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三十四章 跟我逃走吧

  最终,姬不平决定当做无事发生过。
  至于这枚有着定情之物寓意的吊坠,等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还回去好了。
  倒不是说艾瑞莉这位公主殿下,不漂亮或者是不可爱,事实上对方各方面都无可挑剔,若是这辈子能够娶上这么一个老婆,姬不平估计半夜睡觉都能够笑醒。
  可问题是,两人的距离是在太远了,非常不适合。
  人家总说什么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自己可是与她中间隔着一整个世界呢。
  自己一个大男人倒没啥,但是也不能去耽误人家妹子的终生啊。
  况且,久居深宫没怎么见识过外面世界的她,太过单纯好骗了,估计就连喜欢这种事为何物都不知晓。
  是真真正正的傻白甜。
  就比如最开始,被召唤到凌霄宝殿内的她,还曾对天许下过诺言,说是要嫁给那位带她离开王宫的勇者……
  嗯,也就是自己。
  不过人总归是会慢慢成长的,对天许诺什么的,到时候她本人也就会将之当个笑话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然后一位宫廷礼仪导师走了进来。
  “公主殿下,您休息好了吗?除了今日要进行的礼仪训练课程外,还有让宫廷裁缝新做的几款礼裙,都需要您抓紧时间前来!”
  “好,知道了。”
  艾瑞莉愁眉苦脸地应了一句。
  而看到这一幕的姬不平,似乎想到了某种极好的拉近两人关系的办法!
  “艾瑞莉,你是不是很讨厌那些枯燥的礼仪课程啊?”他问。
  “当然了。”
  “那么,你想不想和我到王宫外面逛一逛看一看?”
  “王宫外面?可是母亲大人不会允许这种行为的,说作为圣龙公国的公主殿下,要是随意去外面可能会遭遇到危险。我长这么大,除了有几次跟随母亲大人游行,还没有去外面好好看过呢。”
  艾瑞莉一直都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可是少有的几次出门,都会有一大堆骑士侍者紧紧跟随着,去的地方也仅有城内最安全的几处,比如圣殿之类的地方。
  并且每次出现,都会有王室骑兵团直接清场,避免闲杂人等进入街道,很多商铺也被被迫停止营业,根本看不到平日里的街道究竟是什么热闹模样。
  “傻瓜!我们可以偷偷从王宫逃出去啊!”
  “逃……不……不行!”
  艾瑞莉紧张得连话都开始结巴了,红着脸反对道:“我们才刚刚认识,了解也还不够多,我实在不能和姬不平哥哥你私……私奔的!我的母亲大人,其实并不是什么很严厉的女王,如果姬不平哥哥你真的想要和我成婚,可以在我们接触够多后,两个人确认心意互相喜欢后,向我母亲大人求亲!
  如……如果她实在不同意,那我们再去考虑私奔的事。”
  “谁说要带你私奔了,你这小脑袋瓜子在想些啥呢!”
  姬不平哭笑不得,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偷偷溜出去,然后玩完在偷偷溜回来,保证没有人发现的那种!”
  会错意的艾瑞莉公主殿下,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不安地攥着裙角小声道:“可是……我要是消失,宫廷礼仪导师和那些侍从,肯定会发现的。”
  “嗯,这件事倒是有些麻烦。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一趟离火真君前辈所在的岚云界,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说完,姬不平便离开了洛泽拉斯大陆。
  ……
  ……
  岚云界。
  “离火真君前辈,真是好雅兴啊,竟然在这山顶看星星!”
  姬不平一现身,就看到离火真君正盘膝而坐在山顶,仰望头顶的浩瀚星空。
  如今的岚云界乃是黑夜,看来的确是每个世界的时间流速,都有些不太相同。
  “原来是不平小友!”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离火真君连忙起身行了一礼。
  一开始,刚听到传音时,他还无比激动喜悦地以为是天帝前辈到来了呢。
  虽然不是天帝前辈到来,但是是天帝前辈的爱徒到来,也是一件挺开心的事就是了。
  看来天帝前辈,对这位爱徒无比看重啊,就连这等神游太虚的神通都倾囊相授了。
  自己以后,一定要与不平小友多多亲近才是!
