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四章 吹吹吹!忽悠不死你!

  “不平小友,今日初远他有联系过你么?”
  待到所有人都离去后,姜家老祖神色有些复杂地开口询问道。
  “没有啊!他咋了?”
  姬不平一脸疑惑。
  说起来,今天姜初远确实没有联系自己,这的确很是反常。
  就连自己约完会后,发消息给他,问他晚上要不要找个地方撸个串,都被他给婉拒了,推辞说是今天他有点小事要处理一下。
  “今日早上,姬家嫡系三房那边来人,找到了我聊了些有关于初远与姬家婚约之事,总之就是一言难尽。”
  姜家老祖露出无比郁闷的复杂表情,看来没少在姬家来人面前吃瘪。
  哪怕是一位仙人境强者,在天下第一世家的姬家嫡系三房面前,都毫无任何牌面可讲。
  “啊?姬家这次来人,难道是为了……退婚?”
  “嗯,这次是姬家嫡系三房的主妇携女前来,盛气凌人。从老朽这边离开后,现在她们母女二人,估计去找身为当事人的初远退婚了,因为当年姜家与姬家定下的婚书正在他身上。
  我这个当祖爷爷的现在就担心,初远他会因为这对母女的话语而受到伤害,而不平小友你是初远唯一的挚友,还望到时候你能够多多宽慰一下他,实在多谢了!”
  “啊?这怎么能行!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尽管现在身体贼虚,但在听到好基友可能要遭遇退婚言语羞辱,姬不平当场就坐不住了。
  可刚走了两步,就被姜家老祖给拦住了。
  “不行!你若是现在过去,万一一不小心得罪了那姬家三房主妇,会被她记恨上的!”
  从这句话这就能看出,姜家老祖品性的确不错。
  生怕姬不平会因为此时而遭受牵连。
  也从侧面说明,传承人皇血脉的姬家,在修行界是何等得强盛,仅仅是区区嫡系三房的妇人,就能让身为姜家老祖的姜立安畏首畏尾。
  “姜爷爷你就放心好了,我姬不平心里有逼树的,珍爱生命从不做什么自取灭亡的行径!我就去看看,绝对不瞎掺和,对那姬家三房主妇瞎逼逼!”
  在姬不平连番保证,绝对不做出格举动下,这才得以离开。
  离开滨城洞天后,他立马打车去往姜初远在滨城的住宅。
  十多分钟的车程,便来到了姜初远在滨城的家。
  那是一栋中西合璧古色古香的小院落。
  也没有通知姜初远自己过来,面对紧锁的房门,姬不平便很自然拿出了他家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至于为何他有姜初远家门钥匙?
  好基友,互相给个家门钥匙怎么了!
  反正姜初远也有他的家门钥匙,方便没事的时候大家随便窜门!
  走进屋内,一踏入庭院,姬不平就见到了坐在大厅那场木质长桌前的姜初远。
  此时姜初远身旁,还坐了一位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姜家老祖临走时曾提过的,姜家现任家主,也是姜初远的父亲姜果成了。
  至于对面,则坐了一对母女。
  妇人雍容华贵,眉宇间带着一股不加掩饰的傲然意味。
  而少女身着素色长裙,清秀可人稍显青涩。
  在母女的身后,站着一位怀抱长剑双眸闭合的老者,想来应该是这妇人身侧的老奴了,修为深不可测。
  用姜家老祖之前的话来讲,这老奴以剑道入仙,而剑仙的杀伤力最是惊人,自己若是与这老奴交手,绝对活不过百招。
  在姬不平踏入庭院时,雕花木桌前的几人都转头望了过来。
  “这位是?”
  姜果成有些疑惑地对着身旁的儿子问道。
  “这位便是我经常在书信中向父亲你提到的,我来到滨城后结识的挚友姬不平!”
