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五章 你接着吹!我就听听不说话!

  “初远,你现在有空吗?”
  心情复杂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姬不平,放弃了先死一死冷静一下的想法,转而拨通了好基友的电话。
  “有的!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听不平你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
  电话中的姜初远,声音略带一丝睡意,看来刚刚正在睡觉。
  自从自毁腐朽不堪的无上道基后,他现在浑身上下灵力全无,沦为了最普通最平凡的俗世之人,所以自然也需要食三餐五谷,需要像是寻常人那样休息补觉。
  一般人睡觉睡得正香时被吵醒,总是会带有些许起床气的,尤其是昨晚参加晚宴被一众莺莺燕燕叽叽喳喳纠缠到很晚的姜初远,可以说是心里无比憔悴,回到家身体与精神双重困乏,倒头就睡。
  可是对面挚友的凌晨四点多钟打来的电话,被吵醒的姜初远不仅没有丝毫不满,相反还很是喜悦。
  并且还下意识关心起电话中,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的挚友。
  是真爱无误了!
  “我现在心里很纠结很复杂很迷惘,我有一个很曲折离奇的故事,所以现在初远你家中,有能把灵虚上境修为灌醉的灵酒嘛?”
  “灵虚上境?你又双叒叕突破啦!”
  “是的。我变强了,可我现在却一点都不快乐,甚至有些难过惆怅得想哭。所以有酒吗?我现在只想一醉方休忘了自己是谁!”
  “有的。正巧昨晚许多前辈来过我家做客,都留下了一大堆礼物,里面就有天材地宝酿制的灵酒。”
  “那行,我现在就穿衣服过去,陪我喝几杯消消愁。”
  “嗯,我现在起床,去厨房给你做几道家常小菜。”
  好基友之间的情感,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半个小时后,一脸惆怅失魂落魄模样的姬不平,来到了姜初远家中。
  “你先坐吧,我还有一道菜做完就来!”
  晨光还未穿透夜幕的微明天空下,系着餐裙手拿锅铲的姜初远,笑着招呼着挚友先行落座。
  来到客厅餐桌,上面收拾得整整齐齐,摆放着四道宛若艺术品一样精致的菜肴。
  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无比美味!
  不多时,还系着餐裙的姜初远,端着一碗冬瓜排骨汤走了进来。
  四菜一汤,确实很家常。
  “初远你最近是苦练过厨艺嘛,怎么感觉你做得菜比以前好吃太多了?”
  姬不平有些好奇地问道。
  因为家中养父老姬出差,以前没事做的他也经常会来姜初远家中蹭饭。
  当时姜初远的厨艺,其实已经算是很好了,但是现在比以前还要好个几十倍。
  “反正我现在也不需要修炼了,于是就开始尝试当一个普通人,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做一做。至于厨艺为啥突飞猛进嘛,就当说个笑话给不平你乐呵乐呵好了,就我这段时间在做菜时,竟然莫名其妙得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玄妙的感觉?”
  “是的,当我静下心来去烧菜时,总感觉这些菜肴像是拥有了某种灵魂,其中蕴含着许多‘道’与‘理’,每当做成一道菜,又会有新的领悟。该怎么形容呢,就有点像是以前修行时那种参悟道法一样的感觉,哈哈哈哈说起来我自己都想笑,这世间哪怕这么奇葩通过烧菜修行的。
  可能是我最近刚刚自斩道基,产生了某种幻觉吧。
  事实上不仅仅是烧菜,我这段时间无论做什么,哪怕是在路边看到黄蜂振翅,看到桥边河水奔流,看到日出日落星月交映,都会不自觉得进入这种状态,下意识去思考其中的‘道’与理。”
  姜初远笑着自我调侃道。
  他是真没把成为废人这种事放在心上。
  “初远你压力不用太大,修为没了就没了呗。我之前不是说过嘛,你认识我你的路就走宽了,虽然现在我还没办法解决你的问题,但是等我加把油努努力,肯定可以让你重新成为那个闪瞎旁人眼睛的绝世天才的!”
  姬不平以为他是成为普通人后,一时间心里落差太大,所以脑子方面出了些小问题。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来陪你喝点酒吧。”
  姜初远脱下身上的餐裙,笑着取来酒杯为挚友斟满。
  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也开始以普通人的视角,仔细观察感悟这个世界。
  总隐隐觉得,或许有朝一日,能够悟出个什么东西。
  酒过三巡。
  但求一醉的姬不平,在一瓶灵酒见底后,已经喝飘了。
  另一边的姜初远,因为是普通人之躯,身体受不了连斩尘境修士都能醉倒的灵酒,因此一滴酒掺了整整一瓶水来稀释,加上他只是陪酒的,所以此时除了耳红面赤之外,倒还算清醒。
  “初……初远啊,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听了千万不要害怕,也千万不要在外面宣扬!这秘密实在太大,我憋在心里难受,所以只告诉你一个人……嗝!”
  酒量一般般的姬不平,喝高了之后终于憋不住了,打着酒嗝大着舌头搭着好基友的肩,准备向他分享分担一下现在的复杂心情。
  “嗯。你说,我听。”
  “我当爸爸了!”
  “哈?你的肚子难道又大了?”
  姜初远至今对上周时候,姬不平大肚子的模样印象深刻。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在外面有女儿了!”
  “女儿?姬不平你,啥时候有的女朋友?不用慌!修行界比之俗世要宽容许多的,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想要对她负责,可以将她迎娶入门的,婚礼的事我可以帮你操办!
  不过感觉要尽快了,否则人家女生肚子大得明显了,到时候大着肚子去参加婚礼,那就比较奇怪了!
  对了,现在几个月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人皇轩辕是我的大舅哥,而姬家那位圣祖则被我祸害过,结果珠胎暗结有了个挺可爱的女儿,大概就十二三岁初中小女生的模样吧!”
  “(⊙ˍ⊙)”
  “我现在真的很迷惘,不知道等见到我那女儿时,该怎么去面对她。”
  “( ̄△ ̄;)”
  “还有还有!那姬家圣祖,其实就是之前我说过的变态黑袍人,一直暗中针对我,把所有接近我的妹子都给吓跑,并且还把无辜的夏芊雨同学伤得不成人样,差点去世!”
  “∑(っ°Д°;)っ!!!”
  姜初远实在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没想到挚友的酒量如此差劲,这才喝了一瓶灵酒,就胡话胡得超出思维理解范围之外了。
  好在这里没有外人,不然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人皇陛下与姬家圣祖,可不是能够随意编排的存在。
  尤其是这种,人皇陛下是我大舅哥,姬家圣祖被我祸害过的天方夜谭话语。
  白日梦可以有,但也不能这么离谱啊!
  “初远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相信我?你别看我喝了酒,但我说得都是真的啊,要不是是你我都还不会把这秘密说出口呢!”
  “信信信!今天不平你就算说你是神话传说中的天帝,我都信!”
  姜初远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本正经地道。
  对于喝大了的醉酒者,一定不能反驳,要顺着对方的意思。
  “咦?你怎么知道我还兼职当天帝,等以后找到办法,我带你去我的凌霄宝殿瞅一瞅看一看,绝对霸气侧漏!”
  “w(゚Д゚)w!!!”
  姜初远当场石化。
  这是喝了多少啊?
  牛皮都开始吹上天了!
  下面是不是要说,自己除了兼职天帝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外,还曾经拯救过整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