  “离火真君前辈莫要客气,我家师尊得知我要来此岚云界,可是特意拜托我来向您问好呢!师尊常说,离火前辈您心性纯良,是他老人家最值得信赖的人,让我这个徒儿以后若有什么小事,直接找您帮忙解决便可!”
  姬不平深知离火真君最喜欢听什么,于是一顶高帽子就这么扣了下来。
  果然,听到天帝前辈竟如此看重自己,离火真君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得天帝前辈如此赞赏,真是一生无憾啊!
  “承蒙天帝前辈如此看重,不平小友你乃是前辈爱徒,以后若有什么事,直接告知一声便可,我离火真君自当倾力而为!”离火真君无比喜悦地承诺道。
  “说起来,我现在的确有一件事,需要找离火前辈您相助!”
  接着,姬不平便将自己在洛泽拉斯大陆所遇到的困境,一五一十向离火真君倾诉了,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神奇的仙术,可以解决此事。
  听完叙述,离火真君立马信心满满地回复道:“此事简单,本道立马为不平小友你炼制两具能够依脱神念而生,凭使用者心念化形的仙家道傀!”
  “那一切就拜托离火前辈了!不过为啥是炼制两具?”
  “当然是那小姑娘一具,不平小友你也来一具啊!否则小友你神念无从依托没有实体,与那位公主殿下相处起来也不方便!”
  “离火前辈您实在是太贴心了!果真如师尊所夸赞的那般,是个值得信赖的大好人啊!”
  反正夸人又不要钱,姬不平自然是怎么让对方舒服怎么来。
  这道傀炼制大概需要十多分钟,两人便在此山顶闲聊了起来。
  “离火前辈,你觉得这次师尊挑选的这两名洛泽拉斯大陆的命运之子,怎么样?”
  这也是姬不平一直疑惑的问题。
  艾瑞莉和兰斯洛基这对兄妹,好像没啥特别之处啊,远不如离火真君这位仙人来得厉害的多。
  “本道不敢妄加揣测天帝前辈的意图,毕竟如前辈那般神通盖世的大能,所行所为皆有深意,哪怕本道如今已为仙人,但与前辈相比仍是天上皓月与凡间萤火的差距。
  不过那对兄妹,本道倒是看出了一点门道,虽然他们看似平平无奇,实力也暂时很弱小,但都是身负他们所在世界的大气运之人!”
  “气运?究竟为何物?”
  “不平小友你可以将‘气运’两字拆开,分为‘气数’与‘命运’。简而言之,身负气运者大多是天道所垂青之人,若无意外,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必定会对整个世界带来重大变革影响。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如本道我,在遇到天帝前辈之前,我能够修炼到成为岚云界天下第一便已耗尽了此生气运,若无意外此生也只会止步仙门之外。可是在遇到前辈,因为前辈的相助,我的气运到达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也因为受岚云界大道垂青,如今的我承载天命,命运已与岚云界紧密相连,一荣共荣一损俱损。”
  “多谢离火前辈解惑,我明白了。”
  嘴上说着明白了,但其实姬不平听得脑壳疼,完全是一知半解。
  反正只要知道,艾瑞莉和兰斯洛基这对兄妹,不是什么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是对于洛泽拉斯大陆很特别的存在就行了。
  这时,两具仙家道傀已炼制完毕,收取后的姬不平,便离开了岚云界。
  留下离火真君继续独自坐在山顶仰望星空。
  “……奇怪了,为何天幕上的星象,一直在不停变幻呢?”
  他嘴中如是疑惑喃喃着,实在想不通究竟为何如此。
  甚至他都产生了,不是星象在变,而是整个岚云界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着,在向某处未知之地移动的荒诞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