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三十二章 魔女的垂涎

  回想起这件多年前的往事,夏芊雨唇角勾起笑意。
  记得那夜,在那张狭小拥挤的温暖床铺上,相同而眠的自己曾经疑惑好奇地问过他,为什么要救自己?
  他想了想,很是认真地说,因为他也曾和自己一样,孤苦伶仃地在寒风呼啸的冰寒雪夜中挣扎着活下去,当时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冻死的他,无数次期盼祈祷过,这时候如果能够有人来帮帮他就好了,比如一张温暖的床,又或许一些能够让人果腹的简单食物……
  “……所以啊,看到你小子大晚上在那里可怜兮兮蹲墙角,我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我。因为我很幸运,遇到了院长奶奶拥有了现在这样一个‘家’,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如此幸运,嗯……能够遇到我,你小子真是太幸运啦!”
  后来第二天,他就带着自己去找了这家孤儿院的主人院长奶奶,恳求对方能够收留下自己,在这里一起生活。
  一开始院长奶奶是拒绝的,说最近那位资助这家孤儿院的好心人,因病去世了,院里暂时还没找到新的资助者,资金方面有些不太够,若是再收养一位孤儿,很难给对方好的居住环境。
  不过善良的院长奶奶也说了,虽然这里收容不下,但是她可以找其他条件比较好的孤儿院,把自己送过去收容。
  可自己根本就不想去别的地方,因为只有在这里,才会让刚刚失去母亲的自己,感到那种久违的安全感。
  而看出了害怕得满脸泪水的自己,那种强烈不安与不愿,最后还是他挺身而出:
  “不行!院长奶奶,这是我收的小弟,以后可是要跟着我混的,作为大哥罩着小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要是他去别的孤儿院被人给欺负了,那我这个做大哥的岂不是很没面子!
  至于生活方面,院长奶奶你不用担心,我看这小子长得又黑又瘦,估计平日里吃得也少,院里食物不够,我把自己的饭菜分给他一半就行了!还有衣服床铺什么的,我和他共用就行了!”
  最终,在他的坚持下,自己还是留在了这家小小的孤儿院。
  可是,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
  ……
  在年幼的夏芊雨,来到这家孤儿院生活了三个多月之后,她的女孩子身份还是被戳穿了。
  严寒冬季过去,温暖春季重归人间。
  一直在刻意隐瞒着自身真实性别的她,每次上厕所和洗澡都小心翼翼,都是趁着大家都洗完澡之后再在晚上悄悄洗澡。
  “小黑黑,快点出来领衣服和好吃的啦,有好心人捐了一大堆物资过来!”
  洗浴室的大门被推开,和她同床共枕了小半年之久的男孩,从外面惊喜地跑了进来。
  然后,见到正在清洗擦拭身子的夏芊雨,他整个人呆立住了,下意识冒出一句:“小黑黑,你下面怎么……没有了?”
  问完这一句,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也不等回答,便红着脸直接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并好好关上了房门。
  当晚,原本一直同睡一床的他,直接在旁边找了些干草铺好,抱着一床被子打地铺了。
  用他的话说,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两人睡在一起不合适。
  “可是我不介意啊……”女孩红着小脸低声说了一句。
  “你不介意,但是我介意啊!”
  小男孩委屈气愤得都要哭了:“我告诉你,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想不到你竟然一直隐瞒真实性别,占我便宜天天睡我!我以后,可是要娶老婆的人,你这样毁我清白,我娶不到老婆怎么办?”
  “那我以后,嫁给不平哥哥你,这样好不好?”
  “不好!”男孩立马摇头,表示坚决拒绝:“说实话,小黑黑你现在长得又黑又瘦,以后长大了估计也不好看!而我呢,从小就长得可爱好看,长大以后也肯定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到时候肯定能娶个肤白貌美的大美人老婆呢!”
  “那你娶了大美人老婆之后,也可以再多娶一个我啊?”
  “那更加不行了!好男人一定要一心一意,怎么可以如此厚颜无耻,去娶两个老婆呢,这是无耻渣男才有的下贱行为!”男孩回答正气凛然,毫无任何一心二意左拥右抱的龌龊想法。
  “真的完全不行吗?可是只有在你怀里,我才感到安心睡得着……”
  “我是曾睡过你,但那只是把你当兄弟,也曾用小拳拳捶过你的胸口,但那也只是男人之间常见的友谊表达。你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以为我会对你负责……喂喂喂,你别哭啊,你一哭把我思路都给彻底打乱了。”
  可男孩的安慰话语,不仅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小女孩反而哭得更加难过伤心起来了。
  “行行行!我再让你最后抱着睡一夜还不行嘛!”
  最终,这场战斗以被哭地六神无主的小男孩,服软认输而告终。
  而听到又可以睡在一起了,小女孩破涕为笑煞是开心。
  在临睡前,小男孩再次严肃申明立场:
  “睡归睡,但是小黑黑你得安分些,不许乱动乱摸吃我豆腐,以后也绝对不允许和别人说起和我睡过!我清白的身子,以后可是要留给我未来媳妇的!”
  毕竟都是小孩子,明明很多事情都不了解,眼中所见的未来大多只是幻想,不过是童言稚娶罢了。
  至于所谓的喜欢,也大多经不起时间与世俗的消磨。
  不过这种喜欢,也相比于成人世界的喜欢,更加单纯干净。
  ……
  坐在教室中的夏芊雨,回望了一眼教室后排,正整张脸贴在课桌上,正陷入自闭的姬不平。
  他大概想破脑壳都不会想到,以前被他嫌弃长得又黑又瘦一点都不好看,被叫着“小黑黑”绰号的自己,会在多年以后再次重逢时,被他当做梦中女神喜欢暗恋着吧。
  甚至他还写了封火辣辣的情书,倾诉了爱慕之意,来与自己表白。
  那封情书,虽然如今的自己无法去回应,但是却视若珍宝小心翼翼保存着。
  等着有朝一日,自己获得真正的自由后,拿着这份情书去告诉他,其实自己已经喜欢了他很多很多年……
  是那种想要成为他新娘。
  与他今生今世,不再有生离,唯有死别的那种喜欢!
  不过在这之前,所有想要接触他,和他恋爱交往的女人,都是她的生死仇敌!
  没错,她就是那个,被姬不平吐槽咒骂了无数遍,心理阴暗生儿子没**的变态黑袍人!
  在夏芊雨看来,一个连死亡这种小事都害怕的女人,哪有资格去染指自己的意中人!
  敢和自己抢男人的,唯有死路一条!
  自己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从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把自己打造伪装成他从幼年时起,便一直挂在嘴边最理想的妻子模样。
  像个大家闺秀那样知书达理,性情温婉恬静,总是以笑脸待人……
  要不是为了他,自己从初中以来,何必对班级里的其他无关人等,如此和蔼友善。
  所展现出的一切美好,都是想让他一个人看到罢了。
  原本想就这样一辈子伪装下去的,可惜没想到他竟然得到了仙人梦中授法,也成为了修行者,自己这些年在修行界的魔女凶名还是暴露了……
  嘛,反正影响也不大。
  反正有自己在旁暗中观察,他也不会有任何机会,和别的女子擦出火花!
  他是自己的禁脔,这辈子都休想逃脱自己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