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章 午后天台小剧场

  翌日。
  姬不平顶着黑眼圈,神色疲惫脚步虚浮地来到了学校教室。
  昨晚本来睡眠时间就不足,加上还做了一个贼可怕的噩梦,现在的他只觉得身体被掏空。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临睡前纠结着哪种死法比较舒服的他,就立马做了个一万种花式死法的噩梦。
  其中最奇葩最憋屈的一种死法,就是滨城地下突然冒出来一只身高万丈手持铜戟的人形魔物,一个屁把自己给崩死了……
  这死法,还是带着不可描述味道的。
  “昨晚没睡好?”
  作为同桌的姜初远,关切问道。
  姬不平有力无气道:“晚上做了个噩梦,待会儿我上课时偷偷眯会儿,你看情况帮我打打掩护。”
  “好。”
  “对了,我作业还没……”
  “拿来吧,我写。”
  对此习以为常的姜初远,淡定且熟练地模仿着姬不平的字迹,帮挚友解决作业问题。
  和土豪兼学霸做基友,就是舒服。
  “对了,午间休息时跟我去一趟天台,我给初远你看个大宝贝!”
  临瞌睡前,姬不平神神秘秘说了一句,准备给对方一个天大的惊喜。
  在上课摸鱼补觉的时候,原本冗长得宛若一个世纪的课堂,时间就过得很快。
  下课铃响,睡眼惺忪的姬不平美滋滋伸了个懒腰,然后便拽着姜初远朝着学校天台走去。
  今天阳光很好,教学楼天台上也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说起来这处天台,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也是一处颇具纪念意义的地方。
  两人正是在这里,正是确定关系成为了朋友,建立了深交。
  对于自己能和姜初远成为好基友这件事,姬不平始终有一种不真实的迷幻感。
  自当初新生入学典礼结束的那场男厕所邂逅后,少男心破碎的他自闭了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原以为两人除了同班同学这个身份外,便再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毕竟姜初远这个人,不仅人长得俊美外还有钱任性,而且平日里就像是一座冰山,不苟言笑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质。
  直到开学一周后的那个夜晚,趁着周日在外面打零工补贴家用的姬不平回家路上,看到有几个喝多了精虫上脑的小混混,正将面无表情的姜初远围在小巷墙角出言调戏。
  毕竟姜初远这货长相如此具有迷惑性,还少有的留着长发,加上声音也很是中性,除非他主动掏出来,不然还真的是雌雄莫辨。
  和所有英雄救“美”的剧情一样,姬不平掏出手机做出报警恐吓,把那群小混混给吓住了,并告知了他们姜初远的真实性别。
  本来事情就这么圆满解决了,可惜其中某位小黄毛,在听到姜初远的真实性别后,却反而更加兴奋激动了。
  变本加厉就要去伸手揩油。
  然后先前一直面目表情的姜初远,终于在沉默中爆发悍然出手,以一敌五,将那些小混混打得满地找牙哭爹喊娘。
  这暴力血腥的场景,把见义勇为的姬不平当场给看傻眼了。
  没想到看似柔弱的姜初远,竟然干起架来这么厉害。
  虽然这次英雄救“美”很是多余,不过姜初远最后临走时,还是道了声谢谢。
  后来,两人挺有缘分的成了班级同桌。
  在逐渐的接触中,姬不平也发现姜初远与一般夜夜笙歌会所嫩模的妖艳富二代不同,活得了无生趣,宛若清心寡欲的苦行僧。
  再后来,那是在两人成为同桌的一月后。
  那一日放晚学后的黄昏,姬不平独自来到这处天台,准备从高处看球……哦不,是看校女子排球队打排球。
  一推开天台门,就看到了如血残阳下,孤身一人站在天台边缘的姜初远。
  眼眸通红满脸泪痕,正缓缓站起身来,似准备纵身跃下……
  ……
  ……
  “说起来,两年多前的那个黄昏,如果我没有当机立断冲过去,一把将你从上面拖下来,姜初远你不会真的准备跳下去了吧?”
  故地重游来到天台,回想起当年往事的姬不平,一脸狐疑地问道。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放心好了,我现在不会再做那么危险的事了。”
  姜初远也并未正面回答,只是云淡风轻微笑宽慰道。
  既然对方不愿说,姬不平也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况且,接下来还有正事要做。
  “姜初远,你相信这世上有妖怪和仙人么?”
  在正戏开始前,姬不平决定循序渐进先做点铺垫。
  好让姜初远有点心理准备,免得直接被吓到。
  “为什么,以前一向不信鬼神之说的你,会突然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姜初远面色很是古怪。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昨晚我回家路上,就遇到了一只人首蛇身的恐怖妖怪!这也是我为啥被当成半夜街头裸奔的变态,被抓进局子的原因!”
  “啊!你的衣物原来是……所以你被那只妖怪,强行采补吸阳了?”
  姜初远面露惊骇之色。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啊!
  昨晚他还奇怪,为啥自己这位挚友说是去约会,结果约着约着人被抓进了局子,说是有伤风化街头裸奔。
  想不到竟然是遭遇了这种悲惨之事!
  好在人没事就行,清白没了就没了吧。
  “呸呸呸!能不能说点好话了,我还是个孩子啊,什么玷污不玷污的,你的思想实在太污秽了!我的衣服,是因为其他比较特殊的原因……”
  “我懂得!不平你不用解释,作为挚友,我绝对会保守住这个秘密,然后帮你报仇血恨的!”
  姜初远重重点头,紧紧握住挚友的手。
  一副我懂我明白,你不用费力去找借口掩饰的模样。
  他那充满着惋惜愤怒和自责的眼神,彻底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的确,突然遭遇了这种事,任谁都不愿启齿让旁人知晓吧。
  现在只希望挚友能够自我坚强了!
  姬不平心态崩了。
  自己只是被那只妖怪弄死了两次而已,怎么就会被误解成被采阳了呢?
  哎……等等!
  他突然警觉!
  姜初远他对于世上有妖怪这件事,完全就没有任何的疑惑和反驳啊!
  理所当然的模样,宛若早已知晓世间有妖!
  而且还说,会帮自己报仇血恨?
  难道说……
  姬不平用锐利的目光,死死盯着这货:
  “姜初远,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