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六章 姜家老祖

  “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这刁天庆作恶多端,欺负灭祖做了无数恶事,今日被不平小友你诛杀,可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了!除了仙盟嘉奖之外,想必过些时日,蜀山剑派那边就会有真传弟子亲自前来,感谢你替蜀山清理门户了!”
  陆山道人身侧,一位慈眉善目的黄杉老者,轻抚白须开口赞赏道。
  不知为何,看到这位黄杉老者,明明是初次相见,但姬不平总觉得有一种莫名亲切之感。
  陆山道人对姬不平开口介绍道:“这位仙长,便是你那位挚友姜初远的先祖,姜家老祖姜立安!此番正是响应仙盟号召前来,共同寻觅邪魔之地以求诛杀!”
  “这三年来,我家初远承蒙不平小友你多多照顾了!”
  姜初远的祖爷爷和善笑道:“不久之前,我刚去了初远那边一趟,想看看他离开家族后在滨城过得可还安好。结果发现,他已经完全放心了过去之事,不再因往事自暴自弃愧疚自责,这让我这个祖爷爷甚是欣慰!
  初远这孩子,从出生时起,就被强行背负了太多本不应该由他背负的重担,一直活得甚是辛苦。如今在滨城重获新生,且交到了你这样优秀而贴心的挚友,实乃大善!”
  说起这些时,姜立安甚是开怀。
  对于这位隔了好几十代的小孙儿姜初远,他一直都十分喜欢,无关什么修行资质。
  这次之所以主动响应仙盟号召来此,也是存着在身死道消陨落天地之前,再好好看一看这小孙儿,
  同时也准备好好开导开导他,不必再为当年仙基腐朽修行逆退之事,而自爆自弃终日自责。
  可爷孙见面后,姜立安才发现小孙儿改变实在太大了,和三年前离开家族时颓废与自我厌弃状态完全判若两人。
  一番短叙后才知晓,原来他来到滨城后,像个普通人那样进入学校上学时,因缘际会遇到了一位很有趣的少年,并与之成为了挚友。
  说在自己那位挚友姬不平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彻底看开了,不会再为已不可改变的旧事执念过深,从而影响未来的人生。
  在爷孙两人的闲聊中,望着面前这气定神闲处之泰然的小孙儿初远,姜立安竟然生出了一种极其荒诞的错觉。
  感觉这明明仙基腐朽不堪,一声修为几乎尽数散尽的小孙儿,似一直都正处于某种极其神奇的悟道状态下。
  此“道”,并非是问道境界的那种道。
  而是仙人之上,才有资格去感悟的无上大道。
  那是连已经成仙七百多年的自己,都未曾有幸到达的超然境界。
  不过想想,也觉得这实在太过荒诞,一定是自己大限将至即将身陨,心神不稳之下产生的错觉罢了。
  毕竟这世间,哪有人会窘迫得连筑基境都维持不住了,却能感悟真正的天地无上大道的?
  难不成还是天道和他很熟,给他开后门不成?
  所以,一定是自己想多的。
  而姜立安的这番长者之言,实在把姬不平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凭心而论,在过去了两年多里,是自己受到姜初远的照顾远比较多。
  比如被他豪车接送蹭吃蹭喝,比如让他上课把自己把风偷睡,比如让他帮自己模仿笔迹抄作业,又比如让他利用颜值去帮自己和老师请假或者去要女生号码啥的……
  “其实,这两年多的时间,是我受他照顾比较多。”
  在挚友的祖爷爷面前,姬不平也稍稍收敛了自己的皮性。
  “年轻人不骄不躁虚怀若谷,很好!”
  姜立安只当姬不平是在谦虚,对他的印象观感反而更加好了,觉得这真是一位很不错的好孩子。
  而跟随陆山道长来此的另一位仙人,是隶属于仙盟的长老,道号“清虚子”,也是一位活了千年之久的道袍老者。
  并且这仅仅只是开端,听陆山道人的意思,还有数位仙人过些时日便会赶来,同时也会有一些仙门世家的年轻天骄之辈,接着这次机会来此历练。
  看来对于那被封印的天外邪魔,仙盟志在必得,势要倾力铲除。
  ……
  ……
  夏家。
  夏芊雨看似冷静端坐在闺房内,但内心实质却如同火焚。
  今日她察觉到了夏家那位颇有人望的长老夏利群,同时也是当年孤儿院覆灭元凶之一,对姬不平生出了杀意,于是先下手为强悍然斩杀了对方。
  尽管老祖对此不怒反喜,但还是象征性地关了她一夜禁闭。
  并且还亲自前来,虚情假意关怀了几句,并送来了辅助修行的珍稀灵丹,并聊了一些修行上的问题。
  这灵丹,每个月夏家老祖都会亲自送来,并且要亲自看着夏芊雨服用下去,见到药力彻底化开才会离开。
  夏芊雨很清楚,这灵丹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珍奇之物,对于修行有着很大的裨益,但是其内却加了别的东西。
  其内除了让自己生死都由他掌控的禁制外,还有着让自己将来更好成为他大道祭品的材料。
  尽管如此,她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模样,每一次都顺从服下灵丹。
  终于等到老祖的气息彻底离开,她立马站起身来,便欲出门。
  虽然今日自己已经用黑袍人的身份,警告过姬不平他赶紧逃跑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心,需要亲自去看一看才行。
  若是实在不行,就算拼着真实身份暴露,也要护他周全!
  作为六千多万年前,这片天地的至强者之一,尽管如今才只是道尊修为,但若是她不惜一切,凭借着魂灵内的大道传承秘法,足可诛仙!
  只是真如此做了,那也是玉石俱焚。
  对于死这种事,以前的她向来是不在意的。
  从未觉得生命有何值得珍惜敬畏之处,只当这是一场永寂长眠,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一想到,若是自己死了,没有了自己在身边监管,如今声名鹊起的姬不平,会被别的野女人霸占,每天卿卿我我没羞没躁。
  然后,她就一点都不想死了。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他一起死,绝不能便宜别的野女人!
  两人同生共死,既然生不能白首同倦,那就死后合棺而葬永不分离!
  最好千年之后,尸体风化为尘埃,彼此交融混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种状态就再好不过了!
  正当她准备强行闯出,去看一看他是否安然无恙时,却感应到了仙盟玉牌内传来了新的讯息。
  这是陆山道长利用滨城仙盟执事的便利,向所有的滨城仙盟修士发送的全体消息。
  类似于刷了个全服喇叭的概念。
  这讯息中,提到了刚刚在滨城西郊,先前曾戳破邪魔阴谋的少年英雄姬不平,遭遇到了黑恶势力的暗杀,杀手正是臭名昭著的蜀山叛徒刁天庆。
  可姬不平,却以入玄中境迎战,越了一个大境界独自斩杀了刁天庆。
  也借此宣告大家最近滨城不大太平,一定要多加防范,若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仙盟,切不可逞能!
  望着这讯息,夏芊雨怔住了。
  越了一个大境界,斩杀了身经百战的修士?
  这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弱鸡无比的他么?
  若非前世根本没有他这号人物的强者存在,夏芊雨都要以为他和自己一样,也是强者转世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