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八十七章 老姬的过往

  接下来的时间里,姬不平听她讲诉了许多在姬家时的趣事。
  比如三岁那年,她吵闹着要老姬一起去溪边摸鱼,结果运气好摸了条比她人还大的鱼,然后死不肯撒手的她便被大鱼给拖走了,最后还是老姬及时赶到将她从鱼上解救了下来,而被这惊险吓哭的她,晚上则气鼓鼓地吃了顿全鱼宴解气。
  又比如八岁那年,有几个主家的嫡系同龄孩童想要欺负她,然后她大展神威把那几个人给扔进了粪坑里,并且还找了块木板把粪坑给盖上了,一屁股坐压在木板上欢快唱歌……不过最后也因为此事,她被家里狠狠责罚了,当晚小屁股被母亲用木条抽肿了不说,还被罚了三个月的禁闭不能迈出房门。
  看她说得眉飞色舞的兴奋模样,在旁侧耳倾听的姬不平,心中却暗自叹息了一声。
  她这些年来,应该……过得很是孤独吧?
  明明是在用欢快活波的语气讲诉着那些过往趣事,但是任谁都能够从中感受得出,她平日里一直都是一个人,连个可以说话倾诉分享心情的朋友都没有。
  “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住下吧。”
  姬不平伸出手去,在她的肩上轻轻拍了一记,柔声说道。
  其实一开始,他下意识伸出手去准备像撸猫一般摸她的头的,不过手伸到一般才察觉不合时宜,于是才转为拍肩了。
  被拍肩的姬静淑怔了一下,然后理所当然地道:“我是你姐,这本来就是我家啊,我难道还会和不平表弟你见外么!”
  “额……这倒也是。”
  这短短小半日的接触下来,她的确从没不好意思,把自己当个外人过。
  用她的话来讲,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失去了父亲,从此和母亲相依为命,然后受到恒仪叔一家人莫大的照顾,这份恩情一直都铭记于心。
  所以一直以来,都对恒仪叔非常地感激与亲近。
  这些年来,两人也一直都有书信往来,在恒仪叔的书信中,绝大的篇幅都在讲述自己在俗世中所收养的样子姬不平如何如何,并且其内还附有养子姬不平当时的照片。
  所以姬静淑非常得意地说,她可是看着姬不平从小长到大的。
  “老姬……姬恒仪他也曾是一位修行者吧?”
  姬不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开门见山询问道。
  “是的。”
  她并非遮掩,而是大方承认道:“恒仪叔出身家族旁支,虽修行资质平平,但因经年累月不曾有丝毫懈怠的艰苦修行,实力境界在整个姬家同辈中也维持于中流之列。”
  “那为何这些年我和老姬的相处过程中,却丝毫感觉不到他身具超凡之力,有次在街边见义勇为都被几个小混混打得满脸是血?”姬不平继续问出了心中所惑。
  “那是因为恒仪叔他如今一身修为散尽,多年来所砺怜的剑心已失,如今体魄伤残,连寻常凡人都不如。”
  “修为散尽?剑心已失?这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哪个混蛋对老姬做出了这种恶毒之事?!”
  一向性情儒雅随和的姬不平,在听到这真相后,也禁不住动怒了。
  这些年来,身为养子的他尽管都是老姬老姬称呼着对方,但是在心底深处一直都将对方视为父亲般尊敬爱戴着。
  “恒仪叔他,并非是受奸人所害才沦落至此,而是自己散尽多年苦修,自碎了剑心。”
  “啊???”
