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九章 她可能馋我的身子

  “行吧,你开心就好!”
  丢下这句话,笑容已全部消失的夏芊雨,便转身离开。
  望着她远去的倩影,姬不平捅咕了一下旁边的基友:“你有没有感觉,夏芊雨她对我好像有点意思?”
  “哪方面意思?”姜初远一脸茫然。
  “就是馋我的身子这方面的意思。”
  “额……不平兄你可真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姬不平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你看她,根本不愿我进入仙盟执法队,似乎担心我在里面受到损伤,并且之前还在我房间待了一整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夜她在我房间孤男寡女待了一整晚后,我床铺上都是她身上的残留香味。
  你说,她是不是趁着我那时昏迷不能反抗,于是偷偷对我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听闻此言,姜初远大惊失色。
  连忙伸出手,去摸了摸姬不平的额头。
  摸完还不够,还像挑选超市的西瓜般,用指关节试探性敲了敲,“咚咚咚”。
  姬不平:“你在干嘛?”
  “没干嘛,就是担心你最近修行太过冒进,把脑子给修坏了。”姜初远诚实回答。
  “???”
  就在这时,姬不平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以水流汇成的水镜。
  “你这又是在做啥?”
  他转过头去,望向姜初远。
  可姜初远却摇了摇头,示意这并非是自己施术所为。
  既然不是他,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是刚刚才离开此地的夏芊雨做的!
  方才的对话,她都在耳中了!
  “我想,她的意思是,让不平兄你好好照照镜子。”
  姜初远拍了拍挚友的肩,憋着笑道。
  望着这面水镜,饶是一向厚脸皮的姬不平,也有些扛不住脸红了。
  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小说中常见的装逼桥段中,上一秒装逼,然后下一秒就主角被当场打脸的弱鸡反派角色。
  所以,人家根本就没馋自己的身子,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了?
  而且自己厚颜无耻的猜想,还被对方给全部听到了。
  啊!
  这实在太尼玛尴尬了!
  正沉浸在巨大羞耻感中无法自拔的姬不平,所不知道的,在外面教室走廊上,夏芊雨也罕见地羞红了脸。
  实在没想到,竟然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给准确猜中了。
  她真的很想告诉他,自己其实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他了。
  比他喜欢自己,给自己写出那封情书之前,还要早上好几年……
  可是现在,她还不能够这样做。
  因为自己的喜欢,会给他带来灭顶的灾祸。
  在能够诛杀自家那位仙人境老祖之前,自己对于真正不想失去的珍视之物,就应当永远敬而远之。
  ……
  ……
  回到教室后。
  尴尬无比的姬不平,直接趴在了课桌上开始装死。
  在和同桌姜初远说了一声,让他上课时帮自己打掩护后,姬不平便闭上了眼睛。
  看上去是在补觉,但其实意识已经到了洛泽拉斯大陆。
  这是前两日离火真君融入那株幼苗后,所觉醒的新能力——
  不需要暴毙,便可以直接以意念沟通命星,意志降临到命星所处的世界。
  当然,若是想要去意境空间内的凌霄宝殿内,召唤离火真君等人的肉身前来相会,还是需要先暴毙一次的。
  洛泽拉斯大陆,圣龙公国的王宫内。
  清晨煦和明媚的阳光,从高大落地窗照进屋内。
  艾瑞莉公主殿下沐浴在阳光下,一头自幼被精心打理呵护的柔顺金发如瀑布般闪耀。
  此时的她,正手持秘银制成的刀叉,端坐在由整块黑水晶打磨雕琢成的奢华长桌前,享用着今日份的早餐。
  虽然贵为王室,每日的早餐都无比丰盛,但是艾瑞莉此时却毫无任何胃口。
  “公主殿下,您的背部还不够挺直,若是背部不小心触碰到椅背,会让其他贵族很是失礼!”
  “公主殿下,您作为王室应当并将食物送至嘴边,即便吃容易掉渣儿的点心,也不要俯下身去。嗯,喝汤是唯一的例外,您可以稍微颔首。”
  “公主殿下,您用餐使用刀叉时,应当轻握尾端,将食指按在刀柄上。若用餐时若是想略作休息,应当将刀叉顶端相接,以四十五度角放置餐盘中央,若是刀叉露在餐盘外,是一种极其失礼的野蛮举动!”
