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四章 洛泽拉斯大陆

  三人离开滨城洞天时,外面已是黄昏。
  在夏芊雨的从旁协助下,加入仙盟的事情办理得很是顺利,代表仙盟成员的玉牌也当场就发了下来。
  从今天起,姬不平便是组织内的一员了。
  并且还是有工资拿的那种。
  所有的仙盟成员,每月都会按照修为境界,有一份对应的薪资可以领取。
  而经过测定乃是筑基境的他,每个月可以拿到一万二的薪资,税后。
  比大部分在滨城上班的白领还要高的多。
  这更加坚定了姬不平变强的信念!
  钱到是其次。
  主要是想多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多赚取一些贡献点,然后为所欲为。
  毕竟他可是听说了,在修行界的各大洞天内,可是有着很多合法的好地方,里面的小姐姐都贼漂亮贼有气质,琴棋书画吹弹拉唱十八般技艺样样精通……
  唯一的坏处,就是费贡献点。
  至于身体被掏空啥的,姬不平则完全不担心,自己可以抹脖子满血复活。
  去药店买完毒鼠强和敌敌畏回到家中。
  在暴毙进入意境空间的凌霄宝殿之前,他先是打开不久前刚安装的仙盟内部APP论坛,看看这些修行者们都在发帖聊些啥。
  然后,一个小时就这么默默过去了……
  像极了考试前他说要熬夜复习个通宵,结果看书五分钟玩手机一小时,根本停不下来。
  终于意识到不对的姬不平,看了时间放下了手机,拿起加了毒鼠强敌敌畏猛灌了一大口。
  没办法,谁让论坛内的这些道友帖子实在太过有趣了。
  这些人都以什么“XX洞主”、“XX真人”、“XX天师”来互相称呼,所聊的话题要么就是些什么炼丹、闯秘境、修行经验啥的,要么就是一些修行界的八卦事件……
  要是不知情的人误入,估计还以为这是大型中二病病友交流论坛呢。
  毒药入腹,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姬不平在床上舒舒服服躺好等死。
  ……
  ……
  意境空间。
  凌霄宝殿内。
  相比于上一次进入,这一天多都一直在接受离火真君命星滋养,那颗扎根于虚空中的青碧树苗,似乎稍稍长大了一些。
  长势喜人,现在已经有一个巴掌那么大了。
  看来比起灵气,还是命星所传递的那股玄奥未知能量,更有益它的生长。
  高坐天帝宝座上的姬不平,整理了下自身气势,便召唤了离火真君。
  “小道拜见天帝前辈!”
  现身于大殿内的离火真君,见到高坐上方的前辈,立马以对待老父亲的尊敬态度跪伏行礼。
  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但他就是心甘情愿这么做了。
  不觉得卑微,相反还很是开心。
  “离火道友快快起身,本尊今时召你来此,便是因为又从诸天外界中,寻到了两名命运之子。道友你作为本尊所选定的第一人,还望能够多多教导那新来的两人。”
  “自当为前辈效死!”
  作为被忽悠第一人的离火真君,骄傲地挺起了胸膛,话语掷地有声。
  见到离火真君这边干劲满满,姬不平便放心了。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出来吧,另外两只新人!
  ……
  ……
  洛泽拉斯大陆。
  圣龙公国,王都。
  受光明神眷顾,圣光永不熄灭的圣殿内。
  今年已二十七岁的兰斯洛基,身着代表着圣殿骑士团团长的圣光甲胃,在圣殿内虔诚冥想祷告。
  这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课,也相信终有一日,自己的祈祷能够传递到身处神国的光明神耳中。
  自幼便被圣殿收养,经历了各种洗礼与考验的他,是一位信仰坚定的圣光信徒,也一直以自己能为圣殿效劳而感到莫上光荣。
  可今日,在祷告的过程中,他却莫名觉得内心无法安定。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至高光明神在上,圣光庇佑着我!”
  为了摒除内心这份不安,不让自己在祷告时心存杂念亵渎神明,他大声颂念着圣光教义。
  然后,他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
  与此同时。
  在距离圣殿不远,圣龙公国的王宫内。
  一位金发如瀑柔顺的俏丽少女,正站在高大的魔法水晶墙镜前,在众多宫廷裁缝与侍女的围绕下,试穿她十日后晚宴时所要穿着的华美礼裙。
  十日后,是她的十六岁成人礼,也是整个圣龙公国的盛典。
  因为她叫艾瑞莉,是圣龙公国身份高贵的公主殿下。
  尽管贵为公主殿下,也尽管今夜这场成人礼晚宴将是空前盛大,但是现在的她一点都不觉得快乐。
  为了筹备这场成人礼,不让身为宴会主角的她在众多贵族前失仪,给王室荣光抹黑,从三个月前她便接受着一群宫廷礼仪导师的严苛训练。
  比如用餐时刀叉绝不能发出哪怕一丁点声响;比如行礼微笑时要保持王室礼仪,要无比淑女不可露出牙齿;又比如向贵族们回礼时,应该右脚向后膝盖弯曲,然后再双手拉起礼裙微微鞠躬,不管是膝盖弯曲的角度还是礼裙拉起的长度,都有着严格的标准……
  总之,这些快要把艾瑞莉逼疯了。
  还有试穿礼裙,她今日从用完午宴后,便一直待在这里不停试穿各式各样的华美沉重的礼裙。
  “不就是礼裙嘛,明明每一件都很漂亮啊,随便挑一件赴宴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呢。”
  她很想这样说一句,可却没有那份勇气说出口。
  只能像是一具提线木偶,任由宫廷裁缝和侍女们的摆布。
  感觉实在压抑得透不过气的她,说自己很累了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穿着华美礼裙躲进了宫殿内的一间无人屋子,望着窗外明媚的景色,开始托着下巴日常发呆。
  “好想出去玩耍啊……如果有传说中的勇者出现,带我离开这里就好了……如果真的愿望成真,我艾瑞莉就嫁给那位勇者,绝对绝对绝对不反悔!”
  她心中如是幻想着,甚至还幼稚得对天做了个承诺。
  尽管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除非出现传说中的奇迹。
  正当她听到外面侍从在寻找自己的声音,叹息了口气准备离开这里,继续去为成人礼晚宴做准备时,四周的墙壁却如同雾气般消散无踪。
  奇迹……
  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