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十五章 弑神与弃奴

  洛泽拉斯大陆。
  位处圣龙公园北境的雪原之上,第一缕晨光穿破黑夜,照在皑皑白雪之上。
  受光明神王的号召,数百万的圣战大军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准备诛杀那位自外界而来的邪神。
  而此时雪原的中心,一处刚刚开辟处的热气腾腾的湖泊上。
  白发星眸的少女沐浴完毕,换上了一套素净淡雅的崭新衣裙。
  不染俗世烟火,一如九天之上的圣女降临凡间。
  此时的她,已经不像是一开始初临洛泽拉斯大陆那样满身伤痕了,整个人也焕然一新。
  身躯所受的大道之伤,都已经尽数消失不见。
  自从昨日在这方世界感受到主人的熟悉气息后,她便停留在此。
  因为以如此落魄的姿态去见主人,是一种极其失礼的行为。
  整装完毕后,她便伸手解开了洗浴时布置在湖泊周围,能够隔绝一切的强大禁制。
  对于来到这世界之处,苍穹之上的那两道目光窥视,还有此时雪原周围数百万的大军到来,她一直都很是清楚。
  但却一直没有去理会。
  就像是人走路时,从不会去理会脚下究竟会踩死多少蝼蚁一样。
  那种高高在上的漠然。
  见到下方的禁制被解开,身处神国的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俱凝神继续在暗中窥视着。
  然后这对兄妹神俱露出惊喜之色。
  表面上看去,这位白发少女焕然一新,身躯再也看不出任何的伤痕。
  但是其实她的状态,比之昨日刚刚降临洛泽拉斯大陆时,足足差了数十倍。
  光明神实在搞不懂,这位异世界的强者究竟在做啥?
  竟然在这种时候,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耗费自身本就不多的本源力量,在那里修补身躯和沐浴织衣。
  尤其是这修补身躯。
  本来就受了许多可怕的大道之伤的她,不仅没有用本源去疗伤,相反还强行将伤势压下,加重了所受的伤,只为了表面看上去身躯肌肤白暂若雪。
  这位异世界强者,莫非是个傻子不成?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自己夺得她手中那剑匣的几率,又大了许多。
  “圣战开始!诸位勇者助本神诛杀这尊异世界邪神!”
  见时机已到,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这对兄妹直接显露出身影,对着下方集合的圣战军队发号施令。
  想让他们作为炮灰,先消耗一波对方的力量。
  成千上万的军队开始发起冲锋,坚定信仰着圣光的他们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这位白发少女冲去!
  黑压压的军队,很快就踏过雪原,来到了自神州世界而来的灵沁四周。
  可是这些人,在踏入她方圆百米的范围之内时,都直接连同战马诡异地化为虚无。
  就像是在她的百米范围之内,是绝对的死亡禁区!
  越者既死!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有足足数万战士化为虚无死去。
  这诡异的情况,也让圣战联合大军的降临看得很是胆寒。
  只觉得雪原之上这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白发少女,是从深渊之中爬出来收割性命的邪恶魔王!
  见此情景,光明神王也下达了撤退指令。
  这倒并非他心疼这些军队的性命,而只是这些人与那异世界强者的差距实在太大,就连当炮灰都没有资格。
  哪怕这数百万军队尽数死了,都消耗不了对方的力量。
  况且,光明神之前也存了一份,也许这位白发少女是一位悲天悯人的存在,会因为屠戮普通生灵而心慈手软的想法。
  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军队的死伤。
  由始至终,看都未曾看过他们一眼。
  “天使大军!出击!”
  一闪圣光巨门在天幕显现,无数的背后生有洁白光翅的天使大军,从门内疯狂涌出。
  这些天使大军,都是光明神以人类为材料制成的,所有的神智都被抹消,只听命于他一个人的命令。
  这些天使,对着下方的灵沁发起自杀式的自爆攻击。
  足足十多分钟的爆炸过去。
  整个雪原都被炸出了一个千米深的大坑。
  而站在正中的灵沁,却毫发无损。
  光明神与黑夜女神知晓,最终的决战还是得由他们出场!
