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十四章 这是对我人格的污蔑
    原本还以为自己身份暴露的夏芊雨,在听到眼前姬不平的推断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白白担心了。
  
      虽然不知道他所认定的黑袍人是谁,但只要不是自己就行了。
  
      “既然现在已知晓了那黑袍人的身份,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她问。
  
      “还能怎么办,只能先苟着了。芊雨你也千万别冲动,你昨夜被那黑袍人伤得那么惨,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愤怒,但是那黑袍人有权有势,就凭你是肯定斗不过她的!”
  
      姬不平语重心长地规劝道。
  
      他之所以和夏芊雨说这些,就是不想她一时冲动,做出什么自杀式的举动。
  
      毕竟那黑袍人姬家圣祖,不管是从身为地位还是实力修为,都足足甩了夏芊雨几万条街了。
  
      说起来,这一切都怪自己。
  
      要不是自己异想天开,想用引蛇出洞的方法引出那黑袍人你,从而找了夏芊雨来当假装自己的女朋友,也不会把她牵扯入内。
  
      “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喜欢自寻死路之人。那黑袍人知晓我们两人先前是假装情侣,所以对我手下留情了,但是你就需要注意了,若是真的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不清不楚,不仅害了自己也会害了人家姑娘!”
  
      夏芊雨再次强调,给他加深印象。
  
      千万不要再外面和不三不四的野女人勾搭,否则自己不会饶过那野女人的!
  
      “我心里有逼数的!”姬不平很是惆怅无助地叹息口气:“唉,我如此年少有为,刚刚在修行界混出个名声,收获了很多很多小迷妹,还以为很快就能脱单了呢,想不到竟然出了这档子事!”
  
      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两句后,便离开了宴会的这处无人角落。
  
      “不平表弟,我得走了!”
  
      姬不平刚在宴会场中找到自己那位便宜表姐姬静淑,就突然听到她如是开口道。
  
      “啊?走?”
  
      “是的!不知道为何,刚刚我突然收到了主家那边的讯息,说我获得了参悟人皇陛下真传剑道的资格,必须立马赶回姬家!”
  
      提及此事,姬静淑也一脸困惑。
  
      尽管她在修行界拥有姬家未来大剑仙的美名,但是离有资格去参悟人皇陛下遗留世间真传剑道,还有着很长的差距。
  
      姬家传承的这五千年间,人杰地灵天骄辈出,可五千年来有资格去感悟人皇陛下真传的存在,也不过十多位。
  
      哪怕是现任的姬家家主,都没有这份殊荣。
  
      所以,这真让她搞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
  
      怎么天上莫名其妙就掉下了一块与天一样大的馅饼了呢?
  
      “我日!”
  
      听闻便宜表姐立马就得离开滨城,姬不平直接爆了一句粗口,以表内心的强烈情绪。
  
      身为当事人的姬静淑不了解,但是他明白这是为什么啊!
  
      这肯定是姬家圣祖在刻意针对自己!
  
      今天龙六来了滨城一趟,看到姬静淑在自己家中,并且看样子还要与自己同居一段时日。
  
      于是那身为幕后黑袍人的姬家圣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便立马用手中的权利,将自己的便宜表姐给调回了姬家!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打消了关于黑袍人真实身份的最后一丝丝疑虑。
  
      实锤是姬家圣祖没错了!
  
      除了她,还有谁能够有如此之大的手笔,竟然用人皇遗留世间的剑道真传作为诱饵,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同居美梦成真!
  
      事实上,他的猜测从某种方面来讲,还真的是负负得正正确了。
  
      除了关于黑袍人的身份之外。
  
      今日回到姬家圣山的龙六,像自家小姐说起了正在姬不平家中做客,并要小住同居几日的姬静淑。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番离奇的局面。
  
      作为人皇爱妹的她,自然有自由给予旁人来参悟家兄剑道真传的资格。
  
      “不平表弟你咋了,难道你不为我感到开心吗?要知道,表姐我一直以来都视人皇陛下为偶像,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感悟人皇陛下的剑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的毕生心愿竟然神奇地实现了呢!”
  
      “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姬不平挤出一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这次回姬家感悟剑道,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五十年才能出关,我们姐弟才刚刚相认,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面了。”
  
      姬静淑有些惆怅地道。
  
      不过姬家肯定是要回的,将剑道视若自身性命的她,绝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在简单道完别后,她便起身离开了会场。
  
      脚踩飞剑,化为一道长虹飞往姬家。
  
      目送着她离开的夏芊雨,内心不禁有些失望。
  
      原本还想等晚宴结束后,给这个不知廉耻和自己男人勾肩搭背野女人一个教训的!
  
      想不到她竟然提前溜了。
  
      晚宴正在进行,自己也不好现在起身上去追赶,只能将这笔账暂且记在心里,等着下次遇到再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姬静淑算是无意间逃过一劫了。
  
      “不平!”
  
      大长腿表姐离开后,姬不平有些惆怅瘫在沙发上一人饮酒醉。
  
      然后喝着喝着,他看到了自己刚刚从姜家赶回来的好基友,正惊喜叫着自己的名字跑了过来。
  
      那模样,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姬不平细看了一眼,原来在好基友姜初远身后,还跟着二十多名容貌俱佳的莺莺燕燕。
  
      她们也跟着姜初远一窝蜂跑了过来。
  
      很快就把本就不大的沙发给挤得满满当当。
  
      各种高档胭脂水粉的少女香味弥散,宛若天堂。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人生就如同开了外挂一般啊!”
  
      姬不平酸溜溜地吐槽了一句。
  
      想想自己,明明已经变得如此优秀,成为年少有为的修行界名人了。
  
      但是因为那黑袍人姬家圣祖的关系,只能远远看着这些漂亮的少女。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而好基友姜初远,被姬家退婚后就凭借着漂亮的容貌,立马焕发出了人生的二十多春,
  
      疯狂恰柠檬!
  
      “不是的,这些女子都是因为姬家那位圣祖大人许诺下的丰厚聘礼而来,各各都是家世优越的仙门嫡女!”姜初远面露苦色,很是痛苦地解释道。
  
      他是真的对她们不感兴趣啊。
  
      自从昨日被姬家退婚后,他已经做好了孑然一身的打算了,根本不想再行婚娶之事了。
  
      “哐当!”
  
      姬不平手中的酒杯,直接被他给捏爆了。
  
      这是啥意思嘛?!
  
      你说你找理由调走自己那大长腿表姐也就算了?
  
      现在竟然对自己的好基友下手了?
  
      他可是男的啊!
  
      男的!
  
      这都要担心自己对他下手,这是对自己人格的污蔑!
  
      一瞬间,姬不平甚至想直接冲上姬家,找那圣祖好好大战一场!
  
      当然,也只是想想了。
  
      现在弱鸡的自己过去,纯粹就是送人头。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啊。
  
      唉,要是这时候,身边有个能够力压那位姬家圣祖,如同离火真君那般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强力帮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