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三章 生啦生啦,他生啦!

  姬不平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就像脑中被灌满了厚重水银,然后被一万台搅拌机以最大功率不停搅拌着。
  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的他,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既然生不如死,那还不如直接暴毙来的舒畅!
  他抓起床边那瓶加了十包毒鼠强的敌敌畏,吨吨吨吨吨,直接一饮而尽。
  很快,当场暴毙后,肉体所有的痛苦都感知不到了。
  舒服了……
  意识脱离肉体束缚,来到黑暗诡秘的意境空间内,他也终于见到了体内那搞大自己肚子的小东西。
  那是一枚通体碧青,正散发着璀璨幽光的神秘青碧种子。
  黑暗苍穹之上,属于离火真君的那颗火红色命星高悬其上,正照耀着这颗青碧种子。
  姬不平能够清晰感觉到,有某种玄之又玄的神奇力量,正从离火真君的命星内溢散而出,被这颗神秘种子所吸收,获得了极大的滋养。
  像是两者间,建立了某种独特的联系,互惠互益相辅相成。
  黑暗中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吸收足够那股玄妙力量的青碧种子,表层终于裂开了一道裂缝,开始发芽……
  在种子表层浮现裂纹时,整个原本狭小黑暗的意境空间,边界壁垒处也传来“咔擦咔擦”碎裂之声。
  种子以极快的速度发芽生长,长成了一颗流光溢彩的小幼苗。
  幼苗扎根于虚空中,其上也唯有孤零零的一片叶子。
  青碧翠叶之上,光影犹若走马灯飞快流转,显出各种纷杂人间万象——
  最终,画面定格在红发垂散,以成仙得道恢复壮年之姿的离火真君面庞之上。
  意境空间上方,那颗属于离火真君的火红命星,拖着长长的焰坠尾沉落,直接没入了这幼苗上唯一一片翠叶之内。
  似与远在岚云界的离火真君,建立了某种特殊联系。
  身为此地之主的姬不平,透过这片翠叶,竟然能直接看到此时身处岚云界的离火真君,此时正一脸悲戚地站在一座孤坟前,举酒祭奠……
  而随着种子长成幼苗,整个意境空间也宛若得到了滋养,比之先前扩大了十余倍,像是得到了某种升级强化。
  朝意境空间外望去,之前曾见过的由漫天命星所组成的“星河”,静静点缀在无边无垠的黑暗中,似乎一念便可触及。
  身为此地掌控者的姬不平,也发现自己似乎成了全知全能般的神明存在。
  就像是某种与生俱来,生而知之的本能。
  无数的信息,涌入他的识海——
  比如,他可以在意境空间内行造物之能。
  比如,他可以多从外面那片星河中,多选择两颗命星进行沟通。
  又比如,现在的他可以直接将与自己建立联系的命星拥有者,从他们原本的世界召唤至此……
  所以这就是,诸天万界网友大型面基交流现场?
  思虑片刻后,他终于有了决定。
  准备拿已将自己视若老父亲尊敬崇拜的离火真君,当做小白鼠做一个初步尝试。
  不过在召唤之前,他先是将原本空无一物的意境空间,进行了一番装修改造——
  一念起,世界便有了光。
  再一念生,一座恢弘古朴的大殿瞬间拔地而起,一块刻有【凌霄宝殿】神纹的匾额高悬正上!
  至于大殿之外,因为空间暂时不足,所以就用仙雾层层遮掩住,造出几只仙鹤遨游其间衬托衬托气氛,就姑且算是完工了。
  总之整个空间内仙雾缭绕,逼格尽显!
  很明显,为了装逼,他直接准备将神话传说中的上古天庭,在自己的意境空间内重现!
  万事俱备后,姬不平便高坐天帝宝座之上,准备召唤离火真君。
  又可以愉悦地装逼了!
  ……
  ……
  岚云界。
  “师姐,我终于……得道成仙了!”