  好在这位白发少女之前不知为何受创严重,实力百不存一,若是巅峰时的对方,他们连与之为敌的想法都根本不存在。
  而此时的灵沁也在思考,该用什么方式消灭这两只惹人生厌的蝼蚁。
  最终,她决定了。
  付出一定的代价,去使用那柄剑!
  毕竟若是以自身实力与他们交战,虽然能够斩杀他们,但是会很麻烦,还有可能弄脏自己的衣服。
  一直被她抱在怀中的古朴剑匣缓缓打开,金色的剑芒刺穿天幕。
  她伸出手,缓缓握住了剑柄!
  “我是这个世界的神,名为……”
  正在进行开打前自我介绍装逼的光明神,只见到眼前似曾出现了一道炫目的金芒,然后话语就此中断了。
  因为活过无数纪元,操纵着整个洛泽拉斯大陆无尽生灵的他,死了。
  和他一同死亡的,还有存在感极低的黑夜女神。
  这对兄妹的身躯,化为虚无。
  意识临消散前,脑中只剩下一个疑问:“这……究竟是什么剑?”
  统治了洛泽拉斯大陆无尽岁月的两尊神邸,连一剑都没接下。
  弑神之后,灵沁面目表情地将这柄剑重新放入剑匣,然后将之抱在怀中。
  对于她而言,没啥可值得兴奋的。
  曾经走过数十个世界的她,斩杀过的强者实在多不胜数,这对土著神祗只能算是末流。
  在光明神与黑夜女神如此简单而突兀的死亡后,他们神躯消散之处,漂浮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神格。
  灵沁一招手,这两颗神格便落入了她的掌中。
  就在她准备将这种对外界之人无用的神格毁灭之时,却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停下了动手。
  下一秒,她来到了一位身着圣殿铠甲的高大青年面前。
  “你身上,有主人的气息。”
  这是她来到洛泽拉斯大陆以来,所说的第一句话。
  哪怕之前弑神,都未曾有过只言片语。
  这青年,自然是兰斯洛基。
  作为圣殿骑士团长的他,虽然无法抗拒着来到了圣战场地,但是知晓了光明神邪恶真面目的他,却一直在苟着。
  别人冲锋,他以防备后方的名义后撤。
  见到光明神与黑夜女神陨落,兰斯洛基内心无比震撼。
  可更震撼的,是这位白发少女竟然来到了自己面前,并说出了这样奇怪的一句话。
  自己身上……有她主人的气息?
  她主人?
  难道是……
  兰斯洛基顿时想起了凌霄宝殿内的那一位天帝前辈!
  下一秒,他便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被窥视了。
  再然后,那颗属于光明神王的神格,直接被眼前白发少女放入了自己的眉心处。
  至于那颗属于黑夜女神的神格,则化作一掉流光,朝着万里之外的圣龙公国宫殿疾驰而去。
  “你是主人所选中之人,我可以容忍你曾对主人的无理之举!但若再有下次,必死!”
  说完,得到主人踪迹的灵沁,便欲离开此界,回去神州世界了。
  “你……是谁?”
  融合了神格的兰斯洛基,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惊悚了。
  先是被他视为生死大敌的光明神与黑夜女神,被干脆利索地一剑秒杀。
  接着,自己又莫名其妙得到了神格馈赠。
  “我?只是一介弃奴罢了。”
  留下此句,她的身影扶摇直上九天,就此消失在了洛泽拉斯大陆。
  弃……弃奴?
  听到这回答,兰斯洛基整个人都傻了。
  他能够感受到,这位一剑秒杀了神祗的白发少女,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羡慕与向往。
  似乎很是希望她自己,也能够再次效忠她口中的主人。
  这个世界,是不是哪里出问题?
  当奴仆都是值得羡慕向往的事情了吗?
  还有她一介弃奴都如此厉害,身为她主人的那位存在,又究竟厉害到了何种地步?
  心念至此,兰斯洛基脑中不由浮现出,高坐于凌霄宝殿最上方的伟岸光辉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