陆上的生灵。
  在大陆生灵都出于水深火热之时,是光明神与黑夜女神这对兄妹站了出来,勇于对抗诸多邪神,最后历经艰险终于清除了这些邪神,让洛泽拉斯大陆得以获得安宁。
  但尽管邪神本尊已尽数身陨,却依旧有邪恶异端蛊惑着善良淳朴的人类,让他们信奉邪神,最终成为一只只丑陋可怕毫无任何人性的怪物。
  作为圣殿第七骑士团的团长,兰斯洛基这些年率队清除斩杀的异端怪物不计其数。
  对于那些信奉了邪神,已经变成怪物的人类,只有让他们接受圣光的仁慈净化,方能获得解脱。
  对于这种已经受邪神蛊惑,堕落成怪物的人类,他一直深恶痛绝。
  也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一种对他们污浊不堪灵魂的仁慈得救赎行为。
  于是在来到这处邪恶异端所藏匿的小山谷时,身为团长的他立马便下达了净化命令。
  圣殿第七骑士团共有两万多名骑兵,这次兰斯洛基则从中挑选了一千名精锐前来。
  收到指令的骑兵们,立马按照无比丰富的净化异端经验,六百骑兵四散而开呈包围姿态严守每一处出门,剩下四百骑兵则直接杀入了位于山谷内聚集异端的邪恶村落。
  对于这些邪恶异端,绝不放过哪怕一个!
  很快,大约聚集了三四百名异端的村落,便燃起了火光。
  兰斯洛基作为团长,也拔出腰间大剑斗志昂扬地冲了进去,准备为洛泽拉斯大陆的安宁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可进去后,看到其内的场景,他直接呆立当场。
  烈火熊熊燃烧的村落屋舍,地面上倒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并非是怪物的,而是一个个普通人类。
  这些人,几乎都是手无寸铁,被装备精良的精锐骑兵屠杀致死。
  兰斯洛基手脚冰凉。
  他看到一对父子从燃烧的屋子中逃出,可刚在街道上没跑两步,就被自己手下的骑兵团员骑马赶上,父亲让儿子先跑,自己伸出双臂想要阻拦追来的骑兵,为儿子争取逃脱的时间。
  可是父亲的阻拦毫无意义,直接被一剑斩掉了头颅。
  而那位看上去才十六七岁,面庞还带着些许稚气的儿子,也被另一位自己手下的团员杀死。
  还看到了一位身材幼小,约莫才四五岁的小女孩,正趴在母亲的尸体上无助悲伤哭泣着,拼了命地叫着妈妈,想要将早已死去的母亲唤醒。
  然后,这小女孩的身体直接被长枪贯穿,被挑在枪尖。
  并且那出手者,是自己在圣殿多年以来的好友汉森,也是第七骑士团的大队长。
  听着耳边的哀嚎与惨叫,看着眼前宛若地狱降临的血腥场景,兰斯洛基手中的大剑“哐当”掉落在地。
  怎么……会这样?
  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这些邪恶异端的真弱啊,看来用不了一刻钟就可以全部净化了!”
  汉森抬头看到了兰斯洛基,于是无比轻松地笑着走过来说道。
  他的枪尖,那至死都惊恐瞪大着双眼的小女孩尸体仍在。
  “汉……汉森,你在做什么?”
  兰斯洛基颤抖着声音问道。
  “做什么?当然是净化这些异端啊,这不是我们这次任务的使命嘛!看兰斯洛基你的模样很不对劲,是身体不舒服么?”
  汉森理所当然地回答道,然后关心起这位从幼年在圣殿训练营接受培育时,便交好的挚友。
  “可这些……不是异端怪物……而是人类……真真正正的人类啊!停……快停手!”
  兰斯洛基几乎是哭着呐喊出这句话。
  他们,不是以前所见到的那些丑陋怪物,而是人类啊!
  “人类?你看我枪尖上这只堕落成怪物的异端,虽然身体相比于其他怪物有些小,但是身上长着鳞片和利爪,哪里像是人类了!”
