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睡服计划!实在不行就下药!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
  夏芊雨含糊不清地问道。
  尽管没有明说,但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指自己的姐姐。
  与一般的转世者不同,尽管她们只是前世姐妹,今生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两人之间的联系比之血缘这种流淌于肉体内的存在更要紧密。
  因为两人的魂灵出自同源,都是承载了前世那已然破灭的纪元天道气运而生。
  世间有光有暗,万物也是互相对立的,天道也亦是如此。
  她们这对姐妹,一个继承了天道正面气运传承,那是代表着世间生灵所有的美好汇聚。
  另一个,也就是夏芊雨则继承了天道暗面传承,那是汇聚着世间众生负面情绪的存在。
  所以前世的她们,一个被修行界奉之为代表光明与希望的圣女,另一个则被众人畏惧为带来死亡与灾祸的魔女。
  “想不到你还挺关系她的啊?可是据我了解,你与你那前世姐姐关系应该很不好才对啊,毕竟你们两人出自同源,内心都有想要吞噬对方合二为一的本能欲望!”
  姬芸月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次出山,她可是从陈长天那边知晓了许多情报,尤其是关于灵沁前世种种的。
  夏芊雨面色不变,微笑着道:“我对她倒是没啥关心的兴趣,只是我男人被她带走了,所以好奇问问罢了。”
  “你……男人?被她带走了?”
  姬芸月内心“咯噔”了一下,感觉事情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下去了。
  她原本是得知这夏芊雨是灵沁的妹妹,加上自己未婚夫被灵沁给带回了九天之上,才百无聊赖过来瞧一瞧的。
  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对劲了。
  难道说?
  “是啊!我男人叫姬不平,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小修士罢了,想必姬家圣祖你如此高贵的身份,肯定是不知晓的!”
  夏芊雨未曾注意到对方神情上的异样,一脸幸福地沉浸在对于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中。
  如今夏家已灭,想要将自己作为大道祭品的老祖也身死道消,潜藏在幕后的天外邪魔也被自己男人一剑斩杀,以后自己就彻底自由了!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多久就做多久!
  总之,再也没有人妨碍自己与姬不平了!
  以后二人世界的夫妻生活,肯定会十分美好幸(xing)福!
  “你说,那姬不平是你的男人?”
  姬芸月此刻整张小脸都黑了。
  之前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现在只期望,一切都是这夏芊雨信口胡诌,他们两人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毕竟自己这个明媒正娶的未婚妻,还从未曾与他有过任何实质性的亲密接触呢!
  “对啊,想不到圣祖大人你也知道他啊!也对,毕竟我男人现在变得越来越优秀了,扬名天下也不奇怪!”
  虽然觉得这姬家圣祖表情有些奇怪,不过夏芊雨也并未去多想。
  只当是最近姬不平一鸣惊人,做出了许多扬名修行界的大事,所以名声在外了。
  毕竟自己这些年来,可一直以黑袍人的身份把他管得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去外面拈花惹草,和别的野女人卿卿我我的!
  “可据我所知,那姬不平这些年来一直孤身一人,连女朋友都没,为何你说他是你男人呢?”姬芸月尽量平复心情,让这句问话听起来不那么刻意。
  夏芊雨瞬间警觉:“为何坐镇姬家绝巅高高在上,向来冷眼观世的圣祖大人,会对此了解的如此清楚,连感情状况都知晓了,难道你还特意去调查过?”
  “我又不认识那姬不平,浪费时间调查他干嘛?就是听旁人随口一说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圣祖大人你对我家夫君姬不平起了窥觊之心,想违背伦常去偷别人家的汉子呢!”
  夏芊雨用打趣道语气道,但其实内心已经下意识开始警觉起来了。
  总觉得这姬家圣祖,有很大的问题!
  然后她接着开口讲诉道:“其实我与他,已经孤男寡女同床共枕睡过很多很多次了,并且早已互许了终生,就在不久之前进入那天外邪魔的封印之地时,我们俩还深情吻别了一番呢!”
  这番话内所说的事,的确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
  睡过很多次,自然是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当时隐瞒了性别且生得又黑又小又瘦的夏芊雨,都是与毫不知情的姬不平挤在一张狭小床上的。
  至于互许了终生,则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夏芊雨便无数次与他说了,自己以后长大了要嫁给他当新娘。
  尽管当时的姬不平没有回应,可是后来两人都长成了少男少女再次相遇时。
  见到伪装得如此温婉恬静,就和自己童年以来幻想出的另一半完美契合的夏芊雨时,姬不平暗恋了她许久,还曾写了一封火辣辣的情书作为表白,其中就说了想要一辈子与她在一起。
  这封情书,夏芊雨至今都珍藏着。
  尽管中间隔着数年的时差,但的确是互许了终生没错。
  至于邪魔封印之地的深情吻别,那更是容易理解了,毕竟那是夏芊雨主动强吻的!
  所以,夏芊雨说得都是大实话,没有半点虚假!
  一直在用神念感知着的姬芸月,也看出了这些话的确都是“真”的。
  当时就觉得身体发冷,胸口空荡荡的难受。
  明明是自己先来的!
  明明自己与他,虽无夫妻之实,但在自家兄长的撮合下,早就有了夫妻之名!
  可为什么,却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给捷足先登了?
  “姬家圣祖大人,你怎么在听到我与我家男人姬不平的过往甜蜜之事后,突然控制不住自身情绪,对我起了杀意了呢?哎啊!难道说圣祖大人你也动了凡心不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呢!
  毕竟我这个不喜欢讲道理的魔女啊,对于心爱的珍视之物,向来都不愿与旁人分享,只想一个人完完全全独占的!
  所以,你是要在这里杀了我嘛?反正你看我现在重伤初愈,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加上以你人皇爱妹的身份,就算杀了我也可以做的很干净,不会被任何人察觉的呢!”
  感知到这位圣祖身上流露出的冰寒杀意,夏芊雨并未有任何的惊慌,相反还笑盈盈地为她出谋划策道。
  看到对方如此有恃无恐,姬芸月整张脸都黑了。
  她从未曾像今日如此无能狂怒过!
  先前,她的确是对着捷足先登强了自己未婚夫的夏芊雨,起了凌厉杀意。
  可是冷静下来后,才发觉自己是冲动了。
  杀了这个魔女很简单,可是就算杀了她也于事无补,甚至还有可能彻底与灵沁剧烈,被姬不平所厌恶。
  实在是得不偿失!
  于是她一言不发,冰冷着脸转身离开。
  地面上的玉石板,都被塌得化为了湮粉。
  而坐在床榻上的夏芊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也眯起了眼睛。
  事情,开始变得棘手起来了!
  万万未曾想到,除去了夏家老祖和天外邪魔这两座阻拦自己获得幸福的大山后,又突然冒出了姬家圣祖这座通天的高峰!
  更加令人苦恼的是,这姬家圣祖的实力还如此强劲。
  仅凭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杀死她!
  夏芊雨可不是什么好人,为了独占心中的珍视之物,可是会不择手段的!
  从她之前伪装成黑袍人,去恐吓阻扰一切敢于接近姬不平的女性就看出来了!
  若是她有足够的力量,绝对会直接弄死想要与自己抢男人的姬芸月!
  大不了到时候,直接找一处无人的小世界,把姬不平和自己永远关在一起,这样也听完美的!
  可是现在,力量不够一切只是天方夜谭!
  那么只能采取相对来说稍微可行的办法。
  那就是说找个机会,把姬不平给先行睡了,生米煮成熟饭!
  他愿不愿意没关系,实在不行就下药!
  只要自己愿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