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嘴上功夫的较量!

  “你!什么意思?!”
  终于反应过来,明白事情彻底不对劲了的姬芸月,冷声问道。
  她这一问,直接把姬不平给问懵逼了。
  自己女儿这是咋了?
  明明之前还被自己的话感动得流泪满面,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花式变脸了呢?
  之前总听人家说,处于恋爱中少女心情会说变就变,怎么自己女儿年纪小小,也学会了这项针对男性的绝世杀器了?
  自己说得话,很和善很亲切很父爱如山啊!
  明明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哦!对了!
  一定是自己刚刚的那番承诺,只提到了女儿她本身,却根本没提她那位姬家圣山的母亲,所以她才会如此生气!
  想来也是,毕竟这女儿从小缺失父爱,可是由母亲一手带大的,肯定是和妈妈亲!
  失策失策!
  实在是太失策了!
  正所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姬不平立马开口补救道:“当然,正所谓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女儿你那位如今在姬家圣山的母亲,爸爸也会尽全力的!
  不过这方面,还得女儿你多多帮忙了,因为你那位母亲的确有些不讲道理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些年来她一直暗中伪装成一个心理极其变态的黑袍人,处处针对着我!上次还差点把我一位叫做夏芊雨的女性朋友给弄死,实在是太可怕太恐……”
  “砰!”
  话还未说完,姬不平的身子就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重重震飞了出去。
  不过出乎姬不平意料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受不到半点疼痛!
  看来是女儿刻意控制了力度,以免弄疼自己!
  果然女儿虽然看上去生气,但还是爱自己的啊!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吗?
  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姬不平,对着姬芸月深情款款地用爱感化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可是你爸爸啊!”
  “滚!”
  羞怒交加的姬芸月,此刻真想把眼前这个男人活活弄死!
  想起之前自己误解了他话语里的意思,从而情不自禁想要献吻的亲昵举动,她就恨不得当场找条地缝钻进去,在里面好好冷静上几万年再出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儿!
  自己一直都将他当做未婚夫来看待,他竟然想做自己的爸爸?
  这是个人会做出的事情吗?
  “爸爸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女儿你的,给爸爸一个表现的机会吧!毕竟我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女啊,就像是别人总说的那句父爱如山,爸爸对女儿你的爱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姬不平还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诉说着身为人父的心里话。
  可就在这是,另一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来到了场中。
  正是早就蹲守在滨城,准备找个机会下药强占了姬不平身子的魔女夏芊雨。
  当然,如果能用美色得逞那自然更好。
  下药只是为了确保一定成功罢了!
  “哎啊!这不是姬家的圣祖老前辈嘛?之前圣祖老前辈您不是说,要回姬家圣山继续待着了嘛,怎么现在会出现在我家门口呢?”
  夏芊雨面带和善笑容,如沐春风地望着眼前的姬芸月。
  至于为何这明明是姬不平家,却说这是自己家门口。
  那自然是在她看来,姬不平是自家男人,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两个人不分彼此,他家自然就是自己家!
  更何况经过邪魔一事,夏家已经毁于一旦。
  她也打定了注意,以后就长住在这里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正好先行体验下没羞没躁的情侣甜蜜同居生活!
  “姬……姬家圣祖?!”
  姬不平当场陷入了石化。
  这位被自己当成亲生女儿的小女孩,原来是自己的……未婚妻?
  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难怪她之前,会突然态度转变得如此诡异!
  只是,明明之前第一次预知梦中所见到的她,比现在更为霸气更为成熟可人啊?
  怎么莫名其妙身材缩水了呢?
  夭寿啦!
  以前自己总开玩笑说什么“炼铜”,现在自己的未婚妻姬家圣祖,真的变成一名十二三岁的初中小女孩了!
  虽然知晓她的真实年龄,肯定不如外表上看上去如此青涩较小!
  但是,这浓浓得犯罪背德感是咋回事?
  “方才,我就是看气氛太尴尬,于是对芸月你开了个玩笑,哈哈哈哈!”
  姬不平强颜欢笑,强行解释。
  他多希望自己有重置世界的能力啊!