  姜初远连忙站起身来,朝着厅外走去,来到姬不平面前,一双如同女子秀气柳眉皱起,低声劝阻道:“你怎么来了?我这边有些事情得处理一下,要不你先回家等我吧,等我弄完了再去找你。”
  “何必这么麻烦,我在里面坐着听你们聊就好!”
  说着,姬不平直接大步朝里走去,与姜初远的父亲友好打了声招呼后,便直接坐在了姜初远的另一侧。
  至于那姬家三房主妇,直接无视了她。
  “哼!本来桌上就有一个废物了,现在又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不识礼数的野东西!”
  贵妇人冷哼一声,对于姬不平的突然出现,并且还未曾向自己主动行礼请安的行为十分不满,语气不屑地讥讽道。
  “废你爹!野你妈!你这无耻蠢妇,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
  姬不平可完全不惯她这臭毛病,直接口吐芬芳地怒怼了回去。
  自己怕个鸡儿怕!
  有本事当场砍死自己啊!
  总之话就放这里,谁敢喷自己的好基友,自己喷死对方!
  完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此言一出,这对母女身后那怀抱长剑的老者,睁开双眸冷冷地看了姬不平一眼。
  一瞬间,姬不平感觉自己就像是当场被千万道剑气穿体而过,那种宛若死亡的感觉。
  好在对于死亡这种事,他拥有着丰富的亲身经验,根本不怕。
  立马不甘示弱地回瞪了回去!
  接着,生怕被当场砍死,再也没有发言机会的姬不平,连忙抓进这宝贵的时间,用一脸不屑的表情道:“呵,想不到人皇陛下遗留世间的血脉,竟已差劲到如此地步了,实在是让人惋惜啊!
  还是那句话,你这无知蠢妇,知道此刻坐在你面前的我是谁吗?
  又知道,我与人皇陛下,有着何种亲密关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究竟又是谁?”
  原本贵妇人都准备让身后的剑仙老奴出生,斩杀这口吐狂言的无知小辈了,可是在听到他这番演技精湛的话语时,一时间竟然也有些摸不准了。
  毕竟这少年,一副胸有成竹,似乎背后有什么十分来不得后台的模样。
  并且还特意点名了姬家先祖人皇陛下。
  笃定自己根本不敢对他出手。
  “我叫姬不平,但这个姬并非你们姬家的姬!”
  姬不平拿起旁边姜初远的茶水抿了一口,慢条斯理地道:“我家师尊道号‘道天’,与人皇陛下乃是曾经的挚友,师尊他经常向我讲述起当年他与人皇陛下的亲密往事,还说若是人皇陛下尚在人世,那还得称呼我一声侄儿呢!
  你说,我骂你骂得可有任何毛病?!”
  “一派胡言!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番鬼话嘛?”
  “信不信由你,但这是事实!”
  姬不平不慌不乱,依旧气定神闲:“我家师尊还说,如今你们姬家坐镇绝巅的那位圣祖,小时候还被他老人家抱过呢,还让我以后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前去寻她求助,她一定会帮我解决的!
  除此之外,我那师尊还曾说,当年他与人皇陛下就曾有过约定,说是日后若是可以,就让我师尊的衣钵传人,也就是我姬不平,去姬家找一位情投意合身份最为高贵的姬家之女成婚!”
  这些话说得和真的一样。
  但其实都是姬不平在来时的路上,随便瞎鸡儿编造出来的。
  他可是事先了解过了,姬家那位坐镇绝巅的圣祖,这数千年来一直不问世事,从不接见任何人。
  而眼前这三房主妇的身份,也完全不够资格去求见。
  所以这个谎言永远都不会被戳破!
  当然,就算不信被戳破了,也可以换一种解释嘛。
  就说当年这位圣祖还小,很多事都记不清楚了!
  至于后面这段联姻什么的,则完全属于姬不平乱嗨了。
  吹一个牛皮是吹,吹两个牛皮也是吹,那为什么不一次性爽翻天呢?
  万一姬家人脑子不好,当真了呢?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就尼玛活见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