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三章 我的头呢?

  虽然受到了死亡威胁,但是姬不平根本不慌,更别提如同丧家之犬仓惶逃离滨城了。
  甚至还有点想先下手为强,先死上一死。
  以前死啊死得死多了,突然安逸了几天,就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正好也看看,自从艾瑞莉忽悠成功命星沉落后,有没有给自己死后带来什么新的变化。
  只可惜现在实力大进,身体抗毒性得到了巨大提升,以前那种毒鼠强加敌敌畏的毒药,已经完全可以当饮料喝,再也毒不死自己了。
  他准备明天约完会后,有空就去一趟滨城洞天的仙盟分部,看看有没有什么口味好毒性大的毒丹出售,到时候用仙盟贡献点换上个十瓶八瓶回来,有事没事还可以当糖豆小零食吃吃。
  在家中于离火真君还有艾瑞莉跨界聊了些日常话题后,见窗外夜幕降临时间差不多了,姬不平走出了家门。
  今晚是他加入滨城夜间巡逻队的第二天。
  反正晚上既不能修炼又睡不着,趁着夜巡时候出去走走吹吹风也挺好。
  来到滨城西郊的夜巡集合处,他惊诧发现此地竟然热闹如同菜市场,乌泱泱聚集了近百人。
  并且看他们许多人古衣佩剑的独特服饰,还都是修行者。
  “来了来了!他来了!”
  不知道谁扯了这么一嗓子,这一大堆人就如同在机场追星的狂热粉丝,一窝蜂朝着姬不平跑来。
  跑在最前面的,是姬不平的队友,那对情侣李文奇和孙慧。
  “不平道友,真是太感谢你了呜呜呜呜!”
  跑得最快的李文奇,一把抓进姬不平的双手,两眼泪汪汪地哽咽感激道。
  然后没等姬不平反应过来,后面那乌泱泱的一大堆修士,就七嘴八舌地开始道谢——
  “不平道友,感谢救命之恩,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脑残粉!”
  “不平道友,我李铁柱承认你是真男人!以后若有事情说一声,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绝对都义不容辞!”
  “不平道友,我崇拜你,我想要给你生猴子!”
  额……最后这句话,是粗狂的男声说的。
  这下子姬不平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些修士都是那天外邪魔的受害者,要么自己要么身边的亲朋好友被诱惑种下了魔种,今晚守在这里就是专程前来道谢的。
  因为关于转生者一事,还属于仙盟内部严加封锁的秘密,寻常修行者根本都不知晓,所以在仙盟通报中并未出现陈北冥的存在,而是将绝大部分功劳都安在了姬不平身上。
  看上去就像是他只身对抗邪恶势力,从而戳破了天外邪魔的惊天大阴谋。
  “大家不用如此激动,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优秀少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与罪恶不共戴天,宁死都不同流合污!
  好了,大家请安静安静,接下来我简答得讲两句……”
  姬不平身处双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简单地洋洋洒洒讲了两三千字。
  主要就是花式夸赞自己的优秀。
  半个小时后,这些前来报恩的修士们,也知晓接下来大恩人姬不平还有夜巡任务在身,于是在留下了各自的谢礼后,纷纷告辞。
  望着面前堆成小山状的礼物,姬不平很是美滋滋。
  虽然因为这些修士大多修行境界不高,因此没有啥高阶的礼品,但终究是一片真挚心意。
  果然还是做好事令人愉悦啊!
  他打定了注意,以后自己一定要发挥自己的不死之身特长,努力多为世界做点好事,名利双收!
  这时候,在俗世做着保安大队长的魏文杰也凑了过来,一本正经地道:“不平道友,其实从昨晚第一次见到你是,我就觉得你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并非像表面上看上去那般平平无奇!
  果然,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才过了一夜的功夫,你便彻底成了大名人了,证明我的眼光实在太准了!”
  “所以?文杰老哥你想说啥?”
  见他一直在搓手,一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却不好意思说的模样,姬不平主动开口问道。
  “其实是这样的,不平道友你现在不是出名了嘛,老哥我就想让你帮帮忙,利用名人效应帮我征个婚啥的!毕竟你说的话,如今在滨城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只要你随便夸上我一两句,这样妹子就会无形之中对于加上许多的好感分了!”
  “???”
  还以为魏文杰这位老哥是要说啥重要之事,原来是让自己帮他征婚啊。
  看他的模样,都三十好几了还没媳妇,估计被家里的爹妈与七大姑八大姨疯狂催婚吧。
  对于这种成人之美的小要求,姬不平直接答应了下来。
  同时,对方的这番话,也让他想到了自己远在外省出差的养父老姬。
  说起来,自己那作为沧桑帅气大叔的老姬,如今也孑然一身孤身一人。
  尽管老姬他似乎对于情爱之事不感兴趣,但是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可不能这么任由着他浪费自己的颜值,不然等老了床边都没人给他撩被子,想想多凄凉啊!
  嗯,一定要找机会给他介绍一个情投意合得好姑娘才是!
  正好他这段时间里,也收集了许多灵丹,到时候等老姬下个月出差回来,好好给他补补身子。
  ……
  ……
  冷冽月光洒落大地。
  姬不平独自一人在滨城西郊区域夜巡着,并充满闲情雅致地欣赏着月色。
  毕竟明天就要开启人生首次的约会了,虽然这只是一场引蛇出洞的计策,但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想想都凄惨啊,因为那心理阴暗思想变态的可恶黑袍人关系,自己还从没有和漂亮妹子单独出去逛过街呢!
  倒是经常坐着姜初远那辆车牌“六六六六六六”的豪华超跑,蹭吃蹭喝的过程中,常被路人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把自己当做白富美包养的小白脸了。
  想想都觉得心塞塞。
  “今夜的风儿有些喧嚣啊!”
  感受着呼啸而过的寒风,他理了理有些被吹乱的衣袍,对月感慨道。
  下一秒。
  他就觉得脖颈处一凉。
  眼眸中的整个世界也天旋地转起来。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头的那种。
  哎?!
  我的头呢?
  鲜血喷涌,无头身躯倒地。
  “哦,原来我头被砍掉了啊……这死法还挺不错,对方出剑如此之快,竟然连头掉了都感觉不到痛的,这等绝活当赏!”
  终于明白发生什么的姬不平,心头浮现了这样的明悟与赞许。
  意识开始溃散。
  陷入无边黑暗。