  把刚刚那番父爱如山的神情对白,都给全数抹消掉!
  “圣祖老前辈您大驾光临,实在让我和不平两个人不胜惶恐呢!来来来,大家站在外面干嘛,进去坐吧,圣祖老前辈你千万别客气,虽然这不是自己家,但是你把自己当个外人就行了!”
  看出情况有些不对的夏芊雨,再次面带微笑地站出身来,以女主人的姿态热情招呼着姬芸月进内去坐。
  心思细腻而敏感的她,能够感受到,姬不平与这位姬家圣祖之前,似乎关系匪浅!
  事情看来越来越棘手了。
  “第一,我不老,过去五千年我几乎都在沉睡,所以不用在‘前辈’面前加一个‘老’字!第二,我进屋时肯定要进屋的,但这里并不是你家,而是我那家兄当年强行为我定下婚约的这个男人家!”
  在情敌夏芊雨面前,姬芸月高贵冷漠地重拳出击!
  点名了自己与这个男人,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不过她依旧保持自身傲娇个性的。
  在定下婚约之前,加上了“家兄强行”作为强调。
  可事实上,当年的真实情况是,她央求了一向宠溺这个妹妹的兄长人皇轩辕许久,甚至说出了此生非对方不嫁的词,人皇轩辕才无可奈何地来找那位九天之上的道兄提亲。
  还是那句话,她说什么了,那就是什么!
  说是家兄强行定下了婚约,那就一定是家兄强行定下的,自己这个当妹妹是很不情不愿的!
  尽管得知两人竟然早已有婚约,对于夏芊雨是个重大的心理打击,不过无比聪慧机智的她,依旧保持笑容:“既然是人皇陛下强行定下的婚约,肯定是违逆了圣祖老前辈你本身的意愿吧!
  也难怪圣祖老前辈你会专门跑一趟滨城,来找姬不平这个粗鄙的男人呢,原来是特意来退婚了啊?”
  论起修为,绝对是姬芸月完胜如今才只是仙君修为的夏芊雨。
  但若论起打嘴仗,常年自闭姬家圣山的姬芸月,又怎么比得了古灵精怪一肚子坏水的魔女夏芊雨呢。
  一百个姬芸月,都说不过伶牙俐齿的夏芊雨一个人的。
  姬芸月当场就被怼得哑口无言,完全进入了到了对方的节奏中。
  “兄……兄长赐,不可辞!我不是来退婚的,就过来随便看看!”
  “哦豁!随便看看啊,现在都已经看完了,那小女子就在此恭送姬家圣祖大人了!”
  夏芊雨恭敬有礼地行礼,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让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别在这边待着了。
  姬芸月也明白了,论起嘴上功夫,她是远远不及这魔女的。
  接了她的话茬,自己根本就毫无任何胜算!
  于是她一言不发,决定不再理会此女,直接率先朝着姬不平家中走去!
  先进去,再去思考该如何破局!
  “芊雨,你来做什么?”
  望着曾经在孤儿院无情睡过自己好多次,还强行拿走了自己初吻的夏芊雨,姬不平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以如何的态度,去与她相处了。
  “我来做什么?当年是你救了我一命,小女子过来以身相许啊!”
  刚刚靠着嘴上功夫打了场小胜仗的夏芊雨,笑盈盈说道。
  “额……别闹。”
  “不平哥哥,人家家里床塌了,可以来你家睡觉吗?”夏芊雨一秒换脸,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娇羞小女生表情:“两个人一被子的那种,就想以前我们以前曾睡过好多次的那样!”
  “砰啪!”
  屋内传来物品炸裂的声响。
  姬不平被这被这突入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家厨房的煤气罐爆炸了。
  夏芊雨面庞上,露出小狐狸偷鸡成功的得意狡黠表情。
  就知道那个女人虽然人进了屋子里面,但是却一直在偷听外面的谈话!
  又成功算计了情敌一次,开心!
  。
  。
  。
  (今日更新字数13000+,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还望大家继续支持!给个支持正版订阅还有月票啥的!
  今日更新到此结束,明天继续努力!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