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八十四章 白昼流星

  翌日
  凌霄宝殿内。
  通过服用毒丹暴毙的姬不平,召唤了离火真君等人前来肉身相会。
  他的天帝大号高坐其上,下面是四把白玉制成的交椅。
  “离火真君前辈,之前我受圣光蛊惑是非不分,将您当做邪神辱骂言行很是不敬,在此向您郑重赔罪,往您能够原谅我之前的过错!”
  一入凌霄宝殿,兰斯洛基便走到了离火真君面前,单膝下跪郑重致歉道。
  此举除了致歉请罪之外,还要感谢他所赠送的那串红色保命吊坠。
  若不是那串吊坠庇佑,此时的他应该已经被光明神座下的天使“圣洗”成功,沦为一具没有自我意识的可悲傀儡了。
  “年轻人涉世未深走错路可以理解,能够及时迷途知返那就很好!不过比起感谢我,你更应该去感谢天帝前辈与姬不平小友,若是天帝前辈与姬不平小友垂青于你,我们也不可能在这座凌霄宝殿内跨越世界壁垒相遇,你也永远都无法看清你所信仰的光明神的真实面目!”
  离火真君以长者的姿态语重心长道。
  并且也不敢居功,而是将绝大部分的功劳都推在了天帝前辈身上。
  在离火真君看来,自己只是做了分内之事罢了。
  毕竟天帝前辈如此看重自己,自己一定要做到最好,不负前辈信任!
  “姬不平哥哥,看你脸色有些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么?”
  艾瑞莉见到颓然坐在白玉交椅上的姬不平,时不时唉声叹息,于是便很担忧地走上前来询问道。
  “没……没啥事。”
  姬不平立马一改颓态,用正气凛然地语气道:“只是一想到大劫将至,诸天万界内无尽无辜生灵都会遭受牵连,不知道会有多少的伤亡,因此心中觉得郁结难受罢了。不用管我的,作为应劫之人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毕竟忽悠技术日渐熟练,他这一番话说得简直比真得还真。
  一瞬间,仿若身上都散发着令人不敢直视的美好光辉。
  但实质上,他之所以内心闷闷不乐,是因为昨夜夏芊雨遭受黑袍人重创,奄奄一息逃到自己家中之事。
  一想到夏芊雨曾说过的,那黑袍人修为深不可测,就连夏家老祖都远远比之不及的评价,姬不平心就拔凉拔凉的。
  看昨晚夏芊雨身上那惨到极致的伤势,足以可见那黑袍人彻彻底底是个心理阴暗的死变态,一点怜香惜玉都不讲的。
  所以在自己成为绝世大佬,锤爆那黑袍人的狗头之前,为了女方的安全着想,肯定无法像平常的小年轻那样谈一场甜甜的恋爱了。
  想想都很是忧桑。
  “徒儿你不用多虑,你是为师竭尽心力花费漫长时光,从诸天万界中所择选的应劫之人,要对自己有信心!还有徒儿你这个人啊,就是太善良太君子了,其实你根本不用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的,就算你对抗无量大劫失败,错也不在你身上,只能说是苍生不幸实在避不开此劫!”
  高坐凌霄宝殿上方的姬天帝,用震耳发聩的玄音点评道。
  这一出双簧唱得,可以说是很不要脸了。
  旁边离火真君、艾瑞莉还有兰斯洛基三人望向姬不平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浓浓的敬佩。
  接下来,四人在白玉交椅上落座。
  今天这次在凌霄宝殿的聚会,主要便是为了让大家多多亲近认识一下。
  尤其是兰斯洛基,毕竟之前坚定信仰圣光的他一直表现得不合群,如今迷途知返,正好让艾瑞莉还有离火真君两人多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现在兰斯洛基,可是唯一一个命星还未沉落的吊车尾了。
  严重拖累了姬不平的变强之路。
  不变强,就没有实力掌控自己的命运,找出那黑袍人报仇雪恨。
  更无法和漂亮妹子卿卿我我,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若是往更糟糕的方向想,若是境界止步于此,那么或许未来百年里,都只能一直当一个使用麒麟臂的资深老处男了。
  当然,姬不平也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肤白貌美修为绝世的妹子,这样一切难题就都完美解决。
  到时候黑袍人若是出手,那就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可是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毕竟自己长得又不像是姜初远那么好看,感觉更加没戏了。
  还是多睡觉吧,毕竟梦里啥都有。
  一个多小时候……
  凌霄宝殿的座谈会,在祥和友好的氛围下结束。
  今天是周日,回归现世的姬不平,没啥事便习惯性地走出了家门,准备去找姜初远随便做点啥消磨消磨时间。
  而与此同时的洛泽拉斯大陆。
  刚刚回归圣殿的兰斯洛基,收敛起脸上全部的表情,从房间离开。
  尽管已经知晓了光明神的真面目,但是他并未急着脱离圣殿,而是选择了在圣殿中默默蛰伏,等待最好的时极降临。
  因为经历过“圣洗”,此时剿灭异端归来的他,很快便受到了圣殿高层的重用。
  原本只是圣殿骑士团长的他,又在教宗大人的亲口喻令下,接管了第六与第四骑士团。
  看来在圣殿高层眼中,在光明神座下圣天使圣洗后的兰斯洛基,已经是确确实实的自己人了。
  刚走出房间的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
  不仅仅是圣殿,也不局限于圣龙公国的王城,而是整个洛泽拉斯大陆都在震动。
  好在这震动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便恢复了宁静。
  只是,感受到阳光强度有些不对劲的兰斯洛基,下意识抬头望向天幕时,却见到蔚蓝天赋是被什么可怕利器撕裂开了一个口子,其内漆黑混沌一片。
  在混沌中,有一颗耀眼无比的白昼流星,划过苍穹落向大地!
  强忍着双眸传来的如同针刺般的痛楚,他红着眼眶凝视着这颗诡异无比的白昼流星,想要看清这究竟是何物!
  终于,在流星离地面极尽时,他终于勉强模糊看到了流星的模样。
  那似乎……是一位白发若雪的少女?
  有那么一瞬间,兰斯洛基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某种问题。
  可根本没有给他再看第二眼去确认的机会了,这颗白昼流星坠落地面,落在了离圣殿极远的圣龙公国的边界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