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有一剑!
    “啊啊啊!”
  
      被强制逃离出邪魔封印之地的姬不平,从半空中一头栽落在地面上。
  
      满身尘土地从地面爬起身来,发现自己被符篆传送到了滨城洞天的一处无人荒地上。
  
      安然无事的他,此刻心情无比复杂。
  
      你说强吻就强吻吧,干嘛非要禁言自己呢?
  
      原本事情多好解决啊,自己快快乐乐去死一死,她也可以用大道符篆逃离。
  
      多么完美的结局啊!
  
      怎么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不过姬不平心里也清楚,其实当时就算自己没有被禁言,说出了自己乃是不死之身的真相,夏芊雨也大概率不会相信这番说辞。
  
      相反还会以为这是自己在瞎编,只是用善意的谎言想将生的死亡留给她。
  
      一想到夏芊雨将好不容易炼制成的符篆留给了自己,她现在还留在封印之地,孤身一人对抗那强大的天外邪魔,姬不平的心情便异常沉重。
  
      每多过去一秒,她就会多一分危险!
  
      不去管什么前世情债,也不想究竟去如何回应对方的爱意,现在的姬不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救她!
  
      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救出她!
  
      他掏出之前炼制的完美毒丹,直接一咬牙将剩余的十多颗毒丹都一口吞入腹中!
  
      凭自己现在的修为与策略,别说救她了,就连回去封印之地都是奢望!
  
      只能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那似乎全知全能的贤者模式上了!
  
      这是自从兰斯洛基的命星沉落,神秘树苗再次成长之后,第一次进入贤者模式!
  
      果然,贤者模式也得到了升级。
  
      最明显就是时间上,之前只是进入十秒钟便会开始损耗神秘树苗的本源,而现在,足足变成了三十秒!
  
      另外得到的升级的,就是贤者模式本身!
  
      贤者模式虽说是全知全能,但这种说法其实并不准确,还是有着某种限制的,其中最大的限制,就是来自于姬不平本身的修为实力!
  
      就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之前进入贤者模式斩杀那刁天庆时,可以一念便可通彻对方的前世今生。
  
      但是如果将只是灵虚境的刁天庆,换成一位仙君境强者,或者是类似夏芊雨这类身负天道大气运的存在,想要一念通彻对方的修行功法还有前世今生,还只是个弱鸡的姬不平本身就会先承受不住了。
  
      此时此刻,进入了贤者模式的姬不平,面庞上的所有情绪都尽数消失。
  
      绝对冷静绝对理智!
  
      然后,莫得感情的他,便找到了唯一一条能够破开封印之地,拯救夏芊雨的办法!
  
      姬不平举起手臂,明明手掌中空无一物,却作出了握剑的姿势。
  
      “剑来。”
  
      随着一声无悲无喜的低语。
  
      一柄金色长剑,如同璀璨流星划破天际!
  
      瞬息之间,便跨越无尽虚空,轻轻落在了他的掌中!
  
      正是那位白发星眸的少女灵沁,抱在怀中从不离身的古朴剑匣之内,曾一剑斩杀了洛泽拉斯大陆光明神王与黑夜女神,人皇遗留世间的轩辕剑!
  
      在此剑入手后,姬不平听到了剑中,传来了一声男子轻叹。
  
      这轻叹声,有些耳熟。
  
      正是之前在那与人皇对坐的梦境中,人皇的声音。
  
      于此同时,姬不平也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以脱缰野马般的恐怖速度,飞快被这柄剑吞噬着!
  
      仅仅用了一息,全身灵力便被彻底榨干,哪怕一滴都没有剩下!
  
      灵力耗尽后,按理来说就应该被吸成人干了。
  
      可是这种情况并未发生,关键时候,体内那株神秘树苗,也会疯狂输出着它所蕴藏的神秘能量。
  
      可按照这样发展下去,这株树苗被吸干也是几分钟内的事。
  
      只能说,现在的姬不平修为实在是太弱鸡了。
  
      动用了他这个层次不该拥有的力量,是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的!
  
