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九章 情书之谜

  来到学校。
  今天夏芊雨请了病假并没来学校。
  在没得知她也是位修行者之前,夏芊雨给身边所有人的印象,都是那种文静甜美的病弱千金大小姐人设,也时常以身体不适的理由请假。
  看到对方不在,不禁让姬不平有些失望。
  原本他还想旁敲侧击问一问,前天晚上究竟发生了啥事,为什么自己房间的床单被子上都是她的余香呢。
  回到座位,他从课桌内抽出了那封上周收到的情书。
  然后取出一枚能够通过残留气息,回溯使用者影像的【溯灵符】,注入灵气催动。
  符篆化作一团灵光,融入这张字迹娟秀满是爱慕之意的情书内。
  能出做出这种寄情书放鸽子幼稚恶作剧的,自然不会是什么修行大能,肯定是身边某位看自己不爽闲得蛋疼的普通同学,所以姬不平毫不担心灵符会失败。
  很快的,灵符所凝聚的光影内,便显现出了写下这份情书之人的样貌。
  结果令姬不平很是惊诧!
  他原以为,会是哪个看自己不爽的男性所做的恶作剧,可是纸面上显示出的人像,却是隔壁班一名叫做周倩的妹子。
  这下子,姬不平陷入了迷惘,总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自己与她交集并不多,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无仇无怨的,为啥她要寄出这种情书欺骗自己感情,最后无情地放自己鸽子呢?
  怎么都想不通啊,实在没道理!
  这种事,光靠自己想就算想破头也不会有结果。
  于是满腹疑惑的他,在早上第一堂课下课后从座位起身,朝着教室外走去,准备用最直接最省事的办法——
  去隔壁班找周倩当面问个明白!
  “你好,请问周倩同学在么?我是隔壁四班的姬不平,有件挺重要的急事想找她问一下。”
  站在高二三班的教室前的姬不平,对着刚从教室内走出的一位女生问道。
  那女生打量了姬不平一眼,然后道:“周倩茜她从上周三开始就没来过学校了,似乎是身体不舒服请了很长的病假。不过我这里有她的手机号码,你真有急事的话,就打电话过去问一问好了。”
  听到从上周对方给自己寄了情书后,她第二天开始就来没来过学校,姬不平内心的疑虑更重了。
  不会像是晚间八点档的狗血青春言情剧那样,来赴约的路上,出了车祸之类的意外了吧?
  犹豫了片刻,得到号码的姬不平还是拔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你好,我是姬不平……”
  “啪!”
  他刚刚自报出家门,电话那头就传来手机被甩飞的落地脆响,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的惊吓。
  紧接着,电话也被掐断。
  一头雾水的姬不平,不死心地再次拨打她的手机,想要问清那封情书的内情,可是连续几次都被拒接。
  随后,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文字简讯,发件人正是周倩——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再联系我了,我明天就转学离开!】
  望着这条诡异至极的简讯,姬不平完全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彻底懵了。
  什么叫做什么都不知道,还让自己放过她?
  就算那封情书是一场无聊低劣的恶作剧,也用不着如此害怕自己报复,怕得就立马要转学离开啊?
  自己又不吃人,哪里有这么可怕?
  这纯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这背后,一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隐情!
  对着这条手机简讯发怔的姬不平,突然脑中灵光乍现,想起了一些以前一直被自己所忽略的事情。
  记得在初三快要毕业的时候,也曾发生过类似事件。
  那时班级里有一位文静秀气的女生,和自己的关系非常好,两人彼此间都有着那种少男少女的朦胧好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慢慢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水到渠成发展成为恋人了。
  也正是因为她的出现,姬不平才从那场对夏芊雨不切实际的暗恋中彻底毕业。
  懂得了天上月不可及,要好好珍惜眼前人……
  可突然有一日,那女生性情大变开始对自己无比冷漠疏远,然后接下来没过几日,她就莫名其妙匆匆转学离开。
  这件事给他幼小脆弱的心灵造成巨大的打击,甚至一度陷入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想着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从而惹得对方生厌。
  其实从客观的角度上来讲,姬不平他这个人虽不算帅得惨绝人寰的大帅逼,但是至少可以和五官端正沾得上边,三观端正不愤俗妒世,而且满腹骚话情商在线,按理来说异性缘应该相对来说挺好的。
  可事实情况却是,这些年来,那些性格差劲长相又不行的男生都凭借讨女孩子欢心的花言巧语,交往过好几个女朋友了,可他身边却连哪怕一个交好的异性朋友都没有,更别说恋爱什么的了。
  如今通过周倩的事件,察觉到其中端倪的姬不平,冥冥中察觉到似乎一直有一双幕后黑手,在暗中操纵着一切。
  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解开这背后的真相!