  离火真君将手中的千年佳酿,倒入墓碑前的黄土上,如是低声呢喃道。
  他嘴角带着笑容,可是双眸内却满是泪水。
  回顾自己过往千年的人生,离火真君觉得甚是感慨。
  曾经的自己,只是岚云界一处无名山村的放牛娃,如果没有意外,人生应该就像是祖祖辈辈一样,在村落中度过朴实无华的数十载寿命,最后葬入黄土。
  生亦不显,死亦无名。
  记得当时,父母还在未即将长大成人的自己张罗婚事呢。
  常夸赞村口王屠夫家的女儿胖丫,身强体壮臀大腰圆,一看就是好生养能干活的料,要是谁能有幸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可十二岁那年,像往常那般去山上放牛的自己,误入了一处上古仙人遗迹,得到了仙道传承,就此踏上了修行之路。
  后来,为求仙道的自己,走出了那座埋葬了祖祖辈辈的小山村,在外见到了外界许多新奇事物,也遇到了许多或好或坏的人。
  因为身怀仙法,初出茅庐不通人心险恶的自己,想将此仙法和当时所结交的好友共享,可却未曾想到,对方竟人面兽心想要独占此等仙法,并下毒将自己囚禁于地牢内,严刑逼问是不是还藏有其它仙人宝物。
  好在后来,自己福大命大逃过一劫,并手刃了曾经的好友。
  这也是,自己第一次杀人……
  再后来,十七岁那年,于尘世漂泊的自己拜入一座很小的仙门。
  仙门虽小,里面不过十余人,但却让自己有种归家般的温馨感觉。
  同时,也遇到了那位喜穿红衣,笑起来宛若春风拂面温暖的师姐。
  哪怕已时隔千年,记忆却依旧入昨日初见般清晰——
  “牛大春,这是师弟你的名字?”
  “是……是的师姐。”
  “这名字,还真是朴实无华啊……哈哈哈哈!”
  红衣女子笑得花枝乱颤。
  虽然这笑并无丝毫恶意,可少年还是窘迫得低下头,面色通红。
  不是因自身名字的确不好听,而是因为被眼前的师姐乱了心。
  很多很多年以后,昔时稚嫩青涩少年,已成为岚云界第一仙门离火宗,名扬天下的开派宗主。
  再次回首前尘,都悔恨当时的怯弱。
  当时应该抬起头,鼓起勇气多看上师姐一眼……
  看一眼,便少一眼。
  最终所有的笑音,都化为师姐爽朗的那句:
  “牛大春师弟,以后我就是你师姐啦,第一次当师姐很激动呢,快叫声师姐来听听!虽然我只比师弟你虚长三岁,但是以后有什么事,师姐都会挺身而出保护你的!”
  然后……她的确做到了。
  那是在少年进入仙门的三年后。
  彼时岚云界各处妖邪作乱,众仙门弟子都纷纷响应号召,离山灭妖诛邪。
  少年与师姐,也在其中。
  接下来的一场战斗中,却遭遇了妖邪埋伏,仙门弟子损失惨重。
  原本少年本应死在这场伏击中的,但是因为师姐的拼死相护,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
  当那些仙门长老们收到讯号赶至时,身受重伤的师姐却早已油尽灯枯,神仙难救……
  “师弟你别哭了,你名字土里土气,人长得也不好看,哭起来真的好丑。”
  弥留之际,衣衫尽被染成血色师姐,嘴上依旧不饶人。
  “对不起,师姐我……”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这三年里,总是大清晨偷摸摸看我练剑,还是对不起总是在屋子里偷画我的画像?”
  “师姐你……都知道了?”
  “我是你师姐,自然什么都知道!咳咳……等师姐走了,师弟你一定要好好修炼,最好修成天下第一,修成个万年都未出世的仙人出来,好让我这个当师姐沾沾光知道不!”
  “我资质不行,做不到的……”
  少年低下了头。
  对于成为天下第一,成为传说中的仙人这种事,出身于破落小山村的少年,完全没有任何信心。
  然后他的脑门,便被重重敲了一下。
  “师姐相信自己的眼光,能被我看中喜欢的人,一定不会差的……咳咳咳!”
  血衣女子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眼眸里的神光逐渐黯淡。
  她最后,像用尽余生仅存的气力,低声说出人生最后一句“……所以啊,师弟你以后再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别再傻里傻气犯傻,要记得早点告诉对方,别再让人家女孩子等知道么?”
  记忆就此戛然而止……
  已成功得道登仙,成为岚云界当之无愧天下第一,却千年孤寂孑然一身的离火真君,在这座埋葬了一生挚爱的孤坟前盘膝坐下。
  取出一壶烈酒,和墓碑对饮。
  他有很多很多话,想在今日与师姐慢慢倾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