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一章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十分钟后。
  惊闻此事的姜初远,火速赶到了现场。
  “卧槽!真的怀了啊!”
  当见到挺着个大肚子的挚友时,一向不苟言笑的姜初远,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以表惊诧。
  欲哭无泪的姬不平,指着自己犹若怀胎六月涨大的腹部:“坑爹啊!哪有人修炼修着修着,就把肚子给修大了的,关键我还尼玛是个男的啊,正常操作不是应该把别人肚子搞大嘛,哪有自己先孕为敬的!”
  “我幼年便博览群书,看过许多修行界的奇葩事迹,可却从未听闻过有人修行会把自己肚子搞大的!就这种事上来说,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开万世之先河,足以被载入修行界史册留待后世瞻仰了!”
  姜初远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他是真的从未曾听闻过,有人会在修行时把自己肚子搞大的。
  “滚你妹的!快给我想想办法,我这挺个大肚子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
  “你这种情况,我连听都没听过,也完全莫得办法啊!”
  “啊啊啊啊!动了动了!它动了!这货在我肚子里面搞我!”
  姬不平突然捂着肚子痛呼起来,真实感受到腹部内有什么东西在动来动去。
  “姜初远你快帮我看看,我怀得是男是女……哦不,看看我肚子里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小东西!”
  闻言,姜初远连忙上前,准备查看姬不平腹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刚一触碰到他圆鼓鼓的腹部,就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道重重弹开。
  似乎腹中的那小东西,不容许别人去触碰它。
  这下子,事情直接陷入了僵局。
  一筹莫展的姜初远想了想,然后小声提议道:
  “要不……我帮你找位妇科大夫来看看?”
  ……
  ……
  与此同时。
  滨城城外的荒山之上。
  一名身着黛青绣花长裙的少女,自千米高空飘然落地。
  正是姬不平曾经暗恋,并且表白失败的老同学,夏芊雨。
  “阴蛇,出来领死!”
  手持长剑的她,凌厉杀意几欲凝成实质。
  片刻后,一头长着没有五官的人首,细长身躯布满黑色鳞片,腹部长着两只尖锐利爪的怪物,从洞**缓缓游了出来。
  正是那夜,将姬不平挫骨扬灰的妖怪阴蛇。
  “怎么,我这些年帮你们夏家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如今夏家也准备过河拆桥杀我灭口了?”阴蛇冷声质问道。
  看来它与镇守滨城的夏家,背地里一直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脏脏PY交易。
  “夏家是夏家,我是我,不要把我与那群垃圾相提并论,这会让我觉得很恶心!”
  身为夏家年轻一辈天骄的夏芊雨,似乎对于家族没有半分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之憎恶。
  “所以说,你这次是违逆家族意志孤身前来喽?不过我实在很是好奇,我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为何今日突然如此杀气凛然前来?”
  既然不是夏家突然过河拆桥,阴蛇也就彻底放心了下来。
  它这些年来,和夏家的合作一直都很是愉快,夏家帮它隐匿行踪躲避仙盟的追杀,而它则帮助夏家杀一些他们不方便动手的人,彼此互利共生。
  “我要杀你,还需要理由么?!”
  “呵,也对哦!一个连亲生父亲和兄长都能痛下杀手的绝情魔女,杀我确实不需要任何理由!比起冷血,就连我这头妖物都自愧不如甘拜下风啊!”
  阴蛇阴阳怪气出言讥讽。
  它一点儿都不慌。
  虽然这夏家魔女修行天资过人,但毕竟修行时日尚短,如今只是灵虚中境。
  而已经苟活了百年的自己,依靠着吞噬生灵血肉之能,如今已是灵虚上境的妖物,距离成为斩尘境的妖王也只有一步之遥,加上自己百年来生死对战经验丰富。
  会败?
  绝不存在的!
  对于自身实力有着强大自信的阴蛇,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夏家魔女颇受夏家那位仙人境老祖重视,杀是肯定万万不能杀的。
  只能待会儿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狠狠教训一顿,然后再交由夏家处理了。
  “像你这种只知吞食生灵血肉,单纯为了强大而强大的妖物,又怎会懂我心中所愿!”
