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姬芸月与夏芊雨的初次交锋

  “我那挚友姬不平呢?你们有谁见到他了么?”
  人群中,姜初远等待了许久,都未曾见到挚友走出来,于是心急如焚地向幸存者们询问道。
  不久之前,在得知了整个夏家上下不存活口的时候,邪魔封印之地出了变故的时候,他便以凡人之躯匆匆跑了过来。
  因为跑得太过匆忙着急,就连鞋子都给跑丢了一只。
  脚掌都被嶙峋的石子割出了好几道血口子。
  “不平兄?什么!他竟然没有出来嘛?”
  脑袋昏昏沉沉,感觉像是挨了一记铁拳的陈北冥与李键来,互相搀扶着从内走了出来,在听到姜初远的询问后,他们也都吃了一惊!
  “没有!他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见到人群陆续从中走出,却始终没有挚友的身影,姜初远的心像是坠入的寒潭,无底下沉着。
  “可是,我们已经是最后两个出来的人了,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啊!难道说……”
  陈北冥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他想到了那个极其可怕的可能!
  “你说姬不平兄台啊?我之前醒来时,便一直没见到他的身影,难道说因为他之前不仅拒绝了邪魔招揽,还破坏了对方的大计,因此得罪了那邪魔,被那邪魔恨之入骨给挫骨扬灰了?”
  这时,旁边的一位陌生修士,听到了这边讨论的话题后,下意识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猜想。
  这猜想的确很是合情合理。
  他们其余人,与那邪魔都没有什么直接接触,没有结下什么私仇,所以那邪魔暂时未动自己等人也说得过去。
  可是姬不平,可是把那邪魔得罪得够呛。
  就算当场被抽筋扒皮挫骨扬灰,也的确不算稀奇。
  “初远,我去另一边也问过了,除了陷入昏迷的夏芊雨被带回了白玉京之外,就再没有见到其余人了!”打探消息归来的姜老祖,沉着脸道。
  他很是自责愧疚。
  明明先前在进入邪魔封印之地时,还信誓旦旦对姬不平小友说过,自己会照顾保护他的。
  结果,却出了这等意外。
  “噗!”
  姜初远前两日才刚刚自斩了道基,身体状况本就十分不好,此刻听到这噩耗,直接郁结攻心,喷出了一大口心血。
  “初远,你没事吧!”
  姜老祖吓得连忙上前,想要查探一下他的身体情况。
  可是令他诧异的是,自己竟然被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法则力量隔绝在了外面,根本无法接近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儿三步之内。
  要知道,自己可是仙君七阶的强者啊!
  虽然因为白骨宫殿之事,体内灵力十去其七,但也不应该被道基都不存在,浑身上下连一点灵力都没有的他给阻拦住啊!
  可正当姜老祖准备好好探寻一下那隔绝自己前进的法则力量时,却发现这力量已经突兀消失了。
  自己的小孙儿姜初远也直起了身来,拭去了嘴角的鲜血。
  “祖爷爷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也不用担心我会想不开。毕竟不平兄总是对我说,一个人在任何时候任何景况下,都要保持对这个世界对自己未来的希望,我不会忘记他的话,因为我是这世间他最好的挚友,也是最不应该令他感觉失望的人!”
  姜初远看似恢复了正常,甚至为了表示自己没事,还对着自家老祖笑了笑。
  露出一口如同白玉般整整齐齐的血牙。
  “初远你也别想太多,也许不平小友他根本没有出事,只是失踪了而已,过段时间肯定会自己回来的!”姜老祖用善意地谎言宽慰道。
  尽管也知晓,这善意的谎言是有多么的不真实。
  “嗯,今天我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祖爷爷你不用担心,在为不平他报仇雪恨之前,我是绝不会轻易死去的!”
  留下这句话,少了一只鞋的姜初远,便转身离去。
  为挚友复仇,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执念了!
  哪怕现在的他,只是个没有半点灵力的废人。
  ……
  ……
  白玉京。
  夏芊雨幽幽然从昏迷中醒来。
  她记忆的最后一刻,停留在见到了自己那位前世姐姐,还有一剑斩杀了那强大之至的邪魔后,倒在姐姐怀中不省人事陷入昏迷的姬不平。
  脑袋昏沉的她,还未来得及去细想姬不平与自己姐姐究竟是何种关系,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位略带稚嫩之气的女孩问话:
  “呵,你就是那个老女人前世的妹妹?”
  转过头去,发现问出这句话的,是一位初中生模样的小女孩。
  在这小女孩的眉心处,有着一枚栩栩如生的金色剑印。
  这女孩看着年纪小,但是架子倒是大得很,一副盛气凌人的霸道语气。
  “你是谁?我与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与你又有何关?”
  此时的夏芊雨,也并未称呼灵沁为姐姐了。
  毕竟她们姐妹俩,以前的关系属实不太好。
  之前叫出“姐姐”,只是因为太过惊诧,加上人之将死没能控制住自身情绪。
  不过让她疑惑的是,这个奇怪的小女孩怎么会旁若无人出现在白玉京这种神圣无比的地方,并且还毫不客气地称呼那个女人为老女人?
  “我是谁?我姓‘姬’,名‘芸月’,人皇是我家兄,你说我是谁?”
  姬芸月饶有兴趣地盯着眼前的夏芊雨。
  刻意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后,想从她面庞上看到畏惧与惊慌的情绪。
  自己对付不了那个老女人,那就从她前世妹妹身上先收点利息回来!
  可惜,这一次姬芸月失望了。
  “原来你就是那位坐镇姬家圣山,活了五千年之久的姬家圣祖啊,真是久仰大名呢!我叫夏芊雨,今年才区区十七岁,远远比不上圣祖老前辈你数千年来在修行界的德高望重与威名赫赫,初次见面还望圣祖老前辈多多照拂照拂!”
  虽然夏芊雨本身很是不喜欢,自家那位总是胸怀天下一副悲天悯人模样的姐姐,但是在关键时候,她还是会一致对外的。
  这姬家圣祖,称呼自己的姐姐为老女人,那么自己就同样用她的年龄作为反击!
  反正不知为何,见到这姬家圣祖的第一眼时起,就觉得和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对付,冥冥中感知到一股对她这个人的隐隐敌意!
  这应该是属于女人的直觉!
  姬芸月深吸了几口气。
  她最是讨厌别人说她的年龄,尤其是对方还是那个老女人的妹妹!
  自己虽然活了五千年,但是大多时间都在沉睡,根本没有那个老女人那么老!
  “小丫头片子年纪轻轻乳臭未干,就如此伶牙俐齿,倒是和你那成天不苟言笑板着长死人脸的姐姐大有不同呢!”
  姬芸月反唇相讥道。
  两个初次见面的女人,眼眸中似有电光火花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