  汉森觉得,今夜的挚友兼团长大人兰斯洛基,精神似乎有些不正常。
  两人严重所看到的小女孩形象,存在着某种严重偏差。
  这时候,一位满头花白的老者踉跄着从旁边的小道窜出,见到汉森与兰斯洛基,自知无法逃脱的老者索性直接停下脚步,悲愤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屠杀我们族人们?!”
  “堕落为怪物后,就连人话都说不出了,这叫声还是一如既往地污浊与丑陋啊!”
  汉森说着,就要一枪去刺穿这老者。
  不过枪刺到一半,就直接被兰斯洛基的手掌给死死握住。
  “停手!让所有人停手!我以团长的身份命令你们!”
  原本汉森还想问为什么,可看到兰斯洛基那流着泪的通红双眸,便立马拿起胸前的音哨吹响了撤退指令。
  毕竟在圣殿里,在不违反圣光真典的情况下,上级的命令是要绝对服从的,哪怕是让对方去送死。
  全部的圣殿骑兵留下一堆尸体,撤离了这座已被大火焚毁了一半的村落。
  兰斯洛基没有走,而是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他走到这位老者的身前,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老者重重“tui”了一脸口水。
  “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刽子手!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啊,要被你们如此屠杀!”
  老者悲怆地大声质问道。
  被tui了一脸口水的兰斯洛基,则完全无法回答。
  他也隐约猜测出了,那个可怕无比的真相。
  “砰!”
  突然的,老者的身躯轰然爆开,鲜血淋了兰斯洛基一身。
  他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位背生洁白双翅,周身笼罩在圣光下的圣洁天使。
  这些天使,乃是光明神座下的忠实奴仆。
  而之所以会突然降临,是因为受到撤退命令的汉森,向圣殿祭司大人汇报了团长的异常,并捏碎了临出征前白袍祭司暗中给他的水晶。
  是的,早在这次出征异端前,注意到兰斯洛基情况有些不对劲的,身处圣殿内那些只有空荡荡一具皮囊的祭司们,就做好了防范。
  这天使降临,便是为了兰斯洛基进行“圣洗”!
  毕竟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用,也很有潜力的工具人,并且作为容器也是最佳,将来或许能够有幸被制作成一具六翼天使!
  “为什么?!”
  兰斯洛基捡起地面上的大剑,遥遥对准了上方的两翼天使。
  天使没有回答,只是用不蕴含任何情感的空洞眼眸,望着地面上的他。
  作为光明神座下神仆,它没有喜怒哀乐,早就在被制作之处就抹消了所有的神智情感,单纯作为工具而存在,只知要完成被下达的指令。
  它这次的指令,便是杀了这村落里的异端后,再给兰斯洛基进行特别的“圣洗”。
  让对方从此能够永远效忠圣殿,从此不再怀疑圣光。
  “圣光背叛了我!”
  带着悲愤与痛苦喊出这句话,兰斯洛基飞身而上,用尽全力朝着它砍去。
  就当做是为罪大恶极的自己赎罪也好。
  他一定要守护好这村落里剩下的居民!
  可两者力量的差距实在太大,他直接连一招都无法借住,便被狠狠打落地面动弹不得。
  接着,凭借着强大的力量,村落中剩下了近百名异端,尽数被两翼天使快速击杀。
  最后,它飞到被打落深坑的兰斯洛基的上方,开始为他进行圣洗!
  可这两翼天使所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兰斯洛基的胸前,有一枚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红色水晶吊坠,正散发着奇异的力量,庇佑着他的身体与魂灵不受到侵害。
  正是艾瑞莉心忧哥哥安慰,特意向离火真君求取来的。
  前一日帮忙转送这枚吊坠时,姬不平还挨了他当头一剑。
  按照流程走完圣洗的两翼天使,便直接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在吊坠庇佑下,记忆健全神智依旧清明的兰斯洛基,则在十多分钟后,迷迷糊糊从深坑中爬出来。
  想到自己曾被圣光蒙蔽了双眼,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平民,那重得无法想象的巨大负罪感,实在让他万念俱灰心如死灰。
  于是他跪在地面,拿起了那曾沾染了无数无辜鲜血的大剑,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准备就此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