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八章 我说有!那就必须有!

  原来这位少女,是周氏这位仙盟盟主妇人十年前所收真传弟子。
  这也是她能够在如今白玉京主殿,因为迎接姬家圣祖到来而封锁严禁修士进入的情况下,却能够来去自如的原因。
  于是,在大姐的物理教育下,头上又多了两个大包,准备“头生七角”的龙六,只能无可奈何为自己之前的恐吓行为,向这位才年芳十六小姑娘语气诚挚地致歉。
  不过生性皮得不行的龙六。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龙嘛?
  于是在道完歉后,小姑娘已经在九龙大姐大的安抚下,不容易止住眼泪后。
  龙六趁着大姐不注意,还是真龙形态的他,对着少女龇牙咧嘴露出一嘴的尖牙利齿,就像是再说“你这小女娃等着,我吃定你了”!
  于是少女“哇”的一生,又吓得啕嚎大哭起来!
  然后龙六的头上,又挨了两记来自大姐龙尾的关爱!
  嗯,确实有种将要成为世间第一只头生九角真龙的感觉了!
  而此时的白玉京主殿内。
  陈长天夫妇两人,正在餐桌上唠着家常的同时,也向芸月公主这位久居绝巅之山的姬家圣祖,讲诉起这些年来,神州世界修行界的一些大事与趣事。
  尤其是近百年来,上古破灭纪元的那些强者们,如同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转世重生。
  颇有种人之将死时,那种回光返照的感觉。
  像是整个神州世界,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毕竟这场三人都知晓,曾经毁灭过比之现在神州要广袤千倍修行盛世的那些天外邪魔,究竟是有多么得强大与可怕!
  尤其是那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那位在天外邪魔世界地位至高无上的帝君,肯定也已强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既然提及了上个破灭纪元的强者转生重生,就自然也会提及其灵沁。
  “不知道驸马爷他如今身在何处?毕竟他身旁的那位侍女,前世可是唯一一位亲身力战过那位帝君的存在,或许在她那边能够得到关于那帝君的些许情报!
  况且,人皇陛下的那柄剑也被她带离这个世界了,那可是人皇陛下留在世间的希望之一,不容有失!”
  陈长天饮了一杯酒,面色有些惆怅地开口道。
  根据那些转世强者恢复的记忆,前世的灵沁已是那个纪元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亦是当时对抗天外邪魔大军入侵,至关重要的灵魂人物。
  可就是这样的存在,却仅仅在那帝君手中连一炷香都撑不过,被直接斩杀。
  大概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那帝君虽然恶贯满盈,曾覆灭过无数世界,手中沾染过亿万生灵鲜血,但是还算是有一点良知。
  至少并未让前世灵沁的尸骨遭受任何亵渎,而是命手下恭敬且完好地送回。
  “她不久前已从域外归来,我来白玉京的路上刚遇见过她。家兄之剑依旧在她手中,并未遗落。”
  提及那柄剑,姬芸月就不禁想起当年提亲时的尴尬场面,面色稍稍有些不自然。
  “那驸马爷也回来啦?芸月公主您此番出山,正是去见他吧!”
  听闻此言,陈长天立马变得兴奋激动起来。
  他可是知晓,灵沁对于驸马爷究竟是何等忠诚,当年也正是为此才远赴域外。
  以她的性子,如今既然回来了,肯定是找到了驸马爷!
  在人皇陛下陨落的今日,也唯有那位被陛下谓之“天人”的驸马爷,实力堪称绝世无双,可以成为未来天外邪魔大军再次入侵时的领军人物了!
  姬芸月面色更加不自然起来,强装淡定地饮了一口茶:“那个男人回没回来,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此番出山,只是在山上待了太久,想散散心罢了!”
  “可……”
  陈长天还欲说些什么。
  可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身侧的妻子周氏悄悄拧了一把大腿。
  最懂女人心的,还是女人自己。
  自家夫君看不出来,但是周氏却看出来了。
  芸月公主她这番回答,明显就是已经承认了啊!
  果然,自己先前的直觉并未出错!
  这世间,能够让公主她离开待了数千年之久的圣山的,唯有她的心中人!
  这顿家常晚宴,自然也不能总是聊一下天外邪魔入侵的沉重话题,还是需要一些轻松有趣话题作为调剂的。
  于是接下来,身为仙盟盟主对于修行界之事知之甚多的陈长天,便讲诉起了修行界的有趣之事与有趣之人。
  讲着讲着,陈长天突然问了一句。
  “芸月公主,你知道姬不平这个人嘛?”
  突兀听到此言,伸手可揽月摘星修为傲视世间的姬芸月,连手中玉筷都拿不稳了,“啪”得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而看到公主殿下的反应,陈长天露出了然之色,像是明白了什么。
  “想不到公主你也知道这小子,看来他先前那番看似天方夜谭的话语,果然并非大放厥词啊!
  老朽我之前,是对他口中提到的‘道天’师尊是否存在很是怀疑的,毕竟这小子说自家师尊当年与人皇陛下乃是挚友,甚至还曾抱过年幼时的公主殿下你,可是在我印象中,根本就没有‘道天’此人的存在嘛!
  现在看来,并非是他在说谎,而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孤陋寡闻了!”
  陈长天为自己之前,竟然误解了姬不平,认为他实在装逼说谎而感到非常对不住。
  毕竟公主她连筷子都掉了,肯定是知道这个人的!
  所以那小子说得话,都是真的!
  真的有道天仙尊此人存在,真的与人皇陛下乃是挚友!
  “嗯……是的!道天仙尊当年确实是我家兄长的挚友,也是与我关系亲密的长辈!”姬芸月开口道。
  原本一开始,她是想着该怎么去解释,根本就没有道天仙尊此人存在的。
  可是突然的,她眼眸一亮想到了什么,于是直接改口承认道。
  之前,自己还在想该以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去滨城,而现在这个难道不是最妙的理由嘛?
  以探望道天仙尊长辈爱徒姬不平的理由!
  至于有没有道天仙尊这个人?
  自己说有,那就必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