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五章 你不配!舒服了!

  “我们姬家,身份最为高贵的女子,自然是坐镇绝巅的圣祖!你这满口胡言乱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狗东西,竟然敢对人皇陛下之爱妹,姬家圣祖亵渎不敬,实在罪当万死!”
  贵妇人直接这一顶大帽子就扣下来了。
  她也不知道这姬不平的话是真是假,但是看他如此嚣张不怕死的模样,就貌似很是有底气很硬气。
  到底是有多大的来头?
  “呵呵!”
  见到这姬家三房主妇偷换概念,竟然直接说自己想要睡姬家那位圣祖,姬不平就很无语了。
  要不是那姬家圣祖实在来头太大,就连如今仙盟盟主都对她恭敬有加,姬不平生怕就此牵连到姜初远与姜家,他真想当场回怼一句——
  【你们姬家那位圣祖,都好几千岁的老女人了,鬼知道长得好不好看啊?
  看她这几千年都孤身一人,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那么就是长得太丑没人要!
  我虽然喜欢馋人家身子,但也是有基本底线和原则的好吧!只会馋年轻漂亮小姑娘的身子!
  我姬不平话就放这里,哪怕全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哪怕你姬家圣祖疯狂倒贴勾引我,我就算这辈子和五姑娘久伴,也绝对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兴趣的!】
  当然,这些话不敢说出口,千言万语只能化为言简意赅的“呵呵”二字。
  “钱老!此子辱没姬家罪不容恕,将他拿下带回姬家接受惩治!”
  贵妇人咬牙切齿,对身后的剑仙老仆发号施令道。
  不得不否认,她实在是被姬不平的精湛演技,和从骨子流露出的那种硬气不怕死的气质给吓到了。
  生怕真如他所言,他真有一位身份神秘且强大的师尊,且和姬家先祖人皇陛下曾是挚友。
  若非如此,就凭方才姬不平那番对自己的辱没之言,她早就当场让老仆斩下对方头颅了,而不是带回姬家接受惩治。
  “慢着!”
  突然门外传来陆山道人的制止声。
  “动手!”
  贵妇人冷声下令。
  区区一个仙盟执事,还不值得她给什么面子!
  脸打了就打了,又有何妨!
  “我是来传达陈长天盟主亲口喻令的!”
  见对方丝毫不给面子,陆山道人也觉得甚是尴尬,可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只能默默受着,转而搬出了盟主陈长天的名号。
  果然,这一次贵妇人命老仆停手了。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可是仙盟盟主陈长天的面子可不能不给,毕竟他与姬家关系匪浅,也是这世间仅有几位能够与圣祖大人直接对话的存在。
  见此情况,陆山道人长舒了一口气,同时也深深佩服起自己的机智。
  不久之前,当从姜家老祖口中听说,姬不平跑到了姜初远这边的退婚现场时,陆山道人就觉得大事不妙了。
  他保证说自己心里有逼数,绝对不搞事只是在一旁安静听听?
  这番鬼话,陆山道人标点符号都不带去信的!
  经过几次打交道,他现在是深深明白,这姬不平究竟是怎样的性情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说话满嘴跑火车,就没一句准话的!
  于是,陆山道人立马便通过特殊联系方式,去联系了远在白玉京的陈长天盟主大人,否则自己贸然前去,在姬家三房主妇面前毫无任何话语权的。
  同时也禀报了,姬不平方才炼制出七色丹劫的完美级别灵丹之事。
  还好赶上了,没发生之前陆山道人心惊胆战的血腥画面,生怕等自己赶到时,这一向性情调皮的姬不平小友,已经直接被当场砍死了。
  进屋后,陆山道人先是对着这贵妇人行了一礼,顶着一张笑脸道:“姬不平小友虽然生性活泼调皮,但是为人正直心地善良,曾经为仙盟做出过巨大贡献,所以还望三夫人能够给个面子,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可好?”
  “不行!”贵妇人断然拒绝,然后以高高在上的语气问道:“陆山我问你,这姬不平是否真的如他所言,有一位叫做‘道天’的师尊?”
  “我想应该是有的。”
  “应该?这种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岂有应该之说!再说一次,好好回答,到底有还是没有?”
  “哦,那是有的!并且姬不平小友的那位道天师尊,修为已经远超小道与盟主大人两人的想象!”
  陆山道人笑脸见见收起,换成了面无表情的冷漠脸。
  他虽然只是仙盟区区一执事,身份地位完全不及姬家嫡系三房主妇,但也是有尊严的!
  他继续开口道:“或许三夫人你不清楚,就在不久之前,不平小友刚刚炼制成前无古人的七色丹劫完美灵丹,这等教化徒儿的手段,就连陈长天盟主也亲口说自愧不如,对那身份神秘的道天仙尊很是钦佩!”
  姬不平立马装作很不好意思地模样插嘴道:“其实没必要啦,我就是随便炼炼,师尊他老人家还总是说我愚笨呢!人生初次炼丹,一炉完美灵丹竟然花费了十秒时间,实在是太失败了,我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才是!
  说起炼丹,就不得不说起人皇陛下了,因为当年人皇陛下还曾向我师尊讨教过炼铜……哦不,炼器之法,师尊对于人皇陛下的悟性可是赞不绝口呢!”
  陆山道人瞪大了眼睛。
  这小子,脸皮到底是啥材质铸成的?
  咋就这么坚硬呢!
  陆山道人无视了姬不平的话,接着道:“哦对了,盟主大人让我带一句话给三夫人你,说这姬不平小友屡屡做出惊世之举,他准备过段时日亲自一观,看看是否真的会成为最大的变数,所以让三夫人你好自为之!”
  听到最后一句“好自为之”,她面色一僵。
  “变数?什么变数?”
  “盟主大人就猜出你会问出这个问题,所以也提前告知我回答了,我现在就告诉你,回答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你不配’!”
  看到对方这郁闷生气得快要发青的面色,陆山道人表面上依旧保持冷漠,但心里直接笑开了花。
  爽翻天有木有!
  让你狗眼看人低,现在舒服了吧?
  不管你舒不舒服,反正我是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