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八十五章 白发星眸的少女

  圣龙公国的边界处。
  一座荒无人烟的极寒雪原之上。
  一位白发星眸,怀抱一方古朴黑色剑匣的绝美少女,倾城独立其上。
  哪怕是肉眼都能看出,这少女的情况很是不好,一袭胜雪白裙上满是血污,身躯上存在着诸多千奇百怪的伤口。
  这些伤口,其上都缭绕着古老强大的气息,并非是寻常的利器造成,而更像是某种大道创伤。
  从这溢散出的各种不同气息的大道创伤中,足以可见这降临洛泽拉斯大陆的白发少女,曾与难以想象的强者交过手。
  并且她似乎很心急在寻找着什么,就连留给自己疗伤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拖着这具残破无比,似乎随时都会油尽灯枯彻底死去的身躯到处游走。
  身躯破败至此,可白发少女面庞上始终面无表情,丝毫不以为意。
  漠然望着眼前这方世界。
  眼前的这世界,是她离开神州世界后的这数十年来,所踏足的第一百三十二个陌生小世界。
  她叫灵沁。
  正是曾经人皇陛下爱妹,姬家圣祖姬芸月打得吐血而归,在圣山之顶自闭至今的女子。
  也是姬芸月口中所念叨的,那个很惹人厌弃的老女人。
  在灵沁现身洛泽拉斯大陆的第一时间,雪原上空就风云变色,原本晴朗明媚的天空乌云弥补,有天威雷云在其内酝酿。
  这是负责洛泽拉斯大陆万物轮转的世界意识,在对这位外来者表示愤怒!
  “滚!或者死!”
  似乎早已见惯了这样的天道震怒场景,白发星眸的少女灵沁并未有丝毫惊慌,相反还反客为主直接冷声威胁道。
  同时她怀中紧紧抱着的那方古朴黑色剑匣,微微掀开的一丝罅隙。
  有金芒从剑匣罅隙直冲天际!
  气势无可匹敌!
  然后洛泽拉斯的天道意识,哪怕根本没有自身意识,但也本能的对匣中之物生出畏惧之意。
  本循着天地规则而存的祂,最终选择了退步。
  雷云消散,天地重新恢复清明。
  于是古朴剑匣重新关合上,少女也开始以心神感受搜寻着这世界,看究竟有没有自己所渴望寻找到的珍视之人。
  过了半晌,一直面目表情如同一座冰山的她,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她找到了!
  在这方世界,感受到了魂牵梦萦的主人熟悉气息!
  这一瞬间,她感动得想哭。
  百年前,一直无所不能的主人突然神秘消失,说是要去寻找自己过去,与重续此方世界的未来。
  并且在离开前,主人还给自己传音,说两人尘缘已了,主仆之间的神魂禁制已被他解除,从今日起自己这侍女便彻底自由了,可以不用跟在他身边忍受万年不变的清冷与孤寂了。
  后来六十年前,身处神州世界成为弃奴的自己,感应到了世界之外的诸天万界中,传来了主人的一缕微弱气机。
  于是自己便用主人当然所赐下的这柄剑,离开了神州大世界,踏上了在一个个域外世界寻找主人踪迹的道路。
  今日,终于寻到了!
  虽然这缕主人的气息很是飘忽不定,无法准确探查出主人身在这洛泽拉斯的何处,但这些都不要紧。
  只要确定主人平安无事,接下来的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将整个世界都翻起来慢慢寻找!
  就在雪原之上的灵沁激动欣喜之时,正在天穹暗中观望着这一幕的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也激动欣喜不已。
  下方这身受重伤气息微弱的神秘白发少女,竟然是硬生生斩开世界壁垒前来洛泽拉斯大陆。
  她怀中的那方古朴剑匣,其内肯定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神兵利器!
  这神兵,不仅可以轻松斩开世界壁垒,而且还能仅凭一道气息便让洛泽拉斯大陆的世界意志败退,简直强大到了闻所未闻的地步!
  若是自己两位神明得到了此等神兵,那肯定是牛逼坏了!
  到时候,直接可以凭此神兵离开洛泽拉斯大陆,去往其他世界吸取生灵之力!
  ……
  ……
  原本想去找好基友姜初远玩耍的姬不平,一脸沮丧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刚到姜初远家门前,就收到了姜初远的消息,说他这有些事情得先回一趟姜家,明日周一就会回来了,不用担心。
  吃了个闭门羹的姬不平,闷闷不乐很是无趣地一个人在路边摊上吃了五大碗馄饨。
  准备吃饱喝足回到家里,好好宅着过完这个周日假期。
  可就在回到家门前,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的他,整个人直接怔住了。
  原本出门时被锁好的大门,此刻虚掩着,门锁直接四分五裂破开一个大洞,像是被人硬生生从外给暴力锤坏了!
  并且隔音有些不好的屋内,还传来哗哗的淋浴声。
  家里……进贼了?
  这是姬不平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过去十多年一直生活在法制社会下的他,下意识便准备掏出手机报警。
  不过很快的,想起自己现在是何等威风厉害的他,默默把手机放回了裤兜。
  相对于报警,还是自己沙包大的拳头更加让人安心些。
  别说家里进了小偷,就算是掉进了穷凶极恶的土匪窝都不带怕的。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偷,竟然偷东西偷到自己头上了!
  推门而入,姬不平第一眼便见到了客厅沙发上被随手丢放的褴褛衣物,其上还沾有血迹,似衣物主人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大战。
  他望着沙发上的这对陌生衣物,看了很多眼。
  主要是因为这堆散乱丢放的衣物中,还有着女性所穿的贴身亵衣。
  这难道还是个女贼?
  浴室内哗哗的水流声也停止,过了片刻,浴室门打开,一位身材高挑湿漉漉长发披肩的少女从内走了出来。
  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不知从哪里翻出的姬不平白色T恤。
  这件男性衬衣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并且因为T恤的衣摆长度问题,只堪堪遮住一点。
  这将本就身材高挑的她,那双白暂如玉的修长大腿彰显得更加突出,让人目光不忍从上移开。
  姬不平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
  想了想觉得不妥,于是又默默瞄了一眼。
  男人喜欢大长腿有什么错!
  “不平表弟,你现在名声挺广啊,我这个一向潜心练剑的表姐,都在外好几次听过你的大名了!你这么厉害,恒仪叔知道不?”
  这大长腿少女没有去理会姬不平,而是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笑着问道。
  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恒仪叔?这是谁?
  咋觉得这名字如此耳熟呢?
  姬不平冥思苦想了一阵子,然后猛地一拍大腿!
  恒仪恒仪,姬恒仪!
  这不是老姬的本名嘛!
  平日里总是叫“老姬”,都把当爹的本名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