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章 姜初远的过往

  “你听我解释,其实我……”
  “我不听我不听!”
  “……”
  “哈哈哈!我就是皮一下活跃气氛,被吓到吧!”
  之前还冷着一张脸佯装生气的姬不平,看到了姜初远一脸窘迫不安的神情,憋不住笑出声来。
  他拍了拍姜初远的肩,继续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嘛,就像是广大男性电脑硬盘里的隐藏文件夹,我能够理解,所以你不用解释什么,我也不会小气到去介意这种事的!如此说来,你早就知晓世间有妖了吧?”
  “嗯。”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
  “算是吧。”
  在回答这最后一个问题时,姜初远神情无比复杂,似乎有着某种难言之隐。
  “所以说,你交到我这个朋友,果然是撞了大运,路直接走宽了啊!”
  姬不平信心满满从裤兜内,掏出那枚记载了【离火仙诀】的仙家法门递了过去,笑嘻嘻嘚瑟道:“正所谓好兄弟有福同享,我昨天得到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的托梦,得到了这篇正宗仙家修行法诀!
  现在我把它拿出来和你一同分享,你是不是感动得想哭?
  没事,想哭就哭吧,我不会嘲笑你的,毕竟我自己都被自己的高尚情操所折服所感动了!”
  按照他想来,没见过如此高档仙法的姜初远,肯定已经感动得不能自已了吧。
  自己也正好能和身为资深修仙者的他,好好请教一番,自己为啥无法感知天地灵气进行修炼。
  可实际情况,却让他一脸懵逼。
  接过玉简的的姜初远,在闭眼凝神感知后,便十分冷静而慎重地玉简推了回来:“我刚刚帮你检测过了,这玉简内所记载的修行法门,的确是一篇珍贵无比玄妙仙道功法,修行后也不会给身体带来什么隐患。你将之收好,以后千万不要随意暴露人前,免得被贼人窥觊,招来杀身之祸!”
  “???”
  姬不平傻眼了。
  这和自己想象中的场景,完全不一样啊!
  这可是自己昨晚费尽千辛万苦,忍受着连骨灰被扬散的死亡痛苦,才从其它世界薅来的啊!
  为啥姜初远面对这种仙道功法竟如此淡定呢,甚至还将之退还拒收?
  “姜初远你不是修仙者么,难道用不到吗?”
  “不平你在得到了一部价值无可估量,能够让兄弟反目父子相残的仙道功法后,就毫不犹豫想到了身为挚友的我,我真的很感动很感动!”
  眼眶微红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姜初远,露出一抹苦笑继续道:“可我……早已经是个废人了,再玄妙高深的仙道功法对我而言,都毫无意义。”
  “废人?这是啥意思?”姬不平不解。
  “原本我是想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我便给不平兄你讲一个故事吧——
  曾经有一个传承千年,但却逐渐破落的修行世家。
  某日,族内降生了一位生而知之的天才,刚出生时便识文断字通晓人心,并且还拥有着家族有史以来最惊艳的修行天赋,就算放眼整个修行界内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惊世天才。
  对于这位天才的降世,家族上下都欣喜若狂,认为这是家族当兴恢复昔日荣光的象征。
  于是倾尽整个家族的资源来培养这位天才,甚至还有数位德高望的家族长老,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替那名天才洗髓伐骨铺就漫漫证道之路。
  被整个家族寄予厚望在身,那天才不愿辜负大家的心意,更不想让家族上下失望,于是丝毫不敢有任何怠惰,每日都在家族内过着与世隔绝勤学苦练的生活。
  在家族的倾力栽培与惊世的修行天赋下,他仅仅在三岁便洗髓凝气完毕,成功筑基,并且还是引发天地异象的仙级道基,可以说未来若无意外,得道成仙将是必然。
  六岁时,他跨入了‘入玄境’,十岁步入‘灵虚境’,可就在十四岁那年,他只差半步便可步入‘斩尘境’成为近千年来最年轻的斩尘境修士时,意外发生了……
  不知为何,他的修为开始不受控制地倒退,仅仅一年不到的时间,便连筑基境都维持不住了,道基腐朽不堪,哪怕是最资质平庸的筑基修士都根本敌不过。
  一代修行界冉冉升起万众瞩目的新星,就此跌落神坛摔进泥坑里,沦为修行界茶余饭后助酒的笑柄。
  而原本对他寄予厚望的家族,也彻底放弃了这个人。
  并且因为之前供他修炼几乎耗尽族内积存千年的珍贵资源,还折损了族内数位长老的性命,所以族内许多人对已沦为废柴的他颇有怨言。
  只是碍于族规和对方身为现任家主的父亲,而不敢做得太过火,也就是有事没事冷嘲热讽,亦或者借着切磋之名,享受一下把曾经只能仰视的天才踩在脚下的快感。
  后来,为了让家族中人眼不见心不烦,那人便离开了家族。
  之前人生一直都在无止境修炼中度过的他,想要体验一些正常人的生活,于是搬来了一座远离家族的海滨小城,进入了当地一所高中,也结交到了人生第一个朋友……
  故事讲完了,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我。”
  在说起自己过往的人生经历时,姜初远语气波澜不惊,就像是在讲述一个无关紧要旁人的故事。
  反而是一旁的姬不平,听得时而皱眉时而惊呼,表情无比丰富。
  想不到,原来看上去春风得意人生可以不用再努力的姜初远,还有着这样一段悲催过往。
  “兄弟,你真是太难了,心疼你!”
  姬不平拍了拍基友的肩,真诚安慰道。
  “没事的。”
  早已看开这一切的姜初远笑了笑,语气很是轻松地调皮道:“大不了下半辈子一直当一个平庸无聊的有钱人,过一过混吃等死努力花钱的日子了。唉,这样的人生,想想还真是寂寞如雪啊!”
  原本内心憋着千言万语安慰话语的姬不平,直接被这句话给堵住了。
  好像……需要人安慰的是自己这个穷逼吧?
  “请问我可以打你么?”姬不平问。
  “你打不过我的。”
  老实人姜初远诚实答道。
  又被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