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六章 短视愚妇!蠢妇误我!

  这一句“你不配”,直接让她哑口无言瞬间失色。
  这名叫姬不平的小子,究竟是何等来头,竟然让一向性情谦和的陈长天盟主,对身为姬家嫡系主妇的自己说出此等重话出来?
  一时间,贵妇人不禁很是懊悔。
  要知道对于整个姬家而言,陈长天虽不是姬家中人,但在姬家地位却远比绝大部分嫡系子弟要高得多。
  毕竟这位老者,不仅当年曾追随人皇陛下身侧征战妖族,而且是照顾庇佑着圣祖大人一路成长的长辈,座下还曾教化出过那位著书传世奠定道教起源,一骑青牛西行隐世的圣人。
  心念至此,她肠子就悔青了。
  早知道,自己就该早些拿了婚书退婚离开,不应该为了一解胸中怨气,而留在此地对这废物少年姜初远极尽嘲讽之能。
  一开始,听到自家夫君要将宝贝闺女外嫁时,而且对方还是名不经传的小家族姜家时,她这个当母亲的已经有些不满了。
  不过当时看到那名为姜初远的少年,修行资质出类拔萃,加上自家女儿在见了对方一面后,回去后就魂不守舍,面红羞涩说了句“一切全凭父亲大人做主”。
  于是她才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
  可是谁能料到,在这桩婚约定下后的一年不到,这位少年天才修行境界就开始无缘无故逆退,就算是仙人强者联合出手探查都无法找到根源。
  到了最后,就连体内仙基都腐朽不堪。
  可以说彻底断了长生路,终生只是个废人了。
  于是近三年来,她一直都觉得在其他妇人前抬不起头来,也常被其他几房拿这个废物女婿说事。
  因此,得知了姜家老祖来到滨城,加上自家夫君正在闭关修行,她便带着女儿前来退婚了。
  原本退婚并没有那么麻烦,这姜初远似乎也知晓已是一介废人的他高攀不起姬家了,早就已经选择认命,并未对此有何异议。
  只是因为这废物女婿,这三年来成为族内笑柄的她心里不舒服啊,光是简简单单退个婚又如何能解心头之气!
  于是她便开始极尽冷嘲热讽之能,发泄着心头怨气,一直拖到姬不平到来。
  姜初远站起身来,取出当年的婚书,还有一封早在一年多前便已准备好的合离书:“三夫人你说的没错,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的确配不上姬家嫡系贵女,今日就将这桩荒唐婚事了解吧!
  虽说姬家失约毁婚在前,但这些年来,我凭着这姬家女婿的身份,的确获得了不少便利,如今能够两不相欠也挺好。”
  尽管先前被足足辱没了半个多小时,可他却不愠不怒,心平气和神色冷静。
  “呵,你能有这种自知之明就好!说起来,当年若不是我家夫君因为天机道人的那一卦,说你乃是天地潜龙,未来会有天大的机缘加身,与你亲近者将会受益无数,我们也不会将女儿下嫁于你!
  现在看来,天机道人的那一卦根本就是错卦,如今连道基都腐朽不堪的你,还谈何天大机缘加身。难不成,你还能靠着这张男不男女不女的漂亮脸蛋,去勾搭上至高大道让它眷顾于你不成?”
  最后一句话,纯粹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
  说起算卦这件事,妇人就很是来气。
  当然若不是听信了那天机道人的谗言,哪里会遇上这种糟糕之事。
  更来气的是自家那位夫君,哪怕直到现在都还是相信天机道人那一卦,一直都不肯出面解除这场荒唐至极的婚约,今日还是自己收到这少年回族的消息,自作主张带着女儿前来退婚。
  自家夫君不管,但他这个做母亲的,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宝贝女儿往火坑里跳!
  正所谓仙凡有隔,一个修行根本道基都不保的废人,一个是生于姬家嫡系三房前途不可限量的贵女,两人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如今婚书以退婚约已解,木已成舟,谁也没法说什么了!
  而坐在妇人身旁的黄衫少女,望着站在场中面容俊美少年,虽然神情略有不忍,但最终还是没有出言说什么。
  母亲说得也没错,年初顺利破境入灵虚境的她,与他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回想四年多前,在听到父母已为自己择好了夫婿时,她一开始内心是很是抗拒的,可在后来见到那名叫姜初远的俊美无双少年天骄时,所有的抗拒不安都化成了期待。
  情窦初开。
  可人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在修行界没有实力光是长得好看那又如何呢?
  自己可不想以后在家族那些姐妹面前抬不起头,羞于和人介绍自己连筑基都不成的废柴夫君。
  最终,想到自己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节外生枝的贵妇人,带着女儿拿着休书怒气冲冲离开了。
  为了一个毛头小子,去得罪仙盟盟主陈长天实在不划算。
  在离开一段距离后,尽管成功解除了和姜家废柴的婚约,可是却不知为何怎么都开心不起来的黄杉少女,回望了身后的姜家一眼。
  总觉得,冥冥中自己似乎错失了什么极其重要的机缘。
  应该……只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
  ……
  与此同时,姬家内。
  身为嫡系三房的姬无辕,原本正在静室内沉心修炼,可却总觉得心神不宁似有什么大事将发生。
  作为一名距离得道升仙只有半步之遥,已能够冥冥感知自身福祸的强者,这种心神不宁的情况绝非什么好事。
  他走出修行静室,准备去探望一下妻女,可是屋内却空无一人,侍女也对主母和小姐的去向支支吾吾不敢言明。
  心头那抹不安更加严重起来。
  在他的厉声逼迫下,侍女终于说出了实情。
  “短视愚妇!蠢妇误我啊!”
  心神激荡之下,姬无辕直接气得吐出了一口老血。
  当年,为了求得一年只算一卦的天机道人出手算那一卦,他可是求神拜佛托了无数关系,耗费了无数的珍稀异宝。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其为变数……卦相的确不可尽信,有谬误的可能。
  可问题是,当日那一卦算出后,仅仅只是擦边想要探寻姜初远此子身上天大的机缘究竟为何,已是资深仙人的天机道人就立马遭受了从未有过的剧烈天机反噬,七孔流血差点当场去世,就连以无上仙金所制成的卦盘都瞬间化为湮粉。
  这让当时在场的姬无辕又惊又喜,因此后来宁可被姬家上下当做傻子,也要登门将女儿下嫁。
  就算后来那姜初远从天才陨落,姬无辕也从未动过退婚之念。
  并不是对天机道人那一卦坚信不疑,认为此子将来必有大气运加身一鸣惊人。
  而是相比起来,不过区区一个女儿而已,赔了也就赔了,大不了再生一个便是!
  可万一,若卦象真的应验了,那作为岳父的自己自然蹭一蹭那天大的机缘,顺利得窥大道!
  这笔买卖,怎么都不会亏的!
  可如今,却因为家中愚妇,全都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