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十四章 忽悠人者,人恒忽悠之

  “咳咳!”
  一旁的九五之尊院友,对于自己被无视的事很不满,轻咳了一声,然后对着姬不平开口道:“朕乃九五之尊的天子陛下,如今将要微服私访人间,可惜一时不慎,没有随身携带金银之物,不知能否赞助朕一百块?”
  姬不平望向这位腰肥体圆,椭圆形的九五之尊。
  心想着,如果这位北冥仙尊真的是转世仙尊,那么这位与北冥仙尊关系匪浅,就连跑路都共同进退的自称朕的肥宅,说不定真是一位转世帝王啊!
  于是,他立马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递了过去,并热情地问了一句:“陛下,一百块够不?不够我这里还有!”
  “够了够了!朕平日里山珍海味吃多了,就想吃点平民食物,这一百块,能购买很多泡面和可乐了!”
  对方喜笑颜开地将一百块收入囊中,然后美滋滋地开始封赏:“朕不白收你的钱,看你如此忠心耿耿,不如就赏赐你来朕的后宫当王妃吧!皇后的位置,朕已经赏赐给北冥仙尊了,不过你放心,你入后宫之后的待遇,一定与北冥仙尊相同,朕每月也至少去宠信你一次!
  怎么样,朕封下如此巨大的赏赐,你感动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
  姬不平觉得自己可能上当了!
  足足被骗了一百块巨款!
  这位九五之尊,怎么说话如此粗鄙无脑,哪有半点转世帝王的逼格?
  莫不真是个傻子吧?
  他转头望向北冥仙尊,对方似乎读懂了姬不平眼中的疑惑,于是点了点头,肯定道:“就是道友你所想的那样没错。”
  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啊!
  终于打雁终被雁啄……万万没想到,如此聪明机智靠着忽悠别人起家的自己,竟然有一天也被人给忽悠了。
  并且对方,还的的确确是一位脑子不好使的神经病。
  他现在终于亲身体会到了,为啥之前的离火真君会这么轻易被自己所忽悠了。
  这时候,一旁那位大发明家也开口了:“这位朋友你好,我是青山精神病院首席发明家,我现在有一项震惊世界的研究项目需要你投资,研究成功之后定然会成为世界首富,只是现在我还缺少一大笔启动资金!
  那么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只要你现在投资了,将来的你就是世界首富!”
  “一大笔是多少?也是一百块?”
  “一百块怎么够!”大发明家郑重地伸出四根手指:“起码得两百!”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吧,我给你还不行嘛!”
  绝望的姬不平,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塞到大发明家的手里。
  就当是做慈善了。
  根本不用去咨询那位北冥仙尊,看到这位青山精神病院首席发明家二百块却伸出四根手指,姬不平就猜到了这货和先前的九五之尊一样。
  拿到钱的大发明家与九五之尊,愉悦地向姬不平和北冥仙尊挥手告别。
  他们准备拿着钱去潇洒一番,然后再回去青山精神病院。
  毕竟里面包吃包住,院友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里面的!
  只有傻子才会离开呢!
  在两人眼中,一心想要离开青山病院的北冥仙尊,就是个活脱脱的大傻子……
  精神病院吃药打针是受苦,可去到外面的世界,难道不也一样么?
  无非是从一个牢笼,跳到一个更大的牢笼受苦罢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
  ……
  场中只剩下姬不平与陈北冥两人。
  在互相介绍了彼此姓名后,话题重新回归到了之前的问题上。
  “北冥兄你所说的七彩神鸭一族的王,我确实有所耳闻。”
  “真的嘛?那不平兄你知晓我那挚友现在身在何处么?”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他在仙盟内部交流论坛上,倒是非常出名的人物。”
  接着,姬不平像他科普了一下如今世间仙盟的存在,以及他那位七彩神鸭之王的挚友,在仙盟论坛上资深大水逼的行为。
  陈北冥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意外:“看来我这位挚友,鸭子聒噪天性仍在,以前他就因为话唠而被一堆人追杀过,在我那里足足躲了十年才离开。看来现在他已经从现实话唠,转到网络上成了扣字大手子了,这样也好,毕竟别人也不可能透过电脑屏幕和网线去追杀他。”
  “对了北冥兄,你怎么会被关进精神病院?”
  “唉,说来也是羞愧,我先前尽管觉醒了前世记忆,但是却未曾恢复一点法力,加上前世记忆与今生记忆产生了某种冲突,让我先前整个人大部分时间精神都很是不正常,于是就被当成了疯子送到了里面,直到前两日记忆才彻底融合恢复正常。”
  说起这件事,陈北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满是针孔的屁股。
  看到他的动作,姬不平也明白了,对方这段时间在精神病院,过得肯定很是不如意,遭受了很多屈辱,所以才会选择半夜出逃。
  陈北冥岔开话题,继续道:“比起我在里面所受的屈辱,我还朦朦胧胧想起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所以才会选择立马逃出来,要将此事告知如今这世间的修仙者,拯救滨城内的无数生灵!”
  “极其重要的事?什么事?”
  “我前两日恢复正常后,想起来当年那场的灭世大劫中,我与其它几名仙尊,曾联手将一尊极其强大且难以诛灭的天外邪魔封印于此,想着等大战落幕后再来彻底诛杀它!可就在不久之后,我就遭受奸人暗算差点陨落,然后邪魔大军来了众多强者增援,我们败得一败涂地,世界也就此毁灭!”
  “你的意思是,那尊强大的天外邪魔,至今还活着?”
  “是的!不仅还活着,而且我还能冥冥中感应到,似乎又有人奸相助,我们当年所设下的封印仙阵正日渐被削弱,而它的气息正受到滋养在逐渐复苏!
  最多一个月,它就会彻底脱困,到那时整个滨城将会毁于一旦!”
  听闻此言,姬不平不禁想起了,先前曾听夏芊雨提到过的,这几年来滨城曾发生的诡异之事。
  而最近的一件,就是在昨日深夜。
  一位原本和善爱家的修士突然入魔,杀妻弑女,场面血腥残忍。
  “北冥兄你说的那邪魔,就被封印在滨城?”
  陈北冥摇了摇头:“如今的世界,只是不知何故后来新生而出,虽比之我们当年所处的仙道昌盛的盛世小了千倍有余,但却紧密相连息息相关。
  而我们当年,是将那尊邪魔封印在了早已毁灭的旧世界中,但是封印地点与如今的滨城相通,它挣脱封印后也定然会从滨城而出!”
  听到这个解释,姬不平对于他这转世仙尊的身份,是彻底相信了。
  这所谓的被毁灭的旧世界,不就是与如今的神州世界紧密相连,并且大了千余倍的古灵界嘛!
  单纯的妄想症,可不会连这个都准确说出口的。
  当即的,姬不平便准备通过仙盟身份玉牌,去联系仙盟上层,让他们早做应对。
  自己有不死之身不怕死,但是滨城还有自己的亲朋好友与那么多无辜的民众呢,一定要将这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才行!
  “不用联系了,我在。”
  刚拿出玉牌,姬不平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
  转过头,发现夏芊雨竟然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出现在了此处。
  被吓了一跳的姬不平,刚准备和陈北冥介绍一下夏芊雨,可是却惊诧见到陈北冥见到夏芊雨时,整张脸都震惊恐惧得扭曲起来了。
  似乎对于夏芊雨印象无比深刻,也异常害怕!
  “是你!你竟然也转……”
  话还未说完,他的嘴便被夏芊雨随手施展术法,用旁边花圃内的花花草草给死死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