      而此时,在姬不平体内那株神秘树苗艰难供给着轩辕剑能量时,远在岚云界的离火真君,体内灵力也开始疯狂被抽入虚空。
  
      不仅仅是离火真君,远在洛泽拉斯大陆的艾瑞莉与兰斯洛基,也同样是如此。
  
      这对兄妹若论修为,自然是远远抵不上短时间内便晋升仙君七阶的离火真君。
  
      但是他们体内,可是有着光明神与黑夜女神的神格在。
  
      这命星沉入神秘树苗的三人,早已与树苗紧密相连,一荣共荣一损共损。
  
      此刻直接被神秘树苗强行当成了三块电池。
  
      神州世界。
  
      姬不平高举起轩辕剑。
  
      一剑斩下!
  
      只听周围的虚空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天外邪魔的封印之地,直接再次显露!
  
      ……
  
      ……
  
      燃烧自身一切极尽升华的夏芊雨,正在与血魔巨将激烈对战着。
  
      然而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过大,几乎都是伤敌一百自损三千的打法。
  
      此时的她,早已是满身伤痕,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奔溃消散了。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听到身后传来空间碎裂的异响,她转过头,便看到了手持一柄金芒流转长剑的姬不平。
  
      “救你。”
  
      姬不平冷漠开口道。
  
      这冷漠,并非他所愿。
  
      其实姬不平倒是想露出个帅气些的笑容来着,然而条件根本不允许,在这种贤者模式下,根本生不出任何的悲喜情绪。
  
      而一旁的血魔巨将,看到自己用了足足六千万构建的血海世界,竟然被明明只是个蝼蚁弱者的姬不平一剑斩开,不禁露出错愕不解的惊诧神情。
  
      “你这是什么剑?”
  
      “轩辕剑。”
  
      “轩辕剑?”
  
      嘴中念叨了剑名,血魔巨将也露出了了然之色:“哦,原来是你们神州世界的那位仙帝,所留下的帝兵。我说怎么会有如此威力,竟然直接破开了我的血魔空间!怎么,你是想要此剑来斩杀我嘛?”
  
      “是。”
  
      “可笑!剑是帝兵,的确有着斩断大道规则之能,可是落在连斩尘境都不是的你手中,又有何用?
  
      说起来,帝兵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掌控的!可弱如蝼蚁的你,竟然得到了帝兵认可,但是我很疑惑不解的是,以你那微薄不堪的灵力,早在触碰到帝兵的一瞬间,就应该被吸得连灰都不剩了,怎么现在还安然无恙活着,并且还变得从未有过的正经起来了?”
  
      血魔巨将依旧有恃无恐。
  
      他可不相信,就凭一个离仙君境还有遥不可及距离的灵虚境修士,就能斩杀已经恢复成仙尊强者的自己。
  
      “好了,你已经死了。”
  
      姬不平如是开口道。
  
      方才在血魔巨将疯狂逼逼的时间,这柄剑已经吸收了足够的力量,能够支撑着斩出一剑了。
  
      所以,这代表对方已经死了。
  
      他举起手中轩辕剑,隔空对着血魔巨将轻飘飘斩下。
  
      就如同三岁孩童,手握木剑孱弱无力地挥砍。
  
      没有什么冲天剑芒,也没有出现什么天地异象,这一剑斩出后,一切就像是无事发生过。
  
      可是血魔巨将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眸。
  
      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湮灭。
  
      无论怎么制止,都完全无用。
  
      这是帝之大道的规则之力!
  
      作为仙尊境的强者,他自然看到了在那一剑挥出时,常人根本无法见到的一幕。
  
      他看到了,在这名为姬不平的少年,斩出这一剑前。
  
      有一位身着金袍英武绝伦男子虚影,从剑中显现,将手掌一同放在了剑柄之上。
  
      这两人,一实一虚一明一暗一生一死,联手斩出了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