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一章 下山!小姐她急了!

  感知到碧黛儿的气息彻底消散,这具属于艾瑞莉母亲的身躯陷入昏睡后。
  姬不平唤来了等候在外面的侍女,让她们照顾好她们的女王大人,然后便朝着花园外走去。
  来到艾瑞莉的寝室前。
  修为大进已是灵虚上境修为的姬不平,灵觉比之以前增强了十余倍,隔着房门便听到了里面艾瑞莉的悲伤哭泣声。
  自从兰斯洛基的命星沉落,意境空间的那株神秘青碧树苗得到巨大滋养后,他除了解锁肉身降临诸天的新能力外,就连不能离开对方身边多少米的距离限制也消失了。
  现在的他,可以自由去游历世界了。
  除此之外,不仅每日进入【莫得感情·全知全能·贤者模式】的时间得到了大幅提升,在那种模式下的全知全能能力也得到了加强。
  站在房门前迟疑了片刻,最终姬不平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艾瑞莉正整个人趴在床上,把脑袋埋在柔软的天鹅绒枕套里哭泣着。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正在哭泣的她立马抬头,用望着进来的姬不平。
  “我没事的!”
  她拭去面庞上的泪珠,强颜欢笑用没事的语气道。
  只是她那红肿的双眸,明显暴露出了真相。
  姬不平走过去,坐在了床边。
  “艾瑞莉,你都知道了吧?”
  本来还想伪装成没事模样,不想让人为自己担心的艾瑞莉,心理素质实在有些差,当场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无声的肯定。
  “刚刚,就在你和母亲大人在公园交谈的时候,离火大叔曾说过的世界意志又来了,告诉了我全部的真相。
  祂还说,祂已经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继承黑夜女神神格的我身上,无数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生灵生死存亡重担,以后都要落在我肩上了,所以以后我需要尽快变得成熟变得强大起来,因为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无可逃避!”
  艾瑞莉强忍着泪水,故作坚强地开口道。
  姬不平伸出手,轻抚摸她那一头柔顺如瀑的金发,柔声道:“没关系,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在我面前不用压抑自己的情绪。”
  “可是……这样实在太幼稚太软弱……”
  “没事,不需要你强行变得成熟的,你就保持你最舒服最快乐的状态就好。还记得之前我在黄昏钟楼之上对你说过的么,既然你能够如此信任才认识不久的我,将人生托付给我,所以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保护好你的!
  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危险,哪怕有朝一日天塌下来,我也会站在你面前的!
  所以,以后还请继续信赖我吧,成为你内心真正想成为的人吧!
  万事有我呢,我可是被天帝师尊所夸赞的绝世天才,未来诸天万界的最强主宰啊!”
  听完这段无比柔情的话语,之前还压抑着自身情绪的艾瑞莉,当时就忍不出“哇”的一声扑到了姬不平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姬不平静静地听着她哭泣。
  就像是安抚受伤的小猫咪,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半个小时后。
  为哭累睡着了的艾瑞莉轻柔盖上被子。
  望着陷入安恬熟睡的她,姬不平放心地离开了圣龙公国的王宫。
  他独自一人,来到了曾与艾瑞莉来过的高塔钟楼之上,坐在墙上静静俯瞰着落日余晖下的整个王城。
  在此期间,洛泽拉斯大陆苍穹之上那扇巨大的金色门扉开启,数千名脚踏飞剑的岚云界修行者,在离火真君的率领下来到了此界,准备清剿那些圣殿中失去光明神王制约的人皮怪物。
  离火真君自然也注意到了坐在钟楼之上的姬不平,于是很是友善亲切地过来打了个招呼。
  那数千名岚云界修行者,则在离火真君的示意下,整齐向姬不平行了一记晚辈礼。
  可以说是倍儿有面子了!
  若是换做平日里的姬不平,估计早就像是打了鸡血般嘚瑟装逼起来。
  但是现在的他,没有那个心情。
  因为此时的他,正在思考一个很严肃很正经的问题——
  自己的使命,又是什么?
  不死之身、自由穿越忽悠诸天、体内的神秘青碧树苗,还有那莫得感情全知全能的贤者模式……
  总觉得,一切都像是早已安排好了的。
  还有。
  自己与姬家那位圣祖有过何种前世纠葛?
  为何那碧黛儿说,自己与那一剑轻描淡写砍死光明神王与黑色女神的强者,有着某种特殊关系?
  数千万年前的神州世界,也就是如今比现世广阔数千倍的洞天废土,当年破灭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一次死亡时,曾看到过的神州世界苍穹上的大道裂纹,像是曾被某位至强者以伟力拼凑而出,这才保持着如今的神州世界得以延续,那是谁?
  无数个迷雾重重的问题。
  想着想着思考着思考着,他竟然在钟楼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做了一个很诡异梦。
  梦中,有一位剑眉星目英武不凡的金袍男子,与自己相对而坐。
  哪怕仅仅只是静坐着,金袍男子身上也弥散着一种权掌天下掌御山河的独特无匹帝王气质!
  ……
  ……
  就在姬不平沉溺于梦境时。
  神州世界,姬家圣山之上。
  皎洁月光下,一辆由九匹真龙拉动,华美绝伦金色车撵,自圣山之巅而起,月下凌空御风朝外驾去。
  以九匹仙人境真龙来拉车,足以见坐在这座龙撵内的主人身份是何其尊贵,又是何等霸气绝伦!
  帝威凛然盖月,一如天帝巡视人间!
  “恭送圣祖下山!”
  下方姬家内的族人,无论地位高低身份尊卑,在见到月下的这座龙撵离山时,俱是心悦诚服行礼恭送,不敢抬头仰视。
  尽管所有人都不解,为何坐镇绝巅不问世事的圣祖,为何会在此时选择下山。
  但也没有敢问,也没有人有资格去问。
  “我原本以为,我们还得在山上等个一年半载,小姐才会忍不住下山去找姑爷呢!结果万万没想象到,这一天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化为真龙本形的龙六,口吐人言感慨道。
  “啥?我们不是去白玉京做客吗,怎么变成找姑爷了?”
  旁边肌大无脑的龙五,一脸懵逼地问道。
  “去白玉京做客,这种骗三岁小孩的唬烂借口五哥你也信……好吧,忘记五哥你是正宗大肌霸,肌肉都长在脑子里了,别人说啥你就信啥,会相信小姐这种稀烂理由也很正常!”
  龙六叹息了一声,用关爱智障儿童的怜悯目光望着五哥:“不说远的,就说仙盟成立的这些来,不知道邀请小姐前去做客多少次,你看小姐有搭理过他们嘛!小姐连仙盟成立大会都懒得去,又怎么可能突然心血来潮,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白玉京之旅了?”
  龙五丝毫没有感觉自己又被六弟的目光冒犯道,而是继续问道:“去白玉京和去见姑爷有什么关系嘛?六弟你之前不是说,姑爷是在一个叫滨城的城市嘛,为啥小姐不去滨城要去白玉京呢?”
  “五哥啊,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有空的时候就多读读书,缓解下逐渐肌化的脑子!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家小姐是一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傲娇啊,怎么可能直接去找姑爷呢,所以一定是找个理由先去白玉京,然后去完白玉京再找个借口去滨城啊!
  到时候见到姑爷,就装作是无意间路过,不是特意为了对方而来的模样!”
  龙六分析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哦!可是为什么如此突然就要出发呢?”龙五依旧出于迷惑状态。
  龙六叹了口气,四十五度角仰头望月,一本正经地感慨道:
  “因为,那个把小姐打自闭的女人,不久之前回来了!小姐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