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十一章 应劫救世之人?

  尽管是信口胡诌的内容,但是姬不平说得简直和真的一样。
  对面的陆山道人,则陷入了沉思。
  想着那位白胡子老爷爷仙人,究竟是何许大人物。
  嗯……他已经彻底相信了这番鬼话。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除了有仙人出手为这少年逆天改命的理由外,还有什么原因能让他安然活到现在。
  并且,记得数天前自己在夜路上见到对方时,对方还是个资质极差不通修行的平凡少年。
  可如今,却已是入玄中境。
  这才一周的时间吧,若非仙人相助,还得是那种足以媲美如今仙盟盟主级别的顶尖仙人倾力相助,根本不可能如此!
  至于先前那什么死而复生之类的鬼话,直接被陆山道人给直接无视了。
  大概只有傻子,才会去相信这等荒诞无稽的玩笑之言吧。
  当然,陆山道人活了近百年,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还是有些智商和想法的。
  比如这少年说什么,那位白胡子仙长恳求他当自己的徒儿之类的,还有说什么天地大劫将至他就是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啥的,明显就是在胡诌。
  若是真有什么天地大劫,自己作为仙盟执事,又岂会不知!
  想想也是,这少年第一次见到他时,就在那里“嘤嘤嘤”,明显就是一个生性调皮之人,夸大其词也不奇怪。
  “不知小友你那位仙长师尊,名讳为何,可否替老道引荐一番?”
  不疑其它的陆山道人,彬彬有礼询问道。
  “我家师尊无名无姓,不过可以称呼他老人家的尊号,‘道天’。至于引荐的问题,师尊他现在不在此地,而是去了诸天外界寻找救世之法,如今与我也是入梦相见。”
  姬不平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之所以虚构出这个强大至极的师尊出来,主要还是为自己修行如此快速,找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并且还能够借此狐假虎威,让别人以为自己来历不凡,背靠着一座大靠山!
  在外界以天帝身份忽悠,又在神州世界以仙人爱徒的身份忽悠,实在是XX两开花!
  岂不是美滋滋!
  至于为何要取“道天”之名,则很是简单,因为有逼格啊!
  又是“道”又是“天”的,光听名字就有股强者的气息扑面而来!
  如果将这尊号反过来读,就更加有意思了……
  听到那位仙长并不在此界,陆山道人是即震惊又失望。
  震惊的是,那位道天仙尊,竟然拥有这等破碎世界壁垒之能,可随心前去外界。
  而失望的是,如此大能,自己错过了这一次,今生估计再也无法亲眼见到了……
  “对了,还未请教小友之名?”
  “姬,姬不平。”
  “姬?姬家人?!”
  “不是,我和那姬家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只是恰巧跟随养父随了这个姓氏。”
  有些事能忽悠,有些事不能忽悠,虽然姬不平也想和那明显很牛X的姬家扯上啥关系,可惜这种逼装了太容易被戳破了。
  继续寒暄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姬不平便和姜初远离开了。
  身为此地仙盟执事的陆山道人,则连忙将今日的见闻,以及姬不平所说的全部话语,都尽数传达到了仙盟总坛白玉京。
  毕竟这道天仙尊,以前从未有所听闻,还需仙盟从旁查证。
  过了一杯茶的功夫,一只金色纸鹤飘然而至……
  望着这只人生首次见到的金纸鹤,陆山道人有些发懵。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按照仙盟里的纸鹤传递等级划分,金色纸鹤应该是最高级别的那种吧?
  代表着,是由盟主本人亲手制作传递!
  绝密!
  这则消息,竟然直接惊动了盟主他老人家?
  想起金纸鹤特殊开启办法的陆山道人,忐忑颤抖着手掌割破了手指,往其上滴了一滴鲜血。
  这金纸鹤是为他而来,也唯有他的鲜血才可开启,其余人就算截获也休想强行破解,获得其中信息。
  【天地大劫之事,不可再传外耳!