  ……
  一旁的六位宫廷礼仪导师,正在一丝不苟的重复教导着用餐礼节。
  再这样的氛围下,哪怕是往日最爱吃的雪鱼切片,也一点都不香了。
  艾瑞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尤其是在听到,用完早餐后,接下来一整天都要重复和过去这么些天相同的枯燥训练,心情更是跌落到了谷底。
  她莫名得怀念起昨日自己曾去过的那座有趣的宫殿,和里面几位来自其他世界的极其有趣的人……
  那是她这段时日以来,过得最有趣最惊奇的时光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只在那里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要是能多待会儿就好了。
  那样,说不定自己就能交到人生首个真正的朋友了呢!
  倒不是说自己现在没有同龄玩伴。
  王国大臣还有那些贵族尊爵的子女,常常会带着礼物来宫中拜会自己,和自己共进下午茶聊天之类的。
  只是……总感觉她们对自己的态度,总有些怪怪的。
  自己讲的笑话不好笑,她们都会哈哈大笑,自己稍微表露出不开心,她们就吓得什么话都不敢说……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畏惧,艾瑞莉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虽然没有真正的朋友,但是她觉得朋友间应该不是这样相处的。
  而在昨日进入的那座神奇宫殿内则不一样,没有人会把自己当成公主殿下小心翼翼对待,看待自己的目光也很平常。
  比如那位红头发红胡子,自称离火真君的长者,尽管他说了光明神很多坏话,但是他应该不像是兰斯洛基哥哥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无恶不作带来灾难与不幸的邪神……
  哦对,要不是对方,自己还不知道原来哥哥还在人世呢!
  昨天晚上,她以公主殿下的身份去参拜了圣殿,凭借着掌心那神奇火焰徽记的联系,成功见了一面。
  在那场短暂的交谈中,自己便提起了曾经母后提及过,自己那二十七年便死去的亲哥哥,脚底有着一块棱形黑色胎记……
  由此确定了,如今在圣殿骑士第七骑士团担任团长,年轻有为的兰斯洛基,的确是自己的亲哥哥!
  原本兄妹重逢是一件大喜事,可是哥哥却面色严肃让自己一定要保密,任何人都不要告诉,就算父王和母后也一样,因为他说他接下来要暗中调查一些很重大的事情。
  所以那位离火真君长辈,是自己和哥哥重逢的恩人。
  可是这位长辈曾提到过,他虽然看上去不老,但是已经活了一千岁,做自己的祖祖祖祖祖祖祖爷爷都绰绰有余。
  自己去和他交朋友,好像……的确有些不太合适呀。
  至于一直坐在最上方宝座上,那座神奇宫殿的主人天帝,一看就很严肃很难以亲近的样子,和他交朋友估计也不可能。
  那么只剩下,那个叫做姬不平,来自叫做神州的异世界少年了。
  看他,虽然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却给人非常可靠的感觉,年轻和善说话也好听,应该能和他交朋友!
  只是……
  他愿意和自己交朋友嘛?
  艾瑞莉突然变得不自信起来了。
  自己一直从小就生活在王宫里,什么都不会,除了一堆漂亮的衣服和昂贵的宝石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对方是那位天帝的爱徒,就连那位活了千年很厉害的离火真君前辈,都对年轻无比的他异常尊敬。
  像他这样的人,肯定平日里要什么有什么,一堆人抢着要和他做朋友吧。
  自己的公主身份,在他面前完全就不值一提了。
  “要是能和他成为朋友就好了……”
  她小声念叨祈祷了这么一句。
  然后,心愿很快得到了回应——
  “能与公主殿下成为朋友,那是我姬不平的荣幸!”
  原本想以天帝身份来忽悠的姬不平,听到她的心声后,立马改变切换了战略,如是柔声传念道。
  之前忽悠离火真君,是以前辈的身份入手。
  这一次,是面对涉世未深的小公主,还是从朋友的身份方便下手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