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十章 丧尽天良的死变态

  听完这对兄妹的叙述,姬不平整理明白了这圣战究竟是什么意思。
  原来不久之前,洛泽拉斯大陆天幕苍穹被破开了,有一颗白昼流星坠入圣龙公园的边界雪原之上。
  紧接着,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在大陆各地展露神迹,说那颗白昼流星乃是来自域外,乃是其他世界的强大邪神,目的便是为了毁灭洛泽拉斯大陆。
  而为了守护大陆上的亿万生灵!
  圣战,开始!
  不仅仅是圣殿内的军队倾巢而出,就连俗世王国还有各大领主都必须出兵,集整个大陆之力去诛杀那邪神!
  光明神王在整个洛泽拉斯大陆拥有着无数信徒,整个大陆的子民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因此掀起了这场在他们眼中代表着光明与正义的圣战!
  在圣殿倾力支援仙侠,大概在明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入雪原之时,就会有六百多万的军队集结完毕,朝那异世界邪神发起最终决战。
  已经知晓光明神王真面目的艾瑞莉与兰斯洛基,尽管不知晓那化为流星坠入洛泽拉斯大陆的异世界人,究竟是善是恶,但是光明神肯定是邪恶的化身没错。
  因此总觉得这场圣战,根本没安什么好心。
  他们兄妹这次呼唤姬不平前来,便是想让姬不平询问一下他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帝师尊,那异世界人究竟是谁,又抱着何种目的降临洛泽拉斯大陆。
  还有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策划这场圣战的背后,究竟有着何种阴谋。
  被他们兄妹如此殷切地目光注视着,姬不平当场就懵逼了。
  自己知道个屁啊的知道。
  鬼知道那异世界人是谁,为何会跑到罗泽拉斯啊?
  自己又不是那光明神肚子里的蛔虫,鬼知道他为何一言不合就搞出如此大规模的圣战啊?
  当然,这些话也就是在心里吐槽吐槽罢了。
  若是说出口,直接就穿帮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忽悠计划直接瞬间崩盘了。
  于是他闭上眼睛,装作沟通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天帝师尊。
  数分钟后,再次睁开双眸,用高深莫测的语气道:“我刚刚询问了我师尊,他说这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历史的车轮已经开始转动,而你们所要做的便是耐心等待!”
  看似说了很多,但实质根本啥都没说。
  典型的神棍常用例句,
  但是艾瑞莉与兰斯洛基却陷入了沉思,正在一本正经思索着这句高深莫测话语内蕴的含义。
  虽然听不懂具体什么意思,但是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离开了,刚刚去觐见师尊时,他说有重要之事要与我相商!”
  见到这对兄妹的反应,姬不平内心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过了这关。
  生怕这两人再问出什么问题的他,起身便欲离开。
  “等一下!”
  这时候,兰斯洛基起身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姬不平。
  “额……还有啥事么?”
  姬不平强壮镇定。
  心中暗自念叨,难道是之前的神棍话语被看出破绽了?
  于是他便使用了读心能力。
  对于这读心能力,姬不平已经决定尽量少用了,除非是必要的时候,否则就不去动用。
  主要还是这读心能力,实在是有些对对方不太尊重。
  然后姬不平便明白了兰斯洛基为何拦住自己。
  不是因为神棍话语被看出破绽,而是准备向自己致歉。
  “之前我这个当哥哥的性情冲动,在看到你所佩戴的海洋之心吊坠后,误以为你对我妹妹做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盛怒之下砍你了一剑!现在我血债血偿,让你也砍我一剑!”
  说着,兰斯洛基便抽出了腰间的大剑。
  旁边面红耳赤的艾瑞莉则又羞又急。
  不久之前,她与自己的哥哥讲诉了海洋之心吊坠的误会,然后哥哥就无比自责。
  “没关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姬不平有些尴尬地将对方递来的大剑推回。
  鬼知道那海洋之心吊坠还有着这种意义啊,否则打死自己,当时也不会在兰斯洛基面前如此显摆的。
  于是他将那串海洋之心吊坠拿出,想要将之物归原主。
  “不……不用了,送都送出去了,不平哥哥你还是收下吧。”
  艾瑞莉红着脸小声道。
  姬不平刚想继续坚持物归原主,却在此时感受到留在神州世界的身躯产生了某种异动,于是只得暂时将这海洋之心吊坠收起,匆匆意识回归神州世界。
  滨城家中。
  躺在床上的姬不平刚一睁开眼,便看到一位古代书生模样的陌生男子,正在床边对自己上下其手。
  说得简单点,就是一双胡来的双手在自己清白的身子上乱摸。
  “死变态!老玻璃!”
  这惊变,吓得姬不平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惊恐地抱着自己的枕头作为防护。
  简直丧尽天良啊,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居,做出这等禽兽不如之事!
  这是人干的事嘛?
  姬不平此时还不知晓,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位被修行界尊称为六爷的存在,本体真不是个人。
  龙六此时也很是懵逼。
  就在不久之前,他从滨城洞天离开,准备按照小姐的暗示来暗中观察一下姑爷,看他不回九天之上待着,留在人间俗世究竟想要干嘛。
  可就在他来到姑爷家时,便骇然发现姑爷整个人躺在床上,成为了个莫得灵魂的死人了。
  这等惊变,吓得他立马不敢隐藏了,第一时间来到了屋内,想要救治姑爷。
  可正当他在耐心探查姑爷身体,想要寻找解救之法时,姑爷却突然醒了!
  “姑……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原本龙六想叫姑爷的,可是忽然自己临行前小姐满怀怨气对自己的吩咐,说什么虽然两人有婚约,但这个男人神秘消失百年,等见到他时不许称呼他为姑爷了。
  于是立马改口。
  “姑什么姑!老子是男的,纯爷们!不是什么姑娘!你想窃玉偷香也得看准目标啊,要是想风流快活春风一度,去花点钱不好嘛?为啥要做出这等禽兽不如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姬不平无比悲愤地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