  至于那自称乃应劫之人的姬不平,你先细细观察,若有变故随时向我本人汇报。等过些时日,找个机会让他来一趟白玉京,容我一观!】
  看完留言,金纸鹤便自行焚毁,了无痕迹。
  陆山道人只觉得手脚冰凉,彻底懵逼了。
  原来,所谓的天地大劫,竟然真真正正的存在!
  自己身为仙盟执事,都从未听闻过任何风声,那姬不平又是从何得知?
  难道,他先前所言尽是实话?
  他,真是那应劫救世之人?
  ……
  ……
  仙盟总坛,白玉京。
  “娘子你说,这世间真的存在所谓的应劫之人吗?”
  一位身着粗布麻衣,宛若山间日复一日耕作老农的老者,放下手中的金笔,对着身侧给自己添茶的妻子问道。
  这看似朴实无华的麻衣老者,正是如今的仙盟盟主,陈长天。
  鬓角花白的妇人笑回道:“我想是有的!比如曾经的人皇陛下,比如如今的夫君你和我,又比如神州大地那些修为参差不齐的修士们,我觉得这世间的芸芸众生,每一位都是大劫到来时,不可或缺的应劫之人呢!”
  “娘子所言甚是,倒是夫君我钻牛角尖了。”
  陈长天心结开解,站起身来对着家中贤妻行了一礼。
  也是,若大劫真正到来之际,所面对的可不是单独一个敌人,而是无可匹敌的天外邪魔大军。
  到那时,吾辈修士,自当为守护这方世界生灵而征战,慷慨赴死。
  不管是刚步入修行的小修士,还是已迈入长生千年的大仙人,再这样的牺牲面前,生命都是平等的……
  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尽是最伟大的英魂!
  一如曾经被天外邪魔覆灭,如今只是一片凶险荒芜的古灵界。
  尽管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但至少他们几乎所有人,是流干所能流的最后第一血,站着而死。
  只是,疆域比如今神州大地辽阔千余倍,仙道昌盛英杰辈出的古灵界,都难以抵挡那些天外邪魔,如今的神州又该如何?
  “不管大劫到来时将会如何,但就现在而言,日子总归是要好好过下去的,多虑无用。”
  成婚数千年,对自家夫君了如指掌的妇人,就如他肚子里的蛔虫,见他眉头微皱就知道在想啥,于是出言宽慰道。
  “要是人皇陛下仍在,那该多好!”
  陈长天如是感叹,目光落在了挂在屋内那柄陈旧古老的青铜长剑上。
  并非是什么神兵利剑,只是一柄最普通最寻常的长剑罢了,随便一家铁匠铺就能轻易造出来。
  可这柄剑,却是如今身为仙盟盟主的他,最为珍视之物。
  因为这是他五千多年前,还只是一个毫不起眼跟的孱弱少年时,追随人皇参与那场平妖大战时,所持之剑。
  逝者如斯……
  “芸月公主殿下她,还未曾离山吗?”他问。
  想起了人皇陛下,自然就会想起如今尚在人世,独自一人于姬家绝巅之峰生活的人皇爱妹,被姬家尊奉为圣祖的芸月公主。
  她已经在那座山上,太久太久了。
  “不曾。估计唯有等公主她哪一日想通了,才会离山吧。”
  “我实在想不明白,那座山,除了高之外什么都没有,为何公主她数千年来,一直不愿离开那里?”
  “你又不是女子,又怎会懂女儿家的那些小心思。”
  妇人指了指天,露出如同老母亲般的微笑:“之所以一直不愿离开,是因为那座山是这世间,离天最近的地方啊!”
  陈长天一开始满脸困惑不解,完全没听明白。
  可是在想到,那位曾居于天上,冷眼观世不染红尘,静观尘寰无尽岁月的神秘少年之后,终于明悟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情”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