  原本怒气满满,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姬家大干一场的姬不平,瞬间懵逼了。
  “当年这件事发生时我年岁尚幼,具体的内情我也不太清楚,但这些年来我从旁人口中也了解了许多当年之事……”
  姬静淑整理了下言辞,继续叙述道:“当年恒仪叔曾有一位青梅竹马的恋人,自幼便两小无猜形影不离,随着两人年岁渐长便顺理成章成为了恋人,双方亲族便也其乐融融定下了婚约,欲等恒仪叔二十岁行完授冠之礼后便选个黄道吉日正式完婚。
  可就在恒仪叔刚刚行完授冠之礼,婚期将近之时,那女子却在亲族的陪同下登门拜访,携百倍当年恒仪叔家所下聘礼前来退婚,说已和姬家某位主家出身高贵天资卓著的长公子,两情相悦互许了终身。
  最后,也就是在那日的退婚堂前,恒仪叔他当着满堂宾客之面撕毁了婚书,散尽了苦修多年得来的一身修为,也碎了无数个日夜与生死搏杀砺炼而出的剑心,只留下一句‘既已二心不同,难归一意,不如解怨释结,更莫相憎,自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今日之后我与你,互不亏欠’!”
  “不对啊!老姬他作为被退婚的一方,按照正常剧情发展,不是应该霸气丢下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才是嘛,怎么还自我伤害起来了?”
  姬不平实在无法理解老姬这新奇的脑回路,十分为他抱不平,这不是让那对狗男女称心如意么?
  “曾听闻,在那场退婚的一年多前,恒仪叔在某次执行族内任务之时,于那处秘境内意外受了重伤,被族内长老出手救回到家族时已性命垂危时日无多。因为恒仪叔出身姬家旁支,本身资质也平平,根本无从获得能够救命的珍稀丹药救命,只能瘫在床榻上等待死亡降临。
  可这时,他那位同样出身不显的未婚妻,某日却带来了一枚能够为他续命的珍贵丹药,不仅让恒仪叔得以续命,还让他修为大进。后来在退婚当日,恒仪叔才得知当初那枚救命丹药,乃是未婚妻去求取嫡系二房那位出生显贵且修行资质卓著的公子所得……”
  话说到这里,姬不平也明悟了。
  为何老姬会在做出那种看似不着调的“自残”之事,并且说出那句“互不亏欠”了。
  也同样明白了,为何成为养子与他相依为命的这些年来,哪怕周围许多不错的姑娘示好,老姬却始终孑然一身从不婚娶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情”字。
  正所谓心病还要心药医,关于老姬藏于心底深处这么多年都无法解开的心结,姬不平也觉得有些无从下手。
  毕竟这种感情之事,不是看谁拳头大就有理的。
  “这些年来,恒仪叔隐姓埋名生活在俗世,除了和我这位小侄女联系外,也几乎断了一切和姬家的联系,就当做他自己已经死了,大概是怕他的存在会给那位女子带来不利。
  另外,不平表弟你并非姬家人,所以不太明白姬家内部究竟是什么样子,人皇陛下的血脉传承造就了如今辉煌的姬家,但也同时限制了整个姬家的发展,如今的姬家都是以血统尊卑而论,地位高低几乎都是看体内人皇血脉的纯度。”
  在说起这些时,姬静淑的面色稍稍有些黯然。
  身为外族人的她,体内人皇血脉早已隐匿断绝,所以哪怕有着未来大剑仙之资,但是在整个姬家也并非多么受到重视。
  “我就不信了,那什么姬家嫡系二房的长公子,会比我姬不平的养父老姬优秀!你等着瞧吧,我总有一天一定会让老姬在所有人仰视的目光下,风光无限地回到姬家!”
  姬不平很是忿忿不平地道。
  以出生以人皇血脉论高低?
  自己就不信了,等自己以后忽悠诸天万界,真正成为镇压世间一切强敌的绝世大佬,将那什么姬家绝巅之山的圣祖也压服在身下后,姬家还不八台大桥把老姬恭敬迎接回去!
  这在这边姬不平内心豪气壮志无限之时,滨城洞天仙盟内,来了一位特殊的来客。
  一位古代风流书生般的青年,手持一柄玉骨折扇,正面书“以力服人”,反面书“来打我啊”,走起路都嚣张得有种六亲不认的感觉。
  他正是龙六,自姬家圣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