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八十六章 姬家大剑仙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位大长腿美少女,又是谁?
  她称呼自己为表弟,还有说她平日里潜心练剑,加上沙发上那堆染有血迹的女性衣物,说明她肯定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修行者。
  所以这突然闯入家中少女,其实是老姬那边的亲戚后辈?
  “哦对了,我姓姬,全名姬静淑,是恒仪叔以前在姬家时最亲的小侄女!”
  末了,坐在沙发上吊儿郎当晃着二郎腿的她,补了一句。
  她这温婉淑女气质尽显的名字,配上现在毫无仪态如同暴力团伙带头女老大形象的她,实在是有些反差过大。
  而在听到这“姬家”时,姬不平本能得想起了昨日在姜初远家中,所见到的那位盛气凌人,眼睛几乎长在头顶上的嚣张贵妇人。
  还有身为姜家老祖的姜立安,哪怕已是一位强大的仙人强者,但在提到姬家之时,所表现出的那种谦卑与畏惧。
  所以,自己那位总是胡子拉碴不修边幅,为了一份不高不低薪水在电视台当社畜被老板随意使唤,平平无奇没有半点修行者超凡姿态的老姬,难道是那所谓的姬家人?
  这也太恶搞了吧!
  “这姬家,是传承人皇血脉的那个姬家?”姬不平确认道。
  “不然呢!否则又怎么能诞生出,像我这样御剑乘风除魔天地的未来绝世大剑仙!
  对了,不平表弟你应该有听说过我在修行界的名号吧?大家口中传颂的姬家未来大剑仙就是我了,如今已是斩尘上境,距离成为问道强者也只有半步之遥!”
  穿着宽大T恤翘着二郎腿的她,一脸自得地自我吹嘘道。
  甚至说到兴处,还毫无任何未来大剑仙形象地抠了抠白嫩的小脚丫子。
  真·抠脚少女!
  姬不平默默看着这一幕,自幼对于剑仙御凌风的飘逸唯美形象的幻想,就此碎成了渣渣。
  这姬家未来大剑仙的名号,他的确听过的。
  影响最深的一次,就是前两日在滨城洞天仙盟大厅内,听到自己的好基友姜初远提及过。
  那时卢忠宇挑衅姜初远,说要和他上擂台决斗,结果直接被姜初远一句话给怼了回去,“卢忠宇你这么喜欢比,咋不去和姬家那位未来大剑仙去比呢,她可比你还小一岁呢”!
  后来姬不平也在仙盟论坛上,无数次看到别人提到过这位姬家未来大剑仙,总之就是极尽赞美之词,甚至还有许多迷弟迷妹。
  他觉得应该拉那些小迷弟小迷妹来瞅瞅,他们的偶像女神,这抠脚丫子的技巧是多么得熟练。
  在敷衍附和夸赞了几句“久仰久仰”、“厉害厉害”后,姬不平找了个借口跑到洗手间。
  与此时还在外省出差,得下个月才能回来的老姬通了个电话。
  姬确认了这位即将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姬静淑,的确不是啥上门骗吃骗喝的女骗子。
  至于其它一些关于姬家,以及老姬过去之事的问题,姬不平则完全没有开口去询问,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而老姬也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既然两人以父子身份相依为命的这些年来,老姬一直未曾开口对自己说起过这些,肯定有着他的难言之隐。
  想想也是,老姬身为那名头大得吓人的姬家中人,按理来讲不应当过得如此寒酸落魄才对。
  哪怕自身天资不行最不济,也是个远超常人的修行者吧?
  可是这些年来,老姬他的一切表现,都与寻常人无异。
  还记得有一次,老姬上班回家路上见义勇为,制止几个喝醉酒的小流氓纠缠人家小姑娘,还被这几人给按在地上爆锤了一顿,回到家时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凄惨模样,可把当时还年幼的自己给吓惨了。
  还有这些年来,老姬一直都是那副胡子拉渣落魄中年男人的形象,也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并无婚娶。
  尽管不修边幅,但其实老姬的五官挺俊朗的,属于那种自带忧郁气质的帅大叔,身边也不是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姑娘对他情有独钟的,可老姬却像块木头始终不为所动。
  最后搞得身为养子的自己都急了,劝他好好找个好姑娘回家一起过日子,免得年老了身边连个撩被子的人都没有,想想都贼凄凉。
  可是老姬却只是笑笑,什么话都没有。
  现在想来,这一切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辛秘!
  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些且有了一定能力,姬不平决定发挥身为人子的本分,看能不能从中帮上什么忙。
  若是老姬在姬家真受到了啥不公正的压迫摧残待遇,自己一定要帮他把场子找回来!
  什么人皇血脉传承,什么坐镇绝巅的姬家圣祖……
  真把自己逼急了,直接带上一大把毒丹,带上各种炼器材料去姬家炼铜!
  到时候大家在完美雷劫下同归于尽!
  ……
  ……
  在接下来的接触中,姬不平也从她口中得知了许多事。
  比如她与老姬虽然是姬家人,但是并非嫡系族人,而只是外族人。
  虽有“姬”姓名号,但是身份地位于嫡系族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用比较简单直白点的比喻来讲,就说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抱养的。
  姬家外族与嫡系最大的区别,就是体内人皇血脉传承之力早已隐匿断绝。
  但被誉为姬家未来大剑仙的姬静淑,以外族之身获得了如此成就,完全可以说是外族人中的一朵奇葩了。
  当然,哪怕是姬家外族人,但身份地位比之一些古老传承势力的核心子弟,也是不逞多让。
  “对了,这些衣服上的血怎么回事?”
  姬不平指了指沙发旁边那堆带血的衣物问道。
  “没啥,今天早上到滨城时,遇到了几个自妖族圣地而来的圣子,和他们干了一架。这些妖族圣地,因为当年差点被我们姬家先祖人皇陛下杀得灭族,于是和我们姬家一向都不对付。”
  “原来是这样啊。”
  “这次滨城可热闹了,光是仙人境强者就足足来了二十多位,更别说像你姐这样的年轻一辈的天骄了!据说现在已经找到了那天外邪魔的封印之地,大概在后天就能打开封印入口,前去斩杀那尊邪魔了!”
  在说起这些时,姬静淑很是激动兴奋。
  她此番来滨城,主要便是为了来砺剑。
  听到后日便可找到那天外邪魔本体,姬不平却总觉得一切似乎有些太过顺利了。
  总觉哪里有些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