  丢下这句话,夏芊雨便不再与之废话,提剑而上。
  早已严阵以待的阴蛇,原以为会轻易接下这一剑,可却没想到利爪直接被斩断,并被重重震飞了出去。
  “你隐藏了实力!不是灵虚中境,而竟然早已是斩尘上境,距离成为道尊强者也只差一步之遥!”
  口吐鲜血倒地的阴蛇,原本空白一片的人首面目,不停变幻样貌,露出各种各样曾被它吞食过的人类狰狞表情。
  它的确未曾想到,这夏家魔女这些年来,竟然一直都隐藏着自身真正实力,让所有人误以为她至今只是灵虚中境。
  她竟然,直接隐藏了一个大境界!
  要知道,哪怕是曾经姜家那位震惊整个修行界,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姜初远,就算没有遭遇那等离奇意外修为逆退,也绝不可能在这等年纪就修炼到斩尘上境啊!
  更何况,她九岁那年才回到夏家正式接触修行,短短数年的时间怎会进展如此神速!
  这魔女,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此等心机,实在深沉恐怖至极!
  阴蛇很快想到了另一个重点——
  越是有天赋的修士,越是会得到家族和仙盟的看中,从而得到资源倾斜与其余修士的惊叹羡慕,可她明明拥有着如此惊世的天资,为何却要将此隐匿起来?
  就像是……怕被家族中人发现一样!
  难道说,这魔女只是弑父杀兄还不够,一直在暗中蛰伏,想将整个夏家内的亲族都屠戮殆尽?
  越想,阴蛇越是觉得不寒而栗。
  它现在真的感觉,眼前美艳如花的她,更像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邪魅妖物。
  可问题是,明明这些年来,她都隐藏得如此完美,骗过了身边所有人,为何要在今夜冒着暴露的风险来针对自己?
  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个魔女啊!
  为何她,就像是与自己有着某种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怨?!
  “哎啊!我的秘密被你给发现了呢,没办法了啊,看来只能把你杀掉来保守秘密了!不过作为你如此聪明的奖励,接下来我会好生‘款待’你的!”
  夏芊雨走到受伤倒地的阴蛇面前,面庞上带着甜美如夏花灿烂的笑容,可嗓音却和眸光一样冰冷。
  “噗!”
  她举起长剑,直接将阴蛇从中间穿过,死死钉在了地面上。
  接着,她从储物纳戒中取出了一套崭新的工具,那是黑牢内用来拷问罪犯的各式各样骇人刑具。
  被利剑死死钉住身躯的阴蛇,徒然挣扎着,可就算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挣脱。
  它能感觉到,那柄长剑上附着着一股从未见过极其诡异的力量,正在吞噬着它的妖力与生机。
  这根本不是夏家,亦或者是仙盟所掌握的名门正道修行术法,更像是一种未知的古老诡秘邪道仙法!
  “你……你这魔女想要做什么?!”
  看到她拿出完整的一套刑具,阴蛇惊恐无比地叫囔着。
  “做什么?当然是看你身上鳞甲不错,先把它一片片拔下来好了,你可以好好享受!”
  说着,夏芊雨便用白暂纤细的玉手,拿起了一柄锋利的铁钳。
  接下来的一幕,实在是太凶残太血腥……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浑身黑色鳞片都被一片片拔光的阴蛇,哀嚎却仍在继续。
  拔鳞之后,便开始剥皮……
  最后是抽骨!
  两个多小时过去……
  此时的阴蛇早已不成蛇形,连妖骨都给尽数抽走的它,只剩下血肉模糊的瘫软一大团。
  可就算如此,它也还未曾死去,依旧在模糊不清哀嚎呜咽着。
  这是夏芊雨刻意所为。
  她可不想让它在半途就如此便宜死去,于是在抽骨扒皮之际还一直在输送灵力,好让它在受刑时能够一直保持绝对的清醒,享受到最痛的痛苦。
  最后,大功告成的她催动长剑上的吞噬之力!
  就此终结了阴蛇罪恶的妖生,化为飞灰神魂俱灭!
  以灵术召来清风雨露,将一身污血洗涤洁净,她仰头望着漫天繁星和一轮皓月,慵懒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舒活了下筋骨: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