  ……
  ……
  午间放学铃响起。
  姬不平并没有去学校食堂用餐,而是直接离开了学校。
  “师傅,去蓝湾小区!”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姬不平便报上了周倩所住的小区地址。
  说起这家庭住址,还是他拜托了好基友姜初远,用美男计问来的。
  没办法,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帅哥出马就是不同凡响。
  隔壁班的那些妹子,面对生得如此好看且多金的姜初远,别说是周倩的家庭住址了,估计就连自己今天的底裤颜色都目含春水和盘托出。
  约莫十多分钟的车程,出租车便来到了目的地。
  蓝湾小区是滨城高档住宅区,光是一间卫生间的价格,就能买下现在住在城西老城区的姬不平和养父老姬所住的两层独栋旧屋。
  能够住在其内的非富即贵,看得出来那周倩的家庭经济条件很是不错。
  反观自己,就现在自己和老姬那栋旧屋,还有近二十年的房贷要还。
  不过现在的姬不平一点都不虚,因为他此时口袋里有,还一张好基友所赠的一个亿的黑金卡。
  人有了钱,腰杆子自然而然就挺起来了。
  甚至已经开始在想,等老姬这次出差回来,两人也在这里买一套大房子住着,倍儿有面子!
  以前他不去收姜初远的钱,是不想让对方误会,自己是因为他的钱才和他交朋友。
  虽然那些钱,对于有钱任性姜初远而言确实不算什么,就算全收了,以他的性情估计也不会误会什么。
  但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过这些大道理都是虚话,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姬不平他对自己不放心。
  毕竟两人当时认识时日尚短。
  而钱这种东西,又的确太动人心。
  他生怕自己收了第一笔,生活水平上升后就再也降不回去了,然后便会有第二笔第三笔第四笔……
  内心的贪欲一旦打开,就再也把持不住,也再也无法和姜初远回到最开始的真诚状态了。
  人心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去随意检测的好。
  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况且,自己的日子还过得去,也没啥要用钱的地方,没事跟着姜初远这只土豪蹭吃蹭喝就足够了。
  就像是社会上的那句以事实总结而出的俗话,“永远不要和好朋友一起创业做生意”。
  因为很可能,到最后甚至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不过这些天的经历,也让姬不平想通了许多以前所困惑的事。
  当时他一直觉得姜初远这个人,脑子应有有很大问题。
  这世上哪有人在刚成为朋友,第二天就拿出一袋装满钞票的大皮包,丢给对方让对方拿去随便花的人。
  这种人,要么就是钱多得烧得慌,要么就是脑子有毛病。
  很明显,姜初远他两者都占了。
  于是贴心的姬不平,数次暗示过他,可以没事去医院转转,或者约一些精神科大夫出来,大家敞开心扉好好聊一聊……
  可如今,在数天前得知了姜初远从云端天才跌落尘埃成为废柴的人生经历后,姬不平也终于明白了,为何他会做出这些不着调的事情了。
  以前的姜初远,背负家族传承希望一心修行,孤身于成仙大道上独行,宛若一只笼中金丝雀,不知外世也没有朋友。
  后来他成为废柴离开家族,自己成了他人生第一位好友,于是他便像是一位稚嫩幼童,很天真很幼稚地想将他现今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与自己分享。
  不仅仅是世俗钱财,还有他所携带的珍贵灵丹。
  除了对于自己这个挚友的珍视。
  还有生怕自己弃他而去的担忧。
  毕竟那时遭受重大打击的他,看似光鲜多金应有尽有,实则已失去一切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