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逃离

  “你这宝箱,究竟是咋回事?为啥别人都能在里面看到东西,我却啥都看不见,我觉得你是在看不起我姬不平!”
  知晓打嘴炮无用,姬不平便话锋一转,转而问起那能够映射人心欲念的宝箱究竟是咋回事。
  “这个宝箱,里面装载着我征战毁灭了数十个世界收集来的生灵负面邪念,就像是一面镜子,可以显现出对方内心最渴望的事物。至于你为何看不见,我先前便已经说了,你是‘特别’的,身躯之内也真正的灵魄都没有,也自然无法通过这面镜子,找到你内心的渴求,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心’!”
  已经稳操胜券的血魔巨将,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颠覆这场胜局了,于是也乐得与这小子分享分享真相。
  这所谓的“心”,自然不是指胸口内那颗会跳动的存在。
  而是指本心。
  “我咋感觉,你这是在变相骂我这个人没心没肺呢?”
  “随你怎么想了,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既然你不愿与我一样效忠帝君,我也绝不会收下留情给你留全尸的,到时候把你的尸体留给野狗啃食,你就真的没心没肺了!
  我可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效忠则生,不效忠则死!”
  “别最后亿次了,听着都觉得烦,死就死呗反正我也活够了!”
  姬不平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视死如归,是对他最后的诠释。
  每次死亡,都像是回家一样,凌霄宝殿的大家又亲切说话又好听,超喜欢的!
  血魔巨将面色一怔。
  它从未见过如此不识抬举的生灵!
  这时候,夏家老祖也带着如同傀儡的夏芊雨走了过来。
  “血魔道友,如今你的大计已然完成,是不是也该助我夺去这魔女身上的大道气运了?”
  夏家老祖无比激动地道,似乎已经看到了夺去气运之后的自己,将来成为一代仙尊强者!
  原本凭他的自身资质,能够修炼到灵虚境都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之所以能够成为如今的仙君九阶强者,都是因为这位血魔巨将的帮助。
  作为等价交换,这千年来,他一直都在暗中帮助对方收集血食。
  甚至还在自己的血脉传承子孙体内,种下了魔种,让他们慢慢成长为最好的养分,帮助滋养对方恢复实力。
  夏家灭门惨案,便是一次彻彻底底的收割行动。
  除了夏芊雨外,所有的生灵都被血魔巨将屠戮吸收。
  夏老祖看得很开,家族灭了就灭了。
  只要自己活着,以后大不了再创造一个夏家就行了。
  不过他也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达到了某种桎梏,若是没有意外终生都无法推开那扇大道之门,无法晋级仙王了。
  所以,需要吸收夏芊雨身上的大道气运。
  而此地,就是最好的吸收之处!
  于是他昨夜在协助血魔巨将灭了自己的家族后,便控制了夏芊雨的神智,让她成为了被操纵的傀儡跟随自己来此。
  其实按照原本的计划,是想等到她晋升成为仙君后,再动手效果会更好的。
  可因为姬不平这个小子坏了大计,血魔巨将提前暴露,只能如此匆忙吸收了。
  想到这里,夏家老祖便恶狠狠地看了那姬不平一眼!
  想着等会儿,要将他的心挖出来吃掉,以解心头之恨!
  “可本尊的大计还没有完全完成啊?”血魔巨将的真灵淡淡开口道。
  “还没有完成?还差什么?”夏家老祖不解问道。
  “本尊的肉身早在数千万年前的大战中毁灭了,现在只是真灵,还缺一具合适的肉身呢!”
  “肉身啊,那简单!殿内正好有一位仙王!”
  “没必要用他的,本尊觉得你的肉身就很合适!”血魔巨将轻描淡写地开口道。
  夏老祖面色一白:“这……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这千年来我一直耗费本源帮你提升修为,还让你修炼与我同源的魔功,就是为了今日的夺舍啊!还有,你以为你这小孙女夏芊雨身上如此珍稀的大道气运,本尊会留给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你卑鄙无耻!不讲信义!”
  “我是邪魔嘛!呵呵,和邪魔讲信义,你是不是修炼修傻了?”
  闻言,夏家老祖立马以自残秘法朝外逃遁。
  可是刚跑出去数十米,就被血魔巨将的真灵追上,再也无法行动了。
  真灵没入夏家老祖的眉心,夺舍开始了!
  至于那边的姬不平,血魔巨将完全没有去理会的意思。
  毕竟只是个灵虚上境,连仙人都不是的小修士,根本翻不起任何的风浪。
  加上这座白骨宫殿,是自己的主场,谁都无法从中逃脱!
  等自己夺舍完成后,就慢慢将这小子挫骨扬灰!
  “还傻站着干嘛,跟我走!这邪魔夺舍时不能行动,我们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逃离!”
  正当姬不平看夏家老祖与血魔巨将反目成仇的大戏,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耳畔突然听到这样一句少女声音。
  紧接着,他的手掌就被对方温润柔软的手掌紧紧握住。
  竟然是一直面目表情的夏芊雨!
  “你不是被……”
  “装的!”
  姬不平刚想询问她怎么恢复神智了,话还未问完就得到了回答。
  装……装的?
  可为啥要装,让自己落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呢,直接溜走不好嘛?
  正当他想要询问时,却听到夏芊雨率先道:“我不是让你别来了嘛,干嘛还要过来?”
  “我在家闲得无聊,就想过来逛逛。”
  姬不平下意识地说出了大实话。
  可这样的回答,落在夏芊雨耳中,就听得很是奇怪。
  “不得不说,你的心态还真好了,明明之前都要死了,却还能一本正经开出这种玩笑出来。”
  她此时一脸无奈。
  倒没有什么愠怒和气恼。
  “话说……我们不是要逃么,怎么跑到这里了?”
  姬不平一脸懵逼。
  他竟然被夏芊雨握住手掌,带飞到了那可以映照人心欲念的宝箱旁边。
  “这就是我伪装成被操纵模样,来此目的!”
  说着,她直接不受任何影响地打开了宝箱的盖子,如同长鲸吸水般,将箱内那无形无质的亿万生灵负面邪念一吸而空。
  姬不平整个人都看傻了。
  之前刚刚听血魔巨将介绍过,这宝箱内装着他毁灭了无数个小世界辛苦聚集而成。
  可现在,直接被夏芊雨给吃掉了?
  这东西,还能吃得嘛?
  “你吃了这些,消化得了吗?”他有些呆滞问道。
  “大家不是都叫喜欢我魔女嘛,所以这些亿万生灵邪念,对我这个同样邪恶的魔女可是大补之物!”
  吸收完毕的夏芊雨展颜一笑,眨了眨眼,十分俏皮地答道。
  然后抓着姬不平的手,开始逃离这座失去了邪念本源,即将崩溃坍塌的白骨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