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十五章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夏芊雨也未曾想到,会发生这种奇葩之事。
  原本,今日心绪一直无法安宁的她,总觉得有什么极其糟糕的事发生了。
  作为身负大气运的道尊强者,冥冥中自会感应到一些天机。
  并非什么修行方面的事,也不是什么性命可能遭遇威胁方面的,而是一种自己心里最珍视之物被人给缓缓抢夺的巨大危机感……
  可她心里,最珍视之物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姬不平。
  所以她认定了,一定是有不知哪里来的野女人,正在窥觊自己的男人!
  于是今日黄昏时,她先是去了一趟滨城洞天,先是给那只曾给勾搭过姬不平的妖狐,来了一发天雷,让她全身毛发直接化为乌有。
  不过控制了力道,没有去伤及这狐妖的性命。
  这几年来,修行记忆中那部镌刻于魂灵深处,似与生俱来的无上大道魔典的她,尽管在魔功诱导下以凶残血腥手段杀戮无数,被冠以赫赫有名的魔女凶名。
  但那些,都尽是该死的妖邪之辈。
  她从未出手屠戮过任何无辜之人。
  不是不忍,而是不敢……
  不敢,不是不敢去做此事,怕被仙盟发现后沦为亡命之徒。
  而只是怕此事一做,它日会被自己的心上人姬不平所厌弃。
  死这种事,她向来都是无惧的。
  这世间,能让她恐惧的事有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是与姬不平有关的全部事。
  于是为了不被心上人所厌,又想要获得挣脱枷锁获得自由的强大力量的她,一直在死死压制着修炼魔典所带来的强烈杀戮欲望。
  若她是一柄剑,那姬不平就是她的鞘!
  然后今夜,知晓姬不平会加入执法队夜巡的她,便又借着仙盟银牌巡察使的身份,与夜巡时装作不经意从此地夜空上空路过,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女人,胆敢冒出来搭讪。
  对于这些胆敢和自己抢男人的野女人,夏芊雨向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其实在北冥仙尊出现之时,夏芊雨便已经认出他了。
  因为他当年身边有一只巨烦人的七彩鸭子化为人形的朋友,无论见到谁都喜欢嘎嘎呀呀聒噪个不停。
  对着别人聒噪也就算了,但是那七彩鸭子见了自己也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聒噪,于是自己便笑眯眯给这只鸭子一剑。
  这一剑,不为伤它,而是直接意欲斩杀了这只讨厌的鸭子!
  前世的自己,在魔典影响下,向来是如此嚣张随心行事的。
  但凡不喜的,无论善恶,便都杀了就好!
  都死光了,自然也就清净了……
  不过那一剑,并未取得意想之中的成效,仅仅斩断了那只七彩鸭王的一条腿。
  因为背负长刀的这位北冥仙尊,也抽刀全力出手阻拦了。
  后来这边的动静太大,惹来了一众仙尊的干涉,最终还是没能够打起来。
  不过从此之后,那只见人便聒噪不已的七彩鸭王,再见到自己时便安静如鸡,连走路都不敢发出声响……
  作为一名转生者,夏芊雨所回忆起的前世记忆极少极少。
  但之所以如此清楚记得此事,记得这位北冥仙尊,则是因为前两日,她刚刚才通过仙盟内部隐匿不为人知的转生者联盟,见过那位七彩鸭王的转世。
  这份回忆,也是因此在不久前刚刚觉醒。
  而之所以用花花草草堵住这位北冥仙尊的嘴,则很是简单了。
  她不想对方在此胡言乱语,从而降低自己在姬不平心目中的印象分。
  之前那一日在天台上,姜初远揭自己老底的事,已经让她很是生气了,若非对方是姬不平的挚友并且也在现场,那擦过脖颈而过一剑,她真想直接把他的头给斩下来。
  ……
  ……
  “夏芊雨,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被突然出现的她吓了一跳的姬不平,不解问道。
  “你猜啊?大概是太过思念你,所以借故来找机会偷偷看看你,正巧看看你有没有和别的野女人不清不楚啊!”
  夏芊雨笑盈盈开口。
  尽管说得尽是实话,但是倘若不知情者,任谁听在耳中都像是一种调侃反话。
  “芊雨姑娘你真会开玩笑,我真的不是故意说那番话诋毁你声誉的啊,纯属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我知道了,应该是姜初远担心我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拜托你照拂照拂我的吧!”
  机智的姬不平,立马便合情合理推测出了事情的“真相”。
  同时内心也暗自嘀咕,自己也就无意得罪过她一次,怎么曾经的梦中女神夏芊雨,现在变得这么喜欢阴阳怪气了呢?
  夏芊雨不置可否,虽然先前姜初远的确拜托过自己,让自己去多照顾照顾姬不平。
  所以姜初远的存在,还是有很多好事的,至少能让自己有理由,合情合理去接触姬不平,而不会被自家老祖起疑。
  在她的心中,顶着姬家夫婿这块强大护身符的姜初远此人,简直是最完美的工具人!
  可以被反复利用!
  “此人我就带走了,等查明实情后,功劳自会记在你的头上!”
  夏芊雨并未在此多做停留,免得被有心人注意。
  直接用灵鞭拽着嘴巴被死死堵住,身体动弹不得的陈北冥御风离开了此处。
  御风飞行,是灵虚境修士方能拥有的一种神通,不需要依仗法器与灵符便可自如翱翔天地间,无比潇洒快哉。
  自小就有个飞行梦的姬不平,很是羡慕。
  想着若是等自己成功把兰斯洛基的命星忽悠过来,应该便可以破境进入灵虚了。
  待夏芊雨带着陈北冥完全消失在夜空之后,姬不平陷入了沉思。
  他又不是瞎子聋子,自然也注意到了陈北冥见到夏芊雨时,所表现出的那种异常状态,和听到那句只说出一半的话语……
  夏芊雨,竟然也是一位转生者?
  这世界,还真是有趣啊,一个又一个转世大佬冒出来了!
  之前他还在想,会不会夏芊雨害怕转世者身份暴毙,直接当场把自己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呢。
  果然是想多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们两人都是转世者,那自己呢?
  按照常理来讲,自己体内孕有神秘树苗,可以意念沟通诸天万界,应该来历很是不凡才对!
  起码给自己安一个超级大佬转世,牛叉哄哄的身份才合情合理吧!
  可为啥,不管是北冥仙尊还是同为转生者的夏芊雨,都认不出自己呢?
  我也想有一个很强很厉害的前世啊!
  最好是自带人美肤白腿长凶大,修为绝巅前世老婆上门寻夫,投怀送抱的那种!
  